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新年第一雷:7亿私募产品违约 人保资管、大成基金被卷入

    0

GPLP原创

新年第一雷:7亿私募产品违约 人保资管、大成基金被卷入

牌照、安全垫、成长性要啥有啥,岁兰千里产业并购基金好像没什么问题,结果投资之后却找不到人了。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近日,一个总规模高达7亿的“大成创新-岁兰千里产业并购基金1-3期资管计划”(以下简称“岁兰产业基金”)被爆出延期1年后仍然无法兑付,这可以说是2019年开年的第一单暴雷的私募资管产品。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该产品涉及到人保资管、大成基金以及双方出资的大成创新私募资管公司以及数百名投资者。

虽然近年来,各种暴雷事件层出不穷,不过这次大成创新资管产品暴雷事件的却将下限再次刷新,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投前先“画饼”

这次事件要从3年前说起,根据媒体报道,岁兰产业基金于2015年12月成立,期限为2+1年,总规模为人民币7亿元。

资管计划投向的底层有限合伙企业为双GP(基金管理人)管理模式,GP分别为大成创新资管公司(以下简称“大成创新”)和深圳百岁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百岁兰”)。

公开资料显示,大成创新成立于2013年10月,由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成基金”)和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资产”)共同出资组建,持股占比分别为52%、48%。

7亿资金作为优先级资金投资于深圳市岁兰千里产业并购基金有限合伙企业,而上市公司保千里、百岁兰及其指定投资人、中保大成作为劣后级合伙人出资3.31亿元,并购基金总规模10.31亿元。

这10.31亿资金中,8亿元对外投资了3家企业股权,分别是受让武汉赫天光电老股4亿元获得25%股权;投资天津嘉杰1.82亿元,占该企业股份比例35%;投资广州澳视2.2亿元,占该企业股份比例44%。

武汉赫天的原股东承诺,2016年归属于股东净利润将从2015年的3800万提升至不少于1.2亿。

天津嘉杰2016年上半年净利润727万,原股东承诺2016全年净利润不少于3500万。2017、2018年扣非后归属于股东净利润则不少于4500万、6000万。

大成创新背后有大成基金和中国人保,有正规金融牌照。资管计划有劣后资金作为安全垫,优先与劣后资金的配比2:1,安全垫足够厚。另外根据大成创新的宣传,资管计划投资的企业都具有高成长性,根据所投企业原股东画的“饼”,也确实对的起高成长性四个字。

因此看起来牌照、安全垫、成长性要啥有啥,好像没什么问题,于是前后二百多名投资者就真金白银的投资了。

投后不见人

然而过了还不到两年,噩耗传来,2017年8月,劣后级有限合伙人保千里及其实际控制人庄敏等被监管机构行政处罚、上市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实际控制人所持保千里股票被司法冻结、实控人失联等一系列猝不及防的变化之下,庄敏对资管计划的本金和基准收益额的保证已基本确定无法履行。

与此同时,三家被投企业2017年上半年的财报指标也出现急剧下滑的态势。

此时,距离系列资管计划的兑付时间已不过百日之遥。

按照合同约定,该产品期限为“2+1”,即在2年存续期的基础上,资产管理人有权根据实际运作情况决定本计划是否延期结束,如决定延期,则延期期限不超过1年。因此2017年下半年,在产品到期之际,投资人收到了延期兑付一年的消息。

因为客户的投资合同也是和大成创新签的,因此产品出现了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和大成创新去沟通。从投资人反馈的消息是,大成创新资本却一直采取置之不理的应对方式,另外作为最重要的GP方,大成创新对于已经跑路的交易对手方庄敏一直也没有采取报案的举措。

2018年12月20日,投资者在与大成创新对话无门的情况下,40余名投资人实名举报大成创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撒承德涉嫌利用职权伙同庄敏诈骗投资人7亿人民币。

据GPLP犀牛财经得知,目前,该实名举报信已经递交人保资产,人保资产已经正式受理。撒承德已经离职。

为什么会暴雷

GPLP犀牛财经调查后发现,产品兑付问题的背后原因并不简单,前面提到的三家被投公司的2015年财务报表存在明显异常。

相关资料显示,武汉赫天核心产品是VR全景镜头,只向保千里供货。在投资之后,2016年11月至2017年8月预收保千里货款2.6亿元,一直没有交货。同时,武汉赫天还向庄敏引入四家采购方采购,预付款项2.9亿元,没有收到采购货物,且预付货款没有退回。

另外武汉赫天在生产技术没有重大的变化的情况下,2015年营业收入和2014年基本相同,但营业成本比2014年下降40%,净利润从2014年的-1024万到2015年转为+3779万。2015年毛利率从2014年2.68%飙升至38.76%。

从事机器人业务的天津嘉杰生产的同样是保千里机器人的业务配套,2016年销售额,大部分是应收保千里和庄敏关联公司的账款。天津嘉杰存在应收账款达1.5亿,均为应收保千里和庄敏关联公司。天津嘉杰2016年上半年职能模块及系统较2015年少了7000台左右,销售金额却增加了1.5倍;安防监控设备减少80%,安防销售收入减少50%,但技术服务类销售金额增加了2.5倍,蹊跷的财务数据获得3.38亿的投前估值。

广州澳视在主营业务、营业成本没有变化的情况下,2015年度毛利相比2013、2014年度提升20个百分点,2016年11月获得投资后,在智能云屏出现技术性故障的情况下,依然向保千里子公司大量采购,购买的云屏硬件达13350台,实际到货3212台,预付款项至今没有收回。

通过数据可以看出,三家公司都是保千里关联公司,涉嫌实控人为庄敏,被投企业基本已经被其掏空,投资的本金已被转移,暴雷原因基本浮出水面。还有之前提到的深圳百岁兰,是2015年才成立的,这家公司的成立似乎也是为了配合被投企业向市场“画饼圈钱”然后走人。

线索似乎都指向了庄敏。但有消息人士表示,保千里在2017年收到证监会调查之后,庄敏就失联了。

而对GP的两个股东人保资管和大成创新来说,在此次事件中,两个知名金融机构又应该负责什么样的责任呢?毕竟对于大部分投资人来说,看中的是这两个股东的背景才来购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