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蘑菇街的启示:创业公司的期权到底是咋回事?

GPLP原创

蘑菇街的启示:创业公司的期权到底是咋回事?

加入创业公司的员工,一个梦想就是上市后能期望手中的期权,换成不菲的收益,从而获得财富自由。然而,这个故事在蘑菇街噶然而止。

作者:丹青

来源:GPLP(ID:gplpcn)

加入创业公司的员工,一个梦想就是上市后能期望手中的期权,换成不菲的收益,从而获得财富自由。

例如阿里巴巴上市,造就了多少亿万富豪,可谓批量造富的典型。

然而,这个故事在蘑菇街噶然而止。

蘑菇街于12月6号纽交所挂牌上市,但是,上市之后,员工的梦想破灭了,他们手中的期权被严重稀释,最终兑换需要期权除以25,这样导致的一个直接结果是有的元老员工拿到的期权实际价值可能还不如BAT公司的奖金来得多。

于是有蘑菇街的员工愤怒了,发帖控诉,离职走人……。

但GPLP君不得不残忍的告诉大家,这个在很多创业公司是常有的事情,创始人需要综合考虑太多因素,最终落到员工口袋里得的确不多。

蘑菇街被指稀释股权

2018年12月6日,蘑菇街经历八年长跑之后终于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MOGU”。在美股动荡时刻选择“流血上市”上市的蘑菇街并未迎来太多的高光时刻。上市当天,发行价14美元,但蘑菇街开盘报12.25美元,直接下跌12.5%,盘中一度大跌逾15%,收于14.00美元,与发行价持平。

上市价格不尽如人意,本该庆祝的公司却陷入了期权分配的纠纷。

GPLP君注意到,近日,又有蘑菇街老员工匿名发表心酸长文,控诉蘑菇街毫无顾忌稀释股本,当初的承诺现如今成了一纸空谈。

根据该员工的说法,早期蘑菇街期权数量不少,尽管拿着折扣工资,但是能用低价持有公司一定数量的股票,和公司感受升值还是非常有干劲的。然而上市后却被告知,26亿总股本如今期权要除以25。该员工表示,期权是花了小6位数买的,还赔上了青春。

来源:三言财经

据接近蘑菇街员工的人士表示,公司内部有许多人提出离职,还有技术部的高管在当天就直接在朋友圈宣布离职。

来源:三言财经

通常,1万股期权并非1万股股票,不是把期权数乘以当前股票的价格就是自己的财富,而公司发放的都是普通股期权,在美国上市的期权价值核算都要换成美股ADS。蘑菇街招股书显示,1ADS股等于25普通股。

员工期权到手到底多少钱?

由于行权成本一般都远远低于发行价,换算后的价值都需要除以相应基数,实际价值缩水甚多。根据员工期权价值=(单股票价值/折算美股ADS基数-行权成本)×股份-税费这一公式,假设蘑菇街现在是12.75美元一股,那么该员工吐槽的5万股期权在上市后为50000(期权)/25(基数)*12.75(股票价格)*6.9(汇率)=175900元。

微博:任意大叔

公司创业8年终于美国上市,3年以上的老员工的股票却只值17万,另外除去大约35%税费,剩下11万5左右,还要分4年行权。层层盘剥之后,真正能完全到员工手中的期权价值的确少的可怜。

公开资料显示,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蘑菇街董事和高管合计持有公司495,663,914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19.4%。按照这一数据计算,26亿总股本所言不假。在首次公开募股后,他们将持有192,429,910股A类普通股,以及303,234,004股B类普通股,占总股本的18.5%,以及表决权的81.0%。

蘑菇街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陈琪在首次公开募股后持有303,234,004股B类普通股,占总股本的11.3%,以及表决权的79.3%;联合创始人、董事兼首席运营官岳旭强持有79,914,375股A类普通股,占总股本的3.0%;联合创始人、董事魏一搏持有107,643,285股A类普通股,占总股本的4.0%。

股权“稀释”在互联网上市企业并非个例

GPLP君给大家扒一扒,近年来互联网行业,上市后被稀释期权的案例。

从多位资深业内人士处了解到:

优酷(2010年12月,美股):18普通股=1ADS股;

土豆(2011年8月,美股):4普通股=1ADS股;

唯品会(2012年3月,美股):4普通股=1ADS股;

世纪佳缘(2011年5月,美股):1.5普通股=1ADS股;

从这几家公司数据可以知道,这种股权“稀释”在互联网上市企业是非常普遍的。

上市一夜暴富,有房有车,是极少数的个例。一般来说,创业型互联网公司的前五名入职员工可以拿到1%股份,前50名可以拿到0.1%,前500员工可以拿到0.01%级别。

以一家互联网公司上市的市值30亿美元计算,9成员工获得万分之一的股份为30万美元。一般上市后股权会稀释3倍,税后可拿到6万美元,分4年套现,每年价值是1.5万美元。不要对期权太过于幻想,保持平常心最重要此外,如果去了将上市的公司,短期内的收益如果和预期及现实需求相差过于悬殊,新入局者很难保持平稳的工作状态。

现实中,包括京东、优酷、土豆、迅雷等众多互联网公司,都有众多员工在上市前夕离职,在期权套现前主动放弃。

对此,业内一互联网公司高管建议:“没有人能真正确定一个公司未来能否成功IPO。期权的价值,更多的是公司的激励,最终能套现多少,取决于你对该公司前景的判断和自己适应新公司的把控。不要对期权太过于幻想,保持平常心最重要。”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