Connect with us

彪悍的联储证券 为何资管产品“雷声不断”?

    0

GPLP原创

彪悍的联储证券 为何资管产品“雷声不断”?

联储证券在新股东入主后,风格大变样,或许是其彪悍的作风,忽略了风控,导致频频踩雷。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近日,GPLP犀牛财经获悉联储证券又有一款资管产品“爆雷”,这已经是联储证券资管产品在2018年以来第七次“踩雷”了。募集资金投向宏图高科的联储聚诚5号于2018年12月底到期未能兑付,联储聚诚15号也在今年1月初违约。

改头换面,开启彪悍之路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联储证券原名众成证券,成立于2001年,注册地为深圳,由山东、河南、湖南、沈阳、西安五家证券交易中心联合改组设立,起初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经纪类券商。

2015年6月,北京正润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通过增资扩股持有众成证券26.23%的股权,两个月后,2015年8月11日,正润创投将持有的众成证券全部股份转让给北京正润金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后来正润金控又在众成证券2016年2月5日增资扩股中,将持股比例进一步增至了41.68%,成为众成证券单一大股东,众成证券也将注册资本金由6.1亿元增至13.59亿元。

2016年3月9日,众成证券更名“联储证券”,正式宣告了这家券商的改头换面。随着正润金控入主,联储证券也开启了自己的彪悍之路,业绩迅速实现惊人增长。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5年联储证券(那时还叫众成证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仅分别为2.49亿元和0.12亿元,在125家证券公司中,排名分别为第119位和第123位,基本上是末尾“打酱油”的存在。

但到了2016年,联储证券突然全年实现营收翻番,达4.85亿元,排名上升至第86位,净利润1.55亿元,排名上升至第77位,同比增长率为1423.29%,净利增长幅度为业内首位,营收增长幅度也排名行业第二,为94.52%。

也是在同年,联储证券密集设立资管计划,资产管理业务收入由2015年垫底的89万元,猛增至1.92亿元,占营收比重达39.6%,排名也蹿升至第32位。

迈入2018,雷声不断

2017年的联储证券继续保持高速前进,但是迈入2018年后,却好像在高速路上猛踩了一记刹车,生猛的联储证券开始遭遇流年不利。

2018前三季度,联储证券营业收入下降明显,仅2.17亿元,亏损0.49亿元。同时旗下产品也“雷声”不断,据不完全统计,联储证券已经“踩雷”七次。

联储证券-中弘新奇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中弘)2017年12月逾期;

联储证券-聚诚9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凯迪)2018年6月逾期;

联储证券-众诚13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盘县)2018年8月逾期;

联储证券-聚诚16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盛运环保)2018年8月逾期;

联储证券-聚诚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韬蕴资本)2018年9月逾期;

联储证券-聚诚5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宏图高科)2018年12月逾期;

联储证券-聚诚15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东方金钰)2019年1月违约;

据券商中国调查显示,从2016年8月至2017年12月,联储证券将总规模约20.7亿元的资管产品放贷给浙江新世界影视(中弘股份持股49%)、韬蕴资本、凯迪生态、东方金钰、安徽盛运环保和宏图高科,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联储证券至少已有6只资管计划“踩雷”,牵涉到中弘股份、凯迪生态、东方金钰、盛运环保宏图高科等多家债台高筑的上市公司。其中,中弘股份去年12月28日已正式从A股摘牌,凯迪生态也一直徘徊在退市边缘。此外,还有一支产品是投向韬蕴资本,就是那个和贾跃亭闹得不可开交的易到大股东。

其中聚诚5号募资规模3亿元,募集资金用于接盘宏图高科对三胞集团的4亿元应收账款。聚诚5号本应于2018年12月20日到期,但2018年三胞集团爆发债务危机,一位联储聚诚资管产品的投资者说:“聚诚5号半年付息一次,年化收益7.8%,但到产品终止日12月20日,最后半年的利息没付,本金也没付。”

为什么联储证券的产品频频爆雷?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旗下产品为了保证还款,也进行了层层保障。

例如,今年1月初违约的聚诚15号是通过“昆仑信托·联储东方金钰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信托资金受让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享有的全资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钰珠宝实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收益权,信托资金规模3亿元,东方金钰承诺到期进行回购。

为保证还款,联储聚诚15号设置了三重担保:东方金钰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为本次融资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赵宁、王瑛琰夫妇为信托计划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融资方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钰珠宝实业有限公司的100%股权收益权转让。

然而三重担保,也没能保住本息兑付,聚诚15号首期于2019年1月4日到期、第二期于2019年1月11日到期,但据投资者反馈,本息均未能兑付。

2016年8月,东方金钰作为“徐翔案”首只暗仓股被曝出。随着徐翔的入狱,东方金钰原实控人、云南首富赵兴龙因涉案被刑事判决,其子赵宁于2016年接任董事长。子承父业后公司业绩急剧恶化,2016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51亿元、2.31亿元和-7098.72万元,同时东方金钰负债总额急剧攀升,截至2018年三季度,东方金钰总负债91亿元,存货金额高达96亿。

有投资者认为,发行之初,联储证券并未完全披露东方金钰前实控人赵兴龙与徐翔的隐秘合作关系,对东方金钰的负债情况也过于乐观;在东方金钰出现风险后,又未及时采取增信措施,所以才导致了此次本息无法兑付。联储证券尚未没有对此事做出解释,GPLP犀牛财经将会继续跟进此事进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