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贪吃蛇”九鼎会不会消化不良?

VC/PE

“贪吃蛇”九鼎会不会消化不良?

总而言之,九鼎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企业。起初看它有一些像黑石,尽管资产管理规模并不算很大;有点像KKR,抢项目的时候价格高而且凶狠;有一点像平安,全牌照下的大金控、大资管,而且野心勃勃。

banner最近坐地铁经常看到一则广告,羽凡和海泉一对活宝嘴上贴着封条,看着彼此,边上还有一句广告语;“熟人谈钱,说不出口”,原以为是两个人参演了一场和借钱相关的电影,凑近了一看,边上一行小字——交给借贷宝,这才明白,原来是一个新的互联网金融APP。

    原来还奇怪为什么像羽泉这样的一线明星愿意屈尊和一个民间金融深度合作,要知道宋鸿兵老师殷鉴不远,给民间金融合作往往有巨大的不确定性,仔细研究才发现这个小小的APP背后有着一个庞然大物——九鼎集团,这才恍然大悟。
    九鼎集团诞生于2007年,距今不过10年不到的历史。短短的几年时间内,从PE切入一步步做大,除私募股权投资业务外,旗下的其他主要业务公司还包括保险、九泰基金(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九州证券(证券公司)、昆吾九鼎国际(海外资产管理公司)、九信投资(P2P借贷平台)、中江地产、人人行科技(借贷宝)等。
    PE、券商、保险、公募、P2P以及未来的互联网银行,这些庞大的金融业务构成了九鼎大金控平台的战斗序列,超强的投融资能力和野性张扬的投资风格都让大家对这家迅速崛起的公司刮目相看,想要说清楚这家屈身在新三板的金融帝国的前世今生,就必须要从九鼎投资的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吴刚开始说起。
    许多人都知道吴刚是证监会的前官员,但很少有人知道吴刚是一个真正的学霸。
    和许多拥有良好出身背景的投资人不同,小时候的吴刚家里条件并不好,没条件上高中,最开始只去了一个中专,而在毕业时,他成为了学校历史上第一个拿到自考专科和本科学历的人。两年后他又考上了研究生,在西南财大考出了注册会计师和律师证,之后两年后,他还读了北大的金融博士。
 
    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才自然不会被轻易埋没,在一次证监会的招聘考试中,吴刚考到了全国第一,又花了五年,成为了全系统内最年轻的处级干部。
    如果只是这样一直下去,那么吴刚或许到了今年已经是一个中层骨干,战斗在救市的第一线,然而在2006年底的某一天,吴刚突然间看到了原始股的机会,决定离开体制去开一家PE公司。刚刚开始创业的吴刚既没有人又没有钱,只有黄晓捷一个合伙人。有一次到绍兴去募资,两人没有融到一分钱,黄晓捷的一个上海老板朋友觉得他们太可怜了,就找了车送他们回上海,一路上两个人在车后排谈未来的计划。快到上海的时候,驾驶员突然回头对吴刚说,我觉得你们的模式挺好的,要不我给你们个千八万吧。两个人都惊呆了,才知道这个驾驶员不是专职司机,而是黄晓捷那个上海老板的朋友。就是这样一个机缘巧合,这个司机成为了九鼎创立时的第一大LP,九鼎也借着这波东风越做越大。
    当然,九鼎的成功首先来源于机会窗口的打开,第一波是07年的大牛市和09年的创业板开闸,在那个时候PE方兴未艾,吴刚打造的PE工坊模式不仅在跑马圈地中规模成长的很快,而且风格彪悍,总能摸准证监会的脾气。
    在三年前的一篇报道中,福布斯中文网曾经质疑,(当年)资产规模只有约10亿美元的九鼎投资大约是诸如百仕通(Blackstone)、KKR、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凯雷(Carlyle)等全球领先PE公司资产规模的1%-2%,却为投资者取得了中国PE产业中最佳的业绩以及最好的回报。
 
    福布斯认为,背后的原因是九鼎只投资于那些它相信在投资之后不久就能获准在国内首次公开募股(IPO)的中国公司,并尽一切所能提高中国证监会批准投资标的公司上市的可能性。
    毫无疑问,九鼎比一般的企业更清楚证监会下一步会做什么,不得不说,吴刚在证监会中的工作经验对九鼎的投资决策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当然由于九鼎的风格过于凶悍、摊子铺的有点大,许多项目难以退出。
    如果说当年的九鼎只是PE的翘楚,那第二波新三板上市则成为了九鼎布局大金融的重要一环,据统计,截至2015年12月底,新三板挂牌公司通过3018次定向增发累计募集资金1432.17亿元,包括九鼎集团、中科招商在内的十余家PE机构的募集金额超过350亿元,占总融资规模的24.7%。
 
    为什么原本新三板是国家面向中小微、特别是创新创业型企业提供融资的新渠道,如今却成为了PE的提款机?这和九鼎的“创新”是分不开的,九鼎首创LP换股的新玩法,仅两个月,其定增募资近60亿元,超过新三板之前多年定增融资的总和。只有又有超过百亿的现金定增,直接融资成本之低,规模之大让人叹为观止。
    这些天量募集资金的PE机构搞增发有很多的原因,除了LP找到一个平台转股之外,PE本身的高收益也是一个原因,以市值前三名的PE机构为例,九鼎投资在管项目综合IRR为30.1%,已退出项目IRR为31.90%;硅谷天堂在管项目综合IRR为28.66%,已退出项目IRR为31.08%;中科招商在管项目综合IRR为22.01%,已退出项目IRR为27.30%。
 
    新三板的PE狂潮到11月初掀起了一个新的高潮,九鼎投资的关联企业,四川优博创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正在筹划发行股票融资,拟定向融资总规模不超过300亿元,300亿的定增大单终于震动了证监会,12月25日,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新闻吹风会上表示,暂停私募基金管理机构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和融资,并对前期融资的使用情况开展调研。
    如果说当年的PE和新三板让九鼎成为了隐形巨鳄,而在今年五月的一场收购中,九鼎的野心再次一览无遗,九鼎投资收购了中江集团100%股权交易,而中江集团持有中江地产72.37%股权。通过收购中江集团,九鼎投资将获得A股上市平台中江地产。在这之后,九鼎将昆吾九鼎资产注入中江地产。中江地产复牌后连拉14个涨停板,九鼎的浮盈达到惊人的104.33亿元。而这也拉起了2015年末中国A股创投股股价飙升的狂潮,许多买不到九鼎的投资人纷纷将资金投向了其他的创投类个股。一时之间,人人谈创投,所有的创投股的股价也一飞冲天。而根据笔者了解的相关信息,九鼎目前已和多家上市公司成立并购基金,这些并购基金主要的标的就是上市公司所在行业的上下游,通过并购的方式来扩充上市企业的资产,相信不需要多久,我们就能在A股再次看到这个野蛮人举起他的大斧。
    总而言之,九鼎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企业。起初看它有一些像黑石,尽管资产管理规模并不算很大;有点像KKR,抢项目的时候价格高而且凶狠;有一点像平安,全牌照下的大金控、大资管,而且野心勃勃。但九鼎更像是一条活在诺基亚手机里的贪吃蛇,不断地追寻下一个猎物,让自己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危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VC/PE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