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对话虞锋】关于中国创业、风险投资那点事

行业事件

【对话虞锋】关于中国创业、风险投资那点事

核心原因在于,这几天,到处铺天盖地的都是各大券商说2019开启超级大牛市,未来3-5年会是大牛市的年终策略报告,看得我胆战心惊。

格隆:早上好!

我先说一下为什么今天会有一次这样的对话。核心原因在于,这几天,到处铺天盖地的都是各大券商说2019开启超级大牛市,未来3-5年会是大牛市的年终策略报告,看得我胆战心惊。为什么资本市场,总比实业圈乐观这么多?我同时接触实业圈、风投圈与投资圈,三个圈子对未来的看法,从未撕裂得如此严重。

但我接触实业圈不是这样的。我上周还在跟实业圈一批A股上市公司的老总在一起开闭门会议,我问其中一个资产量足够大的人,对2019年是怎么判断的?他跟我说了一句很烧脑的话,他说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却极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听明白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但我总体的理解是:投资圈是最乐观的,实业圈是最悲观的。但中间层的风投圈,相对会综合一些,如果风投太悲观,就没法去投资企业;如果风投太乐观,也没办法把他投资的企业卖给二级市场,所以相对来说他们更客观、更中立,所以今天我们特意请了中国风投圈的代表人物,云锋基金的虞锋先生。

“关于创业”

格 隆
很高兴能有机会和虞总进行这场期待已久的对话。这场对话离虞总第一次在香港单独接见我已经快3年多了吧?当时我正在做人生最大的选择:是继续呆在我熟悉的投资圈,还是去全身心做格隆汇?然后我去找虞总要钱,因为据说他是风投圈最有钱的人。后来我发现我去找他绝对是找对了。钱给不给,给多给少是次要的,最关键的是,在格隆汇的创业过程中,虞总对创业战略与战术的各种直击要点与耳提面命,对我这种第一次创业的嫩雏帮助极大。所以,今天与虞总对话的第一个话题,就是有关创业。

首先是,我们要不要创业?一个人创业,往往要赌上全部身家,万一失败怎么办?

当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开始投身创业,但中国经济在下行,贸易战也暂时看不到终局,而看得到的创业赛道上,要么巨头把持,要么人满为患,拿风投的钱也越来越难,所以很多人说中国创业黄金期已经过去了。在这种情况下,虞总您怎么看待当下中国的创业环境与机会?对所有有志创业的人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虞 锋
谢谢大家!刚刚格隆博士讲的问题,市场明年好不好,悲观不悲观,要不要自己创业这些事,我们的看法是连在一起的。我的意见是,这个市场好不好,或者说整个大环境好不好,跟创业没什么关系。这是什么意思呢?我的意思是,再好的情况下也有烂公司,再不好的时候也有好公司,关键看你怎么想,怎么干。今天和十多年前相比,我们的创业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我认为今天很多的企业家、创业者,哪怕是比较成功的企业家,这个思维路径依然没有改变。

十几年前在中国,什么都可以投资,那是市场极度空缺的时候,我们经常开玩笑说,那个时代,插个扁担都能开花,做什么都行,但你发展到今天,如果还是用原来粗犷式的思维路径来创业就不行了。

最近五年,市场的壁垒高了,创业者要更多地依靠自身的技术能力、竞争能力、团队能力,更多的时候我们讲企业好不好,要看这些核心能力。这两年很多人都在讨论国家要不要救民营企业,应该怎么救,我认为直接给钱解决不了问题。我们该问的核心问题是,这个企业本质上的核心战略、组织问题、人的问题、市场的问题,解决掉了没有?只给钱,可能会助长他做更多能力以外的兼并收购,更多地做多元化的投资,而不是去想他们自己的核心能力到底在哪里。

我们回过头来看成功的民营企业,尤其是大家经常讲的那些巨无霸,它们都对自己的主业都极其专注,没有想外面的东西,它们做的投资也都是跟主业相关的东西,而我们今天出现了很多质押问题,多半是这些企业做其他东西去了。经常有人来跟我们讲,这些、那些都可以挣钱,我说你别跟我讲这么多,就讲你核心的东西是什么,不要跟我讲你五年以后的东西,就讲你今天核心的东西在哪里。

说到创业,我仍然认为在中国还是有巨大机会的。

中国尽管不再像十多年前一样,小企业很容易做得起来,但还是有巨大市场机会的。我们14亿人口,加起来比欧洲多,而且比欧洲好得多的是,我们一个省就相当于他们一个国家,我们自己跑来跑去没有壁垒,这里面的市场非常巨大。为什么互联网浪潮中只有中国和美国起来了?因为人多市场大。欧洲在互联网时代基本是out了,它们既不能形成大规模的市场,又没有办法共同协调,所以起不来,日本、韩国也是如此,只有中国和美国才有这个条件。

这种情况下,再加上中国的发展,东部、中部、西部,这个阶梯性的需求差别很大。还有大家这一年说的四五线小镇青年的需求,比如拼多多的兴起,说明互联网在这部分地区的渗透率根本不高,用手机的人也不多,这里面的市场机会是巨大无比的。

所以我自己觉得,今天的创业还是有很大空间的。我觉得中国人跟犹太人比较像,都喜欢自己做老板,只要他想奋发向上,想独闯一面,那么机会是一定有的。

格 隆
谢谢虞总!创业路上当然有很多艰难的地方。有人问马云,如果让他重新选择,还做不做阿里巴巴?他说不做。以前我觉得他是矫情,现在我觉得他说的绝对是真话。如果现在让我重选做不做格隆汇?我恐怕真没这个勇气。但我很能明白每个人内心都一定存在的那份追求。您当初也是在复旦学了7年哲学,毕业后当了2年多“岁月静好”的大学老师,憋不住内心的召唤,才去创业的。您世纪初的第一个大的创业项目“聚众传媒”就非常成功,大概是从无到有赚了16个亿,很大一笔钱。先撇开聚众传媒这个个案的细节,第二个问题您就谈谈,除了偶然因素,有哪些可以从中抽象出来,让大家都可以参考和复制的,创业的核心的、必然的通用法则?

虞 锋
格隆漏了一段啊,我其实在国企也做了很久,创业的时候我其实年纪不算小,将近40岁才出来创业的。但我觉得,过往管理的经验还是给我带来很多帮助,这确实也是很幸运的事情。我今天也非常感激,我愿意投资,是因为当时的投资者给了我巨大的帮助。人生有很多很巧合的东西。我早美国看到楼宇广告这东西,然后2002年底2003年初的时候,我去找LCD的液晶屏,当时找不到,只有三星做,但三星嫌我们的量小,价格定的比较高。当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厂,对方说正好有另一家也过来找我们定制,你说巧不巧?就是江南春的分众。我们那时候没有想过马上把这件事做成上市模式,其实只是想做这么一件事情而已,后来想,既然这件事情可以做,那我换个城市,到北京来做吧,然后就开始在北京铺起来了。

但真正让我形成变化的是投资我的投资者,美国的那个投资人。他一上来问我的问题就是:“你将来发展的面有多大?你有没有壁垒?你的团队是否能跟上?”这些问题就是问你的战略、团队。被他们这么一问,我就在想,如果我只在一个城市做,这样的模式要把它变成真正的商业模式是不成立的。挣点小钱可以,但如果作为一个公司,持续成长是不行的。所以这个时候我才认真地思考,是不是要拓展到全国去。那时候分众也正好拿到软银的钱,开始到全国去抢点布点。不过我们很幸运的是,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才只有两家企业在做。其他人,有钱的人不懂广告,懂广告的人暂时拿不到钱,所以当时我们有这样一个机会。

现在比较残酷的是,当你刚刚想做一个行业,巨无霸会迅速铺上来,给你的思考时间很短,需要你的壁垒真的挖得很深。好在那时候我们有半年的时间,等到我们抢了二十几个城市后,后来者就很难进来了。市场上只有两家的时候,这个市场就很容易做起来。

一方面是因为比较幸运,电视广告需要去补充。另一方面,正好市场有这个需求在,我们覆盖了那么多以后,大家觉得我们抓到了中产阶级的这一部分人群。

所以说创业有什么共性?我觉得一开始就要考虑长远,考虑战略。如果是做小买卖过日子,小富即安,这个没问题,但路迟早也会越来越窄。但你如果想做大,就一定要思考这种模式是不是能做的长久持续。如果你想把公司做远,你上来就要问自己,我确定的战略方向是什么?市场到底在不在?我的战略优势到底在什么地方?我的人才在哪里?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慢慢就能把你的路打开。

格 隆
刚才我问了虞总一些共性、法则,现在回到具体的细节上来。我可以给大家披露一个细节,虞总当时做聚众传媒的时候,江南春的分众已经在做,虞总采用的方式是贴身紧逼,你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所以我特别想问一下虞总,我现在看到诸多的创业公司,都在聚焦创新,如果不做创新,好像就没有活路。我的问题是,难道创业的核心竞争力不是创新吗?这种贴身复制也能行?
虞 锋
我是这样想的,这个要看在什么阶段。你要想到一个别人完全想不到的东西,这个当然最好,但是光有点子在今天这个时代也不行,还要有强大的竞争力。你当年想做这个事,边上有个人也在做这件事,那他也是刚开始,你要问自己一个问题,这个市场到底在不在?这个更重要。如果在的话,马上就开始同步做,没什么时间差的时候,这个时候比拼的是执行力。今天我跟江南春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我们回过头来自己觉得,如果没有对方的话,这个市场不会打的那么快。

我认为,如果没有对方的时候,我或许还是那个想法,只做一个城市,小富即安,当时江南春也是这么想的。因为有了对手,你会不断地想怎么战胜、怎么超越。我们两家从覆盖面、强度的角度来说,我们更深一点。但是怎么卖广告呢?我觉得江南春是中国最会卖广告的人,他想得更深,所以我们就互相学习,互相借鉴,慢慢把这个市场做大。

回到格隆总的问题,我觉得你的创业取决于你最终真的在想的这个点和你的执行力。今天大家看到的咖啡,早就有人做了;服装,早就有人做了,那么你的创新点在哪里?除非你是绝对的技术创新。今天看到这些技术公司,做云也好,做其他的也好,都称不上是绝对的唯一者,这时候比拼的就是执行力,你对整个技术的理解以及方向把握,所以这种情况,我不认为今天所谓的创新就是唯一,要看能不能把真正的东西提炼出来,落实到你的执行力上。

格 隆
老实说,我能从这里面听到非常多的我想要的东西,大家可能更多是做投资的,做投资你要找公司、分析公司,从创业角度来分析,一定会收获更大。我给大家披露第二个细节。2006年分众刚刚上市,聚众当时也提交了上市报告,马上要上市,在这种特别关头,虞总不上市了,和分众坐在一起谈合并,最后两家合起来了。这个事情我们看起来现在是耳熟能详,不管是滴滴、Uber,还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美团、大众点评,这种行业第一、第二合并现在看起来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在本世纪初的时候,老实说这种合并就需要足够的冷静和定力。尤其是上市要敲钟,这是很荣耀的事情,我上周刚刚在港交所上市大厅做了一次报告,当时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能过来敲钟上市?这实际上是很荣耀的事情,但虞总踩了刹车。

当时虞总的解释是,因为觉得就算我融了钱,最后大家也还会打得头破血流,对两家公司、对社会的整体价值,从商业逻辑来说未见得就是好,虞总用了四个字:合比战好。至于上市的个人面子风光,一点不重要。

所以我想问虞总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ofo和摩拜。我的问题是:很多人现在在攻击戴威不识时务,没有像摩拜一样向资本和时势低头,选择了一种看似壮烈其实自私的“站着死”。但如果“投诚活命”就是最大的正确,那创业者的坚持、逻辑与尊严去往何处?难道创业者的坚持不重要?难道创业者的逻辑不是凌驾于资本以及上下游生态的逻辑之上的吗?如果您是6个月之前的戴威(ofo  CEO),您会怎么做?

虞 锋
其实我特别欣赏格隆总做投资的时候,还仍然保持着文艺青年的激情。我想问一个问题,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大家觉得人生的成功也好,或者企业的成功也好,是说我一定从头做到底这件事才是成功?还是说每个河流从山上下来,就必须流到大海里才是标准?还是说融到长江里就可以接受?这是你要问你自己的问题。

回过头来看,每个行业每个企业都是不一样的。刚刚格隆总也在不断问我聚众的问题,当年聚众分众从规模角度来说,肯定是创了先河。那时候估了3亿多美金,今天看来是很小的数字,但在2005年还是很大的数字。那时候我拿的也不是现金,而是换的股票,当然可能比现金更多一点,但我觉得,大家创业的时候,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投资者,他是不是真正了解资本市场,或者对这个行业是不是理解,对你这个企业是不是热爱,他给你的建议,对你的影响太大了。

我们一直都说,有些企业应该早点上市,有些企业不一定要那么急着上市,这完全取决于你的企业竞争状态和企业的特点。我们当时在上市这个点上,两家考虑得差不多,但我们的投资者是非常传统、正规的打法,就是你的账上有钱,你应该帮他上市,但不要着急。

我觉得这个话说的也有道理,这么急着去做干嘛?我那时候也没经验,但是分众一上市,给我带来最大的压力是哪里呢?

第一,对方的影响力完全不一样了。

第二,我那时候谈了好几家小的要并购的项目,因为我自己要上市,所以涉及到一些问题。在上市的六个月以前并其他的东西,你要对那些企业重新开始做评估并购,时间就被拖长了,因此我的上市时间被拖下了大半年。我们的上市是2005年开始准备,谈完合并是2005年10月份,我创业比较短,当时只有两年多的时间。

我刚才讲了,上市的早晚取决于公司的点或行业的特点,我自己最后还是放弃掉了。我最后问了自己一个核心问题:如果我一定要敲钟,那么这个行业最后的竞争格局是什么样的?我觉得它仍然会变成一场厮杀,比较低水平的竞争。我不太喜欢那种重复的低水平竞争,我觉得那种市场也大不到哪里。当我们两家,无论是收入还是成本,当年差了将近五倍,所以我觉得那样的话,大家今天才有时间来想,怎样跟大家互动,把消费者的体验做得更好。哪怕为这样的东西,我放弃掉了一些,但换一个角度,我可以多看一些东西。

可能每个人的个性不一样,我自己一直是这样,做投资相对来说性格要中和一点,平和一点。企业家其实是需要比较偏激、极端一点,认准这个事情不放弃,做到底。但我经常会问自己一个问题,我坚持到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

回到刚刚格隆总说的摩拜和ofo,这个很难讲。我们当时也看过这个项目,能不能投。我们很难理解一个大量烧钱的企业,它还不像网约车、互联网这些企业有规模效应。骑自行车大家都知道,是基于地理位置的,怎么可能会通过网上订自行车?肯定你是到哪看到有车就骑了,所以这个特点决定它是没有规模效应的。

可能大家觉得这是互联网概念,但实际上这种模式本身就是基于位置的。谁今天会预约说我到深圳站,要找自行车?没有这个说法。只有你走到门口看到自行车了,你才会刷一下。

我认为存在这个需求,但这不是能变成规模化、互联网化的东西。我们认为如果投下去,这两家公司最后最大的可能是变成全世界最大的自行车公司。今天来看确实也是这样,它们订单量最大。如果真的运营好也是一个办法,但不是用一个免费的方式,不能用烧钱的模式做。烧钱一是要烧成一家,二是取决于这个行业要足够大,但很悲催的是今天的中国很多行业烧不成一家。

我们当时没投共享单车,主要是因为我没看懂。第一,我感觉不到它是互联网;第二,烧下去以后又不是独一无二的。至于戴威的选择,作为一个创业者,其实会有各种各样的条件制约,局外人很难知道内情,我也很难评判这个问题。

“关于投资”

格 隆
分众(聚众)已成为过去,虞总现在身上的烙印,最醒目的无疑是云锋基金的主席,一个标准的PE人士。有人这么说过,中国风投圈可以这么划分:云锋基金,以及云锋基金以外的其他基金。这其中除了云锋基金自成立以来的骄人业绩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云锋基金堪称豪华的背景。除了马云和虞锋两位GP外,云锋基金的LP名流济济,涵盖2017新财富500富人榜上20名富人,其中12位LP更跻身中国最富百人之列。这些人不仅富甲一方,更控制一票上市公司资源,即使不完全统计,云锋基金LP所控制的上市公司市值加总也已超过5万亿元。这些都构成了云锋基金布局落子的生态圈,也是草根PE无法比拟的资源。

现在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关于风险投资。

第一个问题,据统计,中国在AI、机器人、大数据、无人驾驶等诸多关键技术领域的风险投资额,全球排名都位居前三。5年之前,中国独角兽的世界占比是0,到去年,中国独角兽公司世界占比已达36%,直逼美国的41%,这其中,风投行业功不可没。

最近几年,风投的打法越来越激进,越来越简单粗暴。所谓的创新商业模式,多数时候是比烧钱,把一个领域(赛道)上的所有竞争对手都烧死,以形成市场垄断地位,再以垄断利润收回投资。资本过处,寸草不生。共享出租、共享单车、视频、团购,莫不如此,草根逆袭创业越来越渺茫。我的问题是,这到底是在促进社会进步,还是扼杀、毁灭社会的创新力与整体价值?风投这种“消灭路上所有异己”的极端玩法,会不会自我强化,会不会让自身整个产业未来无路可走?

虞 锋
我前阵子有做一个演讲,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的看法就是周期,什么东西都有周期。我碰到很多香港的投资人,相对来说他们看的周期更长一点。今天说损失,尤其是大家看到的一些地产行业,香港的地产商多一些,他们的做法跟国内地产商最大的区别是,他们持有大量的现金。我们用很高的杠杆率,不断地抢地、卖地,大家可能会看到一个报道,海港城这些地,光租金一年几百个亿。香港是拿到一块地慢慢经营,放在那里靠现金流来做。国内是不断地找,不断地卖,当然优势是我们的机会多,有市场,但缺点是什么?是靠薄利不断滚动发展的。

讲这个问题是题外话,我想说的是你要放大来看什么是周期。

格隆总刚刚讲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我觉得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可能前几年钱太容易拿了,钱实在是太多了。到银行搞理财的钱也拿出来做投资,只要说马上要上市了,要IPO了,赶紧去砸钱,包括传统投资的人,统统在做互联网的VC投资,所以钱太多了,什么都愿意去砸。但我认为这些东西是有周期的,你今天再看,现金流很差的那些企业,明年都会融不到钱,就会非常困难。

我觉得这种东西只能靠不断地淘汰,因为所有的VC,PE也好,钱都是从LP来的钱,LP最终要问投资业绩。我看到很多基金他说投资周期是三年,我很纳闷。A股大家都知道,投一个企业上市以后,第一年投下去,要想上市的话,肯定需要至少三年、四年。大家知道A股的退出是多么艰难的事情,怎么可能基金就存续三年五年呢?

如果你存续期是三年五年的,你的所有的动作肯定都是变形的,赶紧逼着企业上市,不要想其他的。一个成熟的投资者总是会问企业五年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格隆总刚刚也讲了,总有人说马云今天想退休就退休,其实他十年前就想了他的人才梯队、组织架构、可持续战略是什么。

今天可以看到,火热的时候AI、自动驾驶上来融资就是5亿美金,啥也没看到。我认为,可能自动驾驶的问题不光是技术问题。技术问题什么时候解决不知道,但这里面还涉及到很多监管的问题。现在的网约车大家也看到了,滴滴出问题,出租车也有问题,但问题是你是平台,你出现几个问题,这些问题马上会集中在这上面体现。自动驾驶如果要撞死一个人,这个责任到底是谁的?以前驾驶员撞人,反正是个案处理,是一个平台撞死人,这个责任不一样。

像这些东西你要思考,这些东西的时间到底是多久?VC的想法还不太一样,他们觉得只要投的早,后面有人击鼓传花就可以了,但我们这些人都是企业出来的,拿过投资人的钱,被这个思想训练过,我们又了解行业。今天做投资,核心还是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我能不能帮到创业者去思考本质的问题?

本质的问题,就是我翻来覆去讲的战略、组织,长期的发展是什么?只有你这样想,企业才能走得远。在这个走的过程中,你什么时候退都是好的机会。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决战港股”,大家思考过吗?在港股上市,会有另外一个大的问题,就是流动性的问题。

我不是说没有流动性就不是好企业,但是当没有流动性的时候,投资人走不掉的时候,你就必须要问这个企业到底是不是好企业。如果仍然有核心技术,仍然现金流很好,现金分配也很好,那它就是好企业。如果没有这些,你只是想着烧钱上市,现金流不好的,尤其是在港股,相对来说这个市场偏保守,大家看看那些不挣钱的公司,基本过一年半年都跌回去了。

我还是要替投资人说句话,VC、PE为中国创业带来了巨大帮助。你今天看看,全球所有大的独角兽企业,都有VC、PE的身影,仅靠创业者个人对资本市场进行理解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尤其今天在技术发展,外部发展格局并购需要的时候,投资人对你的帮助非常大,前提是你要问自己是否找到了一个好的投资人。

至于这中间,投资人现在的钱多了,愿意烧这个行业,但很可能过一阵子就没钱了。我看到最近几个月,尤其是这一波,A轮拿到很高的价钱,B轮的钱基本都拿不到了。市场是有它自己的规律。

格 隆
我刚刚问的问题比较尖锐,但其实我内心有答案了。风投对整个中国的企业、创业、创新绝对是功不可没,中国几乎所有的创业企业里都有风投的身影,包括格隆汇。老实说他们也有他们的商业压力,我也请教过李开复老师、徐小平老师,问他们到底是赚钱重要,还是社会价值更重要,促进社会进步更重要?总体来说大家的观点是一致的,他一定会考虑赚钱,但同时一定要促进整个社会价值。有些投资价值在他们眼里,他们是不屑一顾的。曾经有一个到美国上市的企业,做信用贷,然后有一家风投投了他,赚了点钱,后来嘚瑟的不行,结果把整个行业嘚瑟没了,被周鸿祎好一顿嘲讽。这个问题我就不展开了,因为时间有限。我的下一个问题是,雷军说过,大风来了,猪都会飞,以此强调无论创业还是投资,选对行业(赛道)有多重要。但我做投资这么多年,更大的感受是:风停的时候,凤凰与鸡,其实没有区别。共享单车或许就是这么一颗流星式网红。我的问题是,您怎么看待投资的行业选择?未来5—10年,哪些行业或者赛道您认为会慢慢垂死,哪些行业则会拥有更美好的未来?我特别希望您能讲讲您对未来5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可能趋势的看法。

虞 锋
我要特别说明一下,我不同意格隆总刚刚讲的,风停的时候凤凰和鸡没区别。恰恰就是在风停的时候,鸡和凤凰才能看出区别。风大的时候他们都能飞,但是风停了,你能看得出来谁能上树,谁只能待在地上。你今天问到我们所谓的哪些企业是好的,或许我们看方向,其实要看自己,看中国的后30年。其实我们可以看看比我们早的发达国家,有些东西你就是抄人家已经走过来的路,别人整个制度的建设。这些东西我们不用想得那么复杂。

我们看这几个产品,归为两类,科技和生活。

科技是什么?科技代表持续往前发展,有持续发展的竞争壁垒的东西,云也好,大数据也好,AI也好,互联网也好,这些技术都要持续发展。

生活类的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健康,这个是永恒的话题,尤其是老龄化加速的过程中,本身医疗保险很难覆盖那么大面的情况下,医疗这块是所有人都很关心的问题。在座的年轻人没有这个感觉,你的父母会有这个感觉,你今天年轻没感觉,但对小孩的健康你不会忽视,所以健康的问题你怎么也绕不过去。

第二个,无论科技进步也好,健康也好,收入增加也好,本质要生活。今天消费的分化非常厉害,消费是不同人的需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新公司出来,比如拼多多,是因为今天的消费真正开始分化。

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你只要抓住这几个点,这些行业肯定是有巨大机会的。当然这里边能不能投,还取决于公司的基因,投资机构是不是擅长投资一个领域。

相对来说我们不擅长做制造业。制造业看得不是很懂,而且做制造业需要持续长期跑步。

今天很多人做汽车,投资新能源汽车,但我一直觉得心里很胆战心惊。我们也尝试投了小鹏汽车,但我们还是胆战心惊的。这个行业大家知道,竞争是结束不了战争的,汽车做了一个爆款没有意义,并不能结束战斗。不像阿里在互联网做了一个东西,基本他就独大了,别人只能做一个小东西。

做汽车、手机这些,能靠竞争结束战斗吗?今天你出了新款,明天别人又出了新款。这个战争最多是从原来的500家企业,杀到了20家,再杀到了今天的局面。当然,有些工业领域,比如做家电的变成美的、格力这么两三家了,所以倒过来看,美的、格力现在很厉害,行业利润集聚了。汽车永远有新的款式出来,前面做的再成功,只要中间一款积压,其他的都废了,企业马上就没有了。

做投资来说,核心还是要看自己擅长不擅长的领域。

格 隆
我特别喜欢下围棋,我知道您也是从小学围棋,参加过市集训队,和吴清源先生下过让三子的教学棋。我想问的是,这个对云锋选择公司有帮助吗?什么样的公司,你们认为是好公司,会投它们?在公司好坏的评判维度里,创业者自身你们给多大权重?
虞 锋
其实这也是我们每天都在思考的。说句实话,这个问题我觉得没有定量,只能靠着自己的经验慢慢来看这些问题。当然毋庸置疑,这绝对是所有投资者都会强调的,根本要看创业者的能力怎么样。可是经常会发现,觉得这个人真不错,但他做的这个事真的不好,也没投他,过阵子,你也会发现确实这个东西他没有投成,转型做其他的东西了,结果但他又做成了。比如头条的张一鸣,之前做的也都没成功,转型后,就做起来了。投资很艰难的是,有时候要看运气,要看这个人是否转型能成功。但不管怎么样,核心点,还是这个人。

至于行业模式则是需要杀出来的。大家看看今天的海底捞,做得非常成功。餐饮行业其实有一个好处,在楼下开一家餐厅也能活,但你想行业化、规模化、连锁化,就要思考一个问题,怎样跨过行业餐饮竞争的劣势,怎么能规模化?怎么能产品标准化?

回答刚刚格隆总的问题,作为投资者来说,你应该对行业的趋势理解应该是非常深的。你也许没有创业者理解的那么深,但至少你对这个趋势、方向也是能看到的,这样才能帮助创业者共同成长。

格 隆
我们抓紧时间再问两个问题。云锋基金有大量的成功投资项目,诸如搜狗、阿里巴巴、华大基因、vipkid、阿里健康、蚂蚁金服等等。我的问题是,哪些是令您刻骨铭心的失败项目?以及,为什么会失败?
虞 锋
我先讲一下我们的基金特点。做一级市场投资的,通常我们分为天使轮、VC、PE,说的大一点就是VC和PE,区别在于VC是扫机关枪的,最后打中两个就是爆款了,我们做的是中后期的投资。VC的说法是宁可错了也不能漏掉,但我们的策略是,宁愿漏掉也不能错,要少犯错误,这才是能生存下去的道路。但我们又不纯粹是这样的PE,只是后期看一下数字,因为我们对产业的资源、理解不一样,所以我们会在所了解的这些行业里再往前走得早一点,但前后期我们都能看。就像我们那时候看VIPKID,当时他们找我们,纯粹是想让我们帮忙说一说企业的经营情况,因为它的规模很小,我们也不会投,但我是被这个团队感染了,我觉得他们有那样一种精神,找我说话的几个小时就像打了鸡血,我就跟我们的团队说,我们应该看看这样的企业,尽管早了一点,但还是应该看的。那时候的规模很小,当然现在的规模涨了十几倍。

因为这种思考,我们通常投资会投上下游,投完以后自己在一个领域里把这个变成了互相支援的生态系统。今天如果你投互联网,电商很难投,但能不能投延伸的行业?所以我们投了菜鸟这样的平台,也投了圆通、中通这样的快递公司,也投了仓库里的机器人管理,这些产业他们互相之间有协同,生态企业可以帮助投资企业,也可以提高成功率。

讲了半天,我们是在思考怎样能减少死亡,但死亡总归很难避免。我们今天运气比较好的是,在这种系统下,又对这个行业比较了解,死掉的可能性比较少,有时候有困难了,你还能救救它。

一定让我说,我们投过一个物流行业,一个行业的第二梯队,我们团队当时觉得还是应该坚持投一投,试试看。我当时觉得好像钱也不是很多,可以试试看。今天证明,当在一个行业已经有了四五家在里边,如果是第二梯队的,同时这个行业是需要不断持续烧钱的情况,你投这样的企业压力是非常大的,前面的老大会跑得越来越快,在后面的时候如果你想增长很快,就要烧更多的钱,但前面的人已经在里边了。这种情况下你去赌一个行业的第二梯队,这种冒出头的可能性其实不大。

我们每年都会反思我们的哪些东西可投可不投,哪些投了以后尽管挣了钱,但也不是应该投的。我们自己总结的结果是,我们不看这个行业已经有的前面几位,你去投后面的东西,尤其在他们技术上没有特别优势的情况下,只是靠管理层的冲击,是不足以支撑的。

格 隆
最后一个问题,假设现在摆在您面前有三家公司:阿里、腾讯、今日头条,您必须投一家而且只能投一家,您会选谁?why?第二个问题,现在只有两家公司摆在你面前:阿里、腾讯,您只能投一家而且必须投一家,您又会选谁?why?
虞 锋
格隆总可能觉得我回答的绕,其实我不是在绕,是因为你决定投与不投的时候参数非常多,你要思考的东西很多。刚刚你说的这三个公司,我今天说,在中国这肯定是最好的三家公司。作为投资来说,你今天要是买股票,你肯定要问相对今天的估值高不高,哪家最便宜,你要问这些问题。而从今天来说,肯定要问谁的空间更大一点?如果说前两个都是四千亿美金的东西,这个是七百亿的东西,这个空间可能就更大一点。如果你的风险偏好是愿意赌空间更大一点的,至少从七百亿搞到两千亿,两千亿的时候可能有三倍空间,可能性大一点,而如果那两个变成三倍,就是一万多亿。这种情况下,如果同样是好公司,我觉得还是买头条便宜一点。

头条大家也知道,做内容,在我们这个体制下总是有缺点和风险的,所以格隆总刚刚讲的问题,其实投资确实是非常烧脑的,总是会有风险问题。你前面讲的这些很好,但一涉及到内容,就有其他的风险要考量。

腾讯和阿里的话,我自己认为这两家公司为什么要说都好?是他们在市场的地位占据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板块业务,确实是做的非常独特。阿里今年在整个电商,包括今天它不是电商,它有巨大的技术储备,它是数据支撑的公司,尤其是后面的技术支持。所以今天来说,为什么大家觉得阿里巴巴非常强大?是因为它不但整个的布局好,技术的构架也好。

还有一个核心点,它的团队与梯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参加过阿里巴巴的投资者大会,现在马总说要退休了,上来了两个CEO,逍遥子和蚂蚁的CEO,两个人都是70后,后面淘宝这些管理者是80后,基本都是85后的。

作为投资人,这种公司很放心。马云现在搞了一个班,把团队里忠诚的人不断进行训练思考,阿里巴巴的人也不断轮岗,这在中国企业很少有的。逍遥子也是从不同岗位一个个做过来的,从不同岗位轮换过来,他今天才能坐到这个位置上。

为什么看这样的公司很放心?因为整个结构布局非常完善。现在小公司确实很困难,这种大公司增长率60%,今天在港股收30%的增长率就很开心了,阿里巴巴之前一直是60%的增长,现在说市场不好,回馈给小企业,自己调到50%多。我自己觉得这样的公司,肯定是不必担心的。

腾讯是站在另外一个内容的板块里,它在内容、游戏、娱乐这个板块里,格局几乎没人跟他抗衡,它占了80%-90%多,在这些大的板块里没人跟他竞争,我自己觉得它的整个布局生态也是做得非常完善的。这两个公司真的是非常好的公司,真要买,你只能问自己,这两家公司哪家便宜。

格 隆
其实我很认同一个核心的点,就是团队、梯队。格隆汇曾经发表过一篇会员文章,题目是《腾讯会被谁抛弃》,其中讲到腾讯做游戏有问题,或者他们一直在投资等这些容易的事情上做加法,这些其实都是市场早认识到的耳熟能详的观点并不新鲜,但那篇文章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点是提到:阿里和腾讯最大的区别是团队,是人。除了财务主管蔡崇信,阿里所有业务条线的高管,几乎都是土鳖。他们从骨子里天然理解和熟悉这块14亿人的热土,他们没有任何岛国思维的束缚,思想极具张力,敢想敢拼敢杀,并将各自的创新力发挥到了极致。他们能像李逵一样赤膊上阵,杀得满脸血污,也能洗个澡,端起咖啡聊战略方向。所以,阿里巴巴,我们除了知道马云,我们一定还知道张勇,知道彭蕾,知道井贤栋,知道樊路远,知道王磊……

反观腾讯,除了微信的张小龙是本土的,其他条线高管,几乎清一色来自香港、台湾等岛地的国际投行,他们见多识广,天生高雅精致,能在划定好的舞台与轨道上,把事情做得很标准、很漂亮。

至于中国人那种无时不在的危机感与焦虑感,自我革命,突破常规与创新,那都是另一回事。

所以,腾讯,我们除了知道马化腾,最多还知道一个张小龙,你基本不会知道其他人。

这个观点不一定对,但这篇文章的这段分析,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总而言之,非常感谢虞总今天能抽出宝贵时间给我们剖析这么多,再次感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行业事件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