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3亿到27亿美元 Andreessen Horowit基金投资神话

    0

GPLP原创

3亿到27亿美元 Andreessen Horowit基金投资神话

这个基金是互联网投资界最为耀眼的明星之一,在美国仅次于红杉和Accel Partner,排名第三。

作者:仙逸

来源:GPLP(ID:gplpcn)

经常有粉丝对GPLP君吐槽,GPLP君怎么就写我们投资机构这个不行,那个出问题,2018年本来就募资难,大家日子都不好过,GPLP君也不夸夸我们勤劳,安慰鼓励我们一下?

额,好吧,GPLP君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一个投资圈的鸡汤:网景基金的故事,让大家看到坚持的胜利,明天更美好。

提到Andreessen,很多人可能会一头雾水,但是提到“网景”大家就恍然大悟了。是的,今天GPLP君就要给介绍一下这个Andreessen Horowit基金(简称a16z),一个技术男和一个管理天才的投资故事,这个基金投资了Facebook、Groupon、Skype、Twitter、Zynga、Foursquare,是整个互联网投资界最为耀眼的明星之一,在美国仅次于红杉和Accel Partner,排名第三。

甚至在硅谷,安德森的观点被视为创投圣经,因为他在创业和投资领域资格够老。

创业网景的故事

看过Andreessen Horowitz创始人履历的人,都会想到,这是又一起成功创业然后转身投资人的故事。

是的,Andreessen Horowitz也如大部分美国风投一样,都是由成功的企业家转身而来。

Andreessen Horowitz基金的创始人为安德森和霍罗威茨,他们貌似是一对天生的搭档:

马克·安德森,被誉为因特网的点火人,因为安德森是最早开发游览器软件的人,那个时候,他还仅仅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大学生。

这个拥有非凡计算机才能的人注定拥有一个不平凡的人生——尽管他出生在美国中西部大草原上一个典型的小镇,新里斯本,看起来与计算机毫不沾边,这个地方人们热衷于橄榄球,而安德森仿佛是一个异类,他9岁开始接触计算机,在图书馆里自学了Basic语言。

后来发生的故事简直是天上掉馅饼——1994年3月的一天,安德森像往常一样坐到自己的电脑前,他忽然收到了一封来自一个陌生老头的邮件–在这封邮件里,老资格的风险投资家吉姆∙克拉克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自然,马克·安德森欣喜若狂,要知道,他才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1994年4月,两人联手创立了Mosaic通讯公司(网景公司的前身),克拉克投资400万美元,安德森和他的伙伴负责技术,全力开发网络浏览器,他们没日没夜的干了6个星期,重要开发出了UNIX版的Mosaic浏览器,一年以后,3个人的公司发展到了220人,他们占据了互联网80%以上的份额。

1995年8月9日,公司成立16个月之后,Mosaic通讯公司成功上市,市值一度高达30亿美金,那一天,其股价在开盘后一路飙升,最高时竟达到71美元,而且两小时内,500万股被抢购一空,最终,网景以每股58.25美元收盘。

安德森这位硅谷金童,一夜暴富,成为一个创业神话,在很多人眼里,他不仅仅是一个技术人员,他简直也是创业天才,比如,他没有任何创业经验和工作经验,但是在管理网景公司的时候,他满脑袋里都是商战策略,包括市场宣传、定位以及寻找网景制胜的最好途径。

后来的后来,虽然网景公司最终没有竞争过微软,被迫出售给AOL(美国在线),但是他们留下的JAVA、SSL、cookie技术,如今则成为整个行业的通行标准。从某种意义上,安德森就是互联网的“仓颉”,创造了许许多多的基础语言。

不过,被出售之后,在交易条款中,安德森被任命为美国在线的首席技术官,但是,安德森天生适合创业,于是,他选择了离开,于2009年转身风险投资。

Andreessen Horowitz基金的另外一个创始合伙人为霍罗威茨,他是安德森的完美搭档,也是技术创业者出身。

1999年,霍罗威茨与马克·安德森共同创立了Loudcloud,该公司主要提供互联网基础架构服务,在业界被公认为最早进入云服务领域的公司(现在回头来看的话,他们果真是技术天才,很早就预见到了云技术的重要性,只是可惜的是他们做云计算的时机太早了,2000年初集基础技术的不完善让他们成为了云技术的先烈而不是成功者)。

2000年的时候,互联网泡沫爆发,伴随着大批客户的倒下,受此牵连,霍洛维茨的公司经营也一度出现危机,于是,通过转型成软件公司Opsware,他们艰难地存活了下来,最终连续奋斗8年,成功地以16亿美元高价将公司出售给惠普。随后,2009年,霍洛维茨和他的老搭档安德森一起转身风险投资行业。

不过,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云淡风轻的故事,但是对故事的亲历者来讲,这是一点也不美妙的故事。

“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霍洛维茨曾总结说,在他的回忆当中,Loudcloud公司出现过资金枯竭,他们的股东不愿意为其注入新的资金,甚至一度他以为,公司肯定要倒闭了,后来他们决定IPO的时候,正当他到处游说筹集资金时,他的妻子又出现了严重的健康问题。

一个接一个的挑战滚滚而来,这让他负重前行,幸好,他的结局还算完美,公司成功出售给惠普公司。

关于二者的关系,霍罗威茨曾这么定义: 大多数合作关系要么过于紧张而令人难以忍受,要么紧张不足而缺乏效率。人们要么相互挑战,导致彼此交恶,要么陶醉于彼此的奉承之词而无所受益。就我和马克而言,即使是18年后的今天,他依然对我的想法吹毛求疵,让我感到烦恼,我对他亦是如此。但事实证明,这种方式对企业的发展有益无害。

因为,同为创业者的经历让他们之间无需多言,便可了解彼此,分工明确——例如,在将loudcloud出售给EDS的时候,安德森和霍罗威茨分工明确。安德森去纽约签约、参与新闻发布会,虽然霍罗威茨是奔走的人。但是,霍罗威茨安心留下来,安抚剩余的员工,让大后方阵营稳定。而不是一群人在电视上知道自己被“卖了”后,像无头苍蝇一样想知道负责人知道自己未来的打算却发现对方再电视机上笑盈盈地接受拍照。很多时候,安德森是那个打头阵的人,而霍罗威茨是管理后勤的人。二人的搭档真实天作之合。

这种亲密合作延续到了他们的投资事业当中。

创业者挑战风险投资圈

转身风险投资行业,他们掀起了整个行业的变革。

2009年,这不是一个好的年份,刚过去金融危机的美国经济持续萎缩,投资行业同样如此,其第一季度的风险投资创下了199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不过,作为美国硅谷风险投资圈A咖级别的投资经理,他们逆势募集到了第一期3亿美元左右的基金,看来,美国的LP青睐创业者出身的GP,当然,这只基金回报不错,据CBinsight的数据显示,该基金的内部IRR收益率为42%左右。

在硅谷的风险投资圈刮起了一股旋风,Andreessen Horowitz还是有几把刷子的,这跟他们的不断创新有关:

比如,在硅谷很多人看来,A.H.持续增长的势头要归功于卓越的营销技能——一种不同于传统风投公司的新的营销模式。这种模式不仅更富创造性,而且对创业者更加有利。

所有人公认,硅谷的风投圈没有哪家比在做市场营销时比A.H.更加嚣张和激进。

其次,在创建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时,安德森把目标定在“彻底改造硅谷的资金分配方式上”,以此来体现自己的“网络中心”世界观,挑战硅谷高额的管理费用。

这契合了当时美国风险投资的发展现状。

2009年-2014年的美国风投圈,其实所有风投都募资艰难,因为业绩不佳,大部分风险投资就靠管理费或者,这让他们非常不受资产管理公司的待见,在各种投资回报的数据当中,风险投资明显业绩不佳,在标准普尔500(S&P 500)的表现也一直不佳

这是因为,过去风险投资的主要模式为:

A、通过募集足够多的资金赚取高昂的管理费(管理年费的行业标准是2%-2.5%,对于数十亿美元的基金来说,这个数额非常吓人);

B、为了募集足够多的基金,风险投资通常雇佣名声较大的合伙人,然后通过不断的宣传成功案例来梳理自己的口碑和声望;

然而,Andreessen Horowitz基金打破了这一切:

投资常用的2-20原则被他们修改为3-30原则。

风险投资圈的人都是一团和气,不想与其中任何一个人有所冲突,然而,Andreessen Horowitz则喜欢在自己的办公室贴满著名拳击手的相册。

都说同行是冤家,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只是这些行为,他们还有真正改变风险投资行业做法的地方:

首先,他们将对人的依赖转为软件——利用客户关系管理(CRM)软件作为基础,打造一个世界上最庞大、最互联的、最有力的生态系统;

其次,他们明白,投资机构就要靠业绩说话。

但是如何打造自己的业绩呢?

那就是能够帮助CEO打造出最好的公司,然后风投获取超额回报。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Andreessen Horowitz基金把自己当做好莱坞的经纪人

公司,借助CAA模式运转,通过导师制度辅导创业者成为一个牛逼的CEO,而为了找到足够多的导师,他们开始寻找很多人专门做人际关系,如同好莱坞的经纪人,在明星成名之前,通过需要经纪人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打造他们的艺人——数据显示,2011年,Andreessen Horowitz基金建立了一个有4000名工程师、设计师和产品经理的关系网络;在公司网络当中引入550位高管,为投资的创业公司提供了400多次的媒体见面交流会。

而在A.H.公司内部,其团队还有众多合伙人,比如他们有26个投资合伙人,16个合伙人专注于市场营销和业务拓展(也就是帮助组建销售团队),12个合伙人充当“猎头”,负责寻找和招聘行业内顶尖技术人才,7个合伙人负责招聘行政管理人才,9个合伙人单纯作为营销专家,5个合伙人专注于企业战略发展(也就是负责创业公司最后的收购和上市),还有22个合伙人专注公司运营。

不过,这个模式也存在争议。

资料显示,当被媒体问及关于AH的全套服务策略时,红杉资本的Roelof Botha当时嘲讽说,他们会教创业者如何去钓鱼而不是直接把鱼塞给创业者,暗讽AH的全套服务只会授人以鱼而不会授人以渔。

在红杉资本内部,Kleiner及其它VC公司都提供类似的公司建设服务,但与AH的有组织有计划的全套服务不太一样。Redfin CEO Glenn Kelman曾透露说最好的VC都是在你需要他的时候,他会突然降临在你旁边,讲的就是当时红杉资本Pierre是如何帮助他的,那个时候,Pierre在他的创业公司Plumtree办公室外架起帐篷野营,在公司遇到问题的时候,在背后帮助他。

或者更形象的讲,A.H.公司其实是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可以帮助创业者和客户快速抓住机会做大做强。

这源自于创始人安德森作为创业者的一段经历。

据其回忆说:

“1999年,当我们为Loudcloud融到第一轮投资的之后,我们去参观这家投资公司。

作为创始人CEO,我谈了很多关于如何合作来创建一家伟大的公司。那股高兴劲儿直到遇到了一个问题才瞬间消失,当时一个顶级合伙人当着我的联合创始人问我:

“你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位真正的CEO?”

我当时就傻了,因为我们最大的投资人经常在我的团队面前叫我“冒牌CEO”。

他告诉我:“CEO应该是能够设计一个庞大组织的人,应该是认识很多优秀高管并能带来最初客户关系的人,是每时每刻都清楚他们正在做的事的人。”

我承认,他说的都是真的,我确认没有那些CEO能力。

此后,我不断自问,我能够很快的胜任我的工作并尽快建起客户网络吗?还是我会很快失去这家公司?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拼命工作,以求能减小我的水平和合伙人描述的水平之间的差距。

在整个创业过程中,我一直在想究竟多久我才能真正成长起来,并且怎样才能找到帮助我掌握技巧和必要的沟通交流的能力。

这次谈到的问题,最终成为了创立Andreessen Horowitz的灵感来源。

反思中国的创业者,转身风险投资之后,为何成功者不多呢?(相关内容,GPLP君曾在《江浙为啥难产好GP》中描述)

答案很简单,其实,投资也同样是创业。

Andreessen Horowitz的成功不仅仅是他们的洞察力,而是他们对“创始人管理自己公司”的坚持,他们帮助独角兽成为独角兽!他们不只是把钱扔过来然后念诵三声万福玛利亚就完事了,他们是真的会亲力亲为来帮助公司变得更好,而且他们有一支优秀的团队来一起做这件事,团队里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楚自己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相反,他们没有整天追在公司后面要去报数据、报材料的“官僚”投后管理,更不是投了钱就横插一竿子,出各种各样糊涂主意,更不是今天上市后天资本运作之类的指手画脚——比如曾经有某基金给A企业5000万,然后要A企业出资5000万和他再成立一个产业并购基金,这是他们投资的前提)。

举例来说。

facebook走到今天,Andreessen Horowitz功不可没——当雅虎准备以10亿美元收购facebook的时候,其余投资人都急于变现,而Andreessen Horowitz却告诉22岁的扎克伯格坚持,如今Facebook是估值4600多亿美元的巨头公司,尽管Andreessen Horowitz所占股份不高,然而他们坚持到了最后,一路鼓励扎克伯格,帮助他出谋划策,最终,Andreessen Horowitz获得了1亿多的回报。

再比如,他们投资的Skype,在当创始人想出售公司的时候,也同样是他们说服微软以85亿美元收购Skype,其中,他们扮演着关键的角色。这就是他们的投后管理,这也是真正的投后管理。

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有一股对“职业经理人”制度的盲目崇拜。认为职业经理人是企业规模稳定后的最应当引入的制度。

事实上,基金创始人霍罗威茨是坚持“创始人管理企业”这个原则的最大拥簇者。他29岁的时候,加入了一个初创型公司,公司的管理层是惠普出来的职业经理人,结果霍罗威茨不仅仅钱没赚到,被无聊无意义的工作缠绕着,差点家庭都保不住。他说:“安德烈和罗斯丽是作为“专业管理团队”被风险资本家引进公司的。但不幸的是,二人对产品和技术知之甚少,一次又一次地使公司偏离正轨。我第一次明白创始人经营公司的重要性。”

第二次让安德森和霍罗威茨明白创始人重要性的是在loudcloud遇到大问题,准备转型的时候,他们两位手下来自斯坦福大学的雇员做了70多页的PPT,告诉他们转型是错的不会成功的,然而,他们的回答是:“是我叫你们来汇报的么?”公司转型后,两位高材生离职了,而二位作为创始人带领着剩余的人成功了。

创业过程当中,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危机来临的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专业知识,还要勇气、担当。

后来转身风险投资人之后,他们同样无私的把自己的经验和创始人的毅力结合在一起,随后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创造出更大的能量。

超人的前瞻性

投资人最大的能力来自对未来的判断。正如KPCB跌下神坛是因为赌错了方向一样。

Andreessen Horowitz判断未来方向的能力惊人。

2018年,当我们复盘2014年安德森的一次演讲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世界上真的有看到未来的人。

在安德森2014年公开演讲的未来投资的16个方向,让人惊叹他的预见力。任何一个方向,只要随便选择几个投资,在2015-2018年的现在,都有赚的盆满钵满的机会!!!这就是预见力!

在比特币还在风雨飘摇的争论中的时候,2014年,Andreessen Horowitz破天荒投资了2500万美元。是的,没人知道什么是比特币,他是货币还是一项金融资产,还是赤裸裸的骗局?

对于程序员出身的两位创始人而言,他们仿佛看到了过去。这一幕何曾不相似?当互联网出现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互联网是仅供给科学家和工程师使用的技术。每个人都说互联网是骗子,是不可靠的人的藏匿的地方,当互联网泡沫破灭后,所谓工程师、互联网专家在硅谷以外,都无法抬头走路。是安德森的浏览器让互联网走进千家万户,事后互联网也证明了是改变世界的潮。逻辑都是在进化的,这也是Andreessen Horowitz敢于人先投资Coinbase的原因。是啊,为什么不呢?看懂了逻辑,那就干呗!

2015年,Coinbase的C轮估值已经高达10亿美元,粗略估计Andreessen Horowitz已经浮盈超过1亿美元。

优秀的创始人+资金+Andreessen Horowitz的丰富的创业经验带来的咨询+靠谱的行业=成功。这个公式,就是Andreessen Horowitz基金成功的奥秘。

从质的方面而不是规模方面观察,这与中国的风险投资差距明显。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国家现在备案的GP已经超过2万家,平均每家按5个GP也有超过四千家;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NVCA(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统计2015年VC firms一共只有798家。

质量差别由此可见。

GPLP君记得赵丹阳说过:“刚毕业的学生千万不要去做投资,会发现一群高材生做投资做傻了。”

当年,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委婉拒绝了段永平邀请一起做投资的邀请,他说:“我还没有搞清楚一家公司怎么运作,去做投资是危险的。”

然而,中国有相当多的投资人从未在实业呆过。

虽然如今的风险投资圈当中,每家机构都在谈论它,鲜有人知道真正该怎么做;因为每个机构都认为别人都在做,所以所有人都声称他们也做了。

然而,大家都做了吗?

多在乎,不多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