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2018年家居行业:悲观者正确,乐观者胜利

    0

GPLP原创

2018年家居行业:悲观者正确,乐观者胜利

从高昂的歌唱到开局,到寂静无声茫然失措的年中,最终略带欢愉地结束。这是一场戏,一场纷纷扰扰的快乐,2012年的行业洗牌历历在目,6年后再次遇到如此痛楚,又有新的滋味。

作者:和宁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19年1月的欧派家居被港股看上,高歌猛进势如破竹拉升,惊艳了家具业,大家纷纷对节节攀升的价格行注目礼,业内流传家具业第一家收入破100亿的企业可能会是欧派。

不过,这与整个家居行业的行情似乎并不同调。

真实的家居行业情况到底如何呢?

且看GPLP犀牛财经的第一视角。

正文:

“我们办公楼里面空荡荡,整个一层就只有我们在办公,以前人特别多,下电梯都需要等很久,现在电梯上下是方便了,但是就是感觉冷冷清清。”小王告诉GPLP犀牛财经,他们办公室坐落在繁华的CBD,两年前曾经人满为患,花钱都不一定能够进来。

只是在2018年下半年,小王突然发现,陆陆续续有公司开始搬离这里。

“租金是不便宜,以前P2P公司有钱不计较成本,现在伴随着这波P2P暴雷的开始,弄得物业也开始主动降低了租金。但是很多企业还是决定搬离此地,弄得晚上加班的时候都得把灯打开,其实心里是有点害怕的。”小王悄悄的说,虽然她外表是个女汉子,不过骨子里其实还挺小女生的,每天晚上在CBD区域里走动,伴随着刺骨的寒风,尤其是在冬天里,小王都要悄悄的快跑两步,能不加班坚决不加班。

这不是小王一个人的感受。

“春江水暖鸭先知。”

早在2018年4月份,家居行业的从业者就感觉行情不对。

“我四月份就觉得不对了”力推进行海外收购的牛总发现情况不对,这个不对不仅仅是融资环境的变化—那些满口答应参与的基金、投资者都开始含糊不清,这个主要是对其未来还款来源的主业的怀疑,家具都不好卖了,拿什么来还款?

不过,不仅仅是牛总一个人发现不妙,卖场大佬后来的情况更加不妙。

每年8月份通常是写字楼续租的高峰期,不过,2018年的8月,这个续租率明显变低了,甚至有些物业从98%的续租直接下降为90%,商场内撤离的店面还没有撤下的广告斜落,斑驳无序。平日里冷冷清清,节假日人流稍多,可是看得多买的少。

卖场寥落不过是上游建材不景气的一个小小体现罢了。

2018年11月,平时人声鼎沸的佛山陶瓷市场安静了很多。

当然,对于这里的从业者来讲,他们终于可以安静的睡个好觉了。

“以前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忙着运货,不敢睡觉,生怕错过了生意,现在休息一下也挺好的。”林老板是其中的一员,过了五年这样的忙碌日子,他觉得休息一下也不错,或许是厌倦了过去每年拿着自己钱左手倒右手的日子。

“别人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我还想多活两年,换个活法也挺好。”老林表示说,他是天生的乐天派。

因此,即便业内的大佬九牧林孝发发出双十一捷报时,老林一点都不羡慕。

一时间寂静无声,此时此刻,家居业的波涛汹涌已经一览无遗。

2018年12月的新明珠陶瓷,以一场花费不菲的“家宴”盛典结束了喧闹的一年。为戏剧化的一年画上了多姿多彩的帷幕。

这就是家居业的一年,从高昂的歌唱到开局,到寂静无声茫然失措的年中,最终略带欢愉地结束。这是一场戏,一场纷纷扰扰的快乐,2012年的行业洗牌历历在目,6年后再次遇到如此痛楚,又有新的滋味。

家具行业的客户去哪儿了?

好日子的结束是不经意间的,2018年刚刚过去,全年新生儿数量跌破1500万几无悬念,而这已是全面放开二胎的第三年。这不过是婚育市场萎缩的一个缩影罢了,受影响的不仅仅有房子,还有家具业。

知名家居卖场的销售经理说,2018年11月左右看到销售数据的时候,他的第一个直觉是:算错了吧?当确认过数据正确后,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顾客,凭空消失了。当和同行确认过之后,他猛然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原因,而是全行业普遍的因素。

市场的机会在消失。2018年的最大特点就是:“融合”“跨界”满天飞。做衣柜的想做橱柜,比如索菲亚老想着做一个独立的“司米橱柜”。做橱柜的想着做电器,比如欧派就投了一个大大的厨电生产基地,能生产100万套!做板材的坐不住了,赶紧宣布也要做定制,比如兔宝宝推出自己的定制产品。

有人说:20年前,在经济放缓的背景下,有一部分企业也急急忙忙跨界,摊子铺得太大反而败给了专注的公司,大量专注一个品类的企业飞速而起。可是,听到这句话的家具老板沉默了一会儿说:“可能真的变天了,这次的跨界可能真的是对的。”

腾飞的经济和富裕的人口涌来的需求在过去20年里几乎不用愁客户问题。专注地做好一件事,做到极致,就有发财致富。然而,当客户数量减少后,一亩三分地不够吃了!开木门店的客户日渐寥落,就想增加点窗户、衣柜、晾衣架,其他的也以此类推···

一句话,人口问题。

比如,在老龄化极为严重的日本,一个小城市不再需要那么多卖场,更不需要卖场里形形色色的店铺。家具就摆在衣服边上,椅子和课本一起买。美其名曰“一站式购物”,真正背后的原因是人口减少,需求的减少!

当市场从增量市场到存量市场变化,怎么办?

家具公司选择:并购还是降价?

2018年是家居业并购最火的一年。

这引得整个行业的人骚动不已。

兔宝宝号称家具行业最低调的一家公司,兔宝宝的低调是一以贯之的,在过去的一年他们也按捺不住寂寞,摩拳擦掌。2018年全年投资5.5亿元,其中既有高分子新材料、也有跨界进入石膏行业,他们甚至还布局产业链下游的法狮龙墙板和汉唐木业,也和同行业大自然股权合作。

此外,兔宝宝还通过基金的形式,完成了多起对外投资,通过并购增加品类,躲过寒冬。

对于红星美凯龙,似乎一样焦虑。

本来2018年成为A+H股的美凯龙踌躇满志,然而,后来的走势他们却没有预料到。

港股市场将其定位成为“物业”,稳则稳矣,估值却很难上去,港股市场就是不买单,这让美凯龙委屈不已。

“宝宝好心痛。”于是,在香港IPO成功之后,美凯龙下狠心港股回购,以每股H股11.78港元的价格,回购并予以注销最多约3.89亿股股票,占已发行H股股本总额的约36.59%。只可惜,短暂的刺激后,股价一路向东南,最低一度达到6.41港币,和要约价格几近腰斩。

美凯龙想摆脱“物业”股的低估值,开始了跨界尝试,比如尝试做影视、餐饮等等多元化布局,甚至也开始涉足投资,通过投资,美凯龙渐渐在家装技术、家装下游产业、智能家居多点开花,也不失为一个出路。

这只是行业头部的情况,对于更多的企业则日子都十分难过,不得已,他们拿起了人员优化的武器:

2018年11月中旬,一个在家具上市公司的朋友告诉我他被裁掉了,补偿2个月走人。毫无预兆地失业,这让朋友一时间陷入了困顿彷徨,同时也让GPLP犀牛财经心里颤抖了一下,只能安慰朋友,“上市公司还有补偿,也算不错了。”

只是,对于朋友来讲,说好的年终奖化作补偿金,岂是一句话就能说完的心酸,他本来还想春节的时候带父母好好旅游一下,看来现在泡汤了。

GPLP犀牛财经问他怎么打算?

“先回家过年吧,就当放假两个月吧。”朋友默默回答,此时,空气凝结了,两人相对无言。

产业链上的小企业则日子有点更不乐观。

其中有一个做油漆的小企业,每年产值1亿元,在2018年的12月决定关闭十多年的厂子,上百号工人就地解散。在真正的“年终”晚宴上,创始人对所有的员工三鞠躬,每个员工都拿到了相应的补偿。在厂门口,创始人看着提着大包小包走向火车站永远不会回来的员工,潸然泪下。他对GPLP君犀牛财经说:“幸好17年没有脑子过火抵押厂房贷款,不然,连补偿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有人选择悲观  有人选择乐观

2019年1月,广州天河中央商务区核心——太古汇,博洛尼高端全屋定制广州旗舰店开业典礼,蔡明单手拖着与自己有着同样轮廓与五官的模特现身,这种庆祝方式着实让人吓了一跳。这个家居业的时尚演员,每年都会整一些古灵精怪的新造型,博洛尼定制业新贵,选择大步向前。

而身在合肥的志邦孙老板,则在合肥奥体中心开了盛大的20周年庆典。在金融危机中诞生的志邦,在这次经济萧条期,宣布了新的扩张战略,未来的目标是年复合30%的增长,力争做千亿级别的企业。家具业的老兵选择逆势前行,不畏将来。

是的,特殊形势面前,有人选择了悲观,则有人则选择了乐观。

“年年难过年年过!”,日子则是要持续的。

乐观者胜利,在过去的40年告诉我们,乐观者能够才是最后胜利的人。当别人在指责、抱怨的时候,乐观者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从最小的螺丝钉,到最大的战略,用人、钱、组织去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

毕竟,在一个14亿人口的市场,还有很多故事等待人们去描绘。

未来属于一场勇敢者的游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