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决定一家GP生死或者募资的关键是什么?

    0

GPLP原创

决定一家GP生死或者募资的关键是什么?

募到资的GP就能活下来吗?NO,NO,NO,GP不是人干的活儿那么简单。

文/王海伦    GPLP 

募资难得背景下,很多GP投资人病急乱投医,见到一个LP就喊爸爸,甚至有GP给LP下起了跪,然而这样真能够完成募资吗?即便这次募资到了,该GP就能安然存活下去吗?

今天,GPLP君就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十年前,诞生了两家一摸一样的GP,同样都是美元基金背景,投资方向一样,创始人的背景几乎一样,甚至A的起点还要高于B,其LP构成为国外特别知名的某家族基金。

然而,十年之后,两者的结局如何呢?

A见到人就要募资,甚至为了募资要吃掉人一般,那个疯狂和饥渴,甚至让人感觉天然的要后退和害怕。

B呢,则是LP主动投怀送抱,宣传并不多,毕竟十年之后,投资能力如何,业绩如何,人品如何LP们一目了然。

何以产生如何大的差距呢?

GP那点事儿

我们要探讨一家GP的生死秘籍,则要回归到GP的本源上,探讨一下GP那点事儿。

投资人看起来在中国非常的高大上,当然过去的确如此,几乎从业者不是留英美就是日美,或者是其他各种精英,总之大家都是挤着进去,如同高盛当年的投行,要加盟得各种关系然后加各种考试,竞争激烈。

资料显示,2017年 Goldman Sachs 仅招收了7名中国学生,但却收到了250000份学生的简历!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要想最终获得这些投行的认可,每一位参与竞争的人还要经过多轮面试,然后最终进入候选阶段,在这个阶段,每一位候选人都有三次30分钟的面试,一般都是由两名投行高管在主持。这就意味着,仅在 Superday 中,大家将会与6位 VP 和 MD 级别的投行家会面。

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

冰山一角下还有各种人情关系往来——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继摩根大通因雇佣高官子女及亲属被调查后,华尔街投行高盛、德意志银行、摩根斯坦利、花旗集团和瑞士信贷银行也受到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SEC)的调查。此举或将曝光华尔街银行与官员子女之间关系的不光彩一面。

《纽约时报》报道称,SEC从摩根大通获得了“官二代招聘”的相关机密文件。文件中的电子表格和电子邮件显示,摩根大通先是设立了一个项目禁止此类“官二代招聘”,最终却将其视为跟国企做生意的敲门砖,这些国企一般都会通过华尔街的投行发行股票。

总而言之,曾经,在GP工作一件非常有荣耀的事情,然而,伴随着GP的增多,这个事情变得越来越普遍,放佛每一个人都可以募一点资金,然后招几个投资经理进行投资,看起来非常简单。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如同任何创业过程一样,GP其实也同样是一个创业的旅程,而且还要比正常的创业更难。

比如,在其他创业过程当中,一个人,如果募资到位或者不到位也可以在车库里进行研发产品而创业,随后伴随着产品的问世进入量产就可以进行销售,产生收入了,然而,GP则不同,首先,GP的刚开始需要募资,当然募资的前提是自己也要出一大部分,进入的门槛很高,否则大家凭啥要把钱交给你呢?利益得要绑定一致。

其次,有了钱了,还要投资吧,投资又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各行各业,因此,GP必须要有一个合伙人来帮忙,而不能自己独立完成,否则又募资又投资,即便这个GP是超人,他估计也要累吐血了。

GP投资了还不是终点,GP还要参与投后管理,更是麻烦事情一堆,什么招聘啊,公司内部吵架啊,大股东二股东要分家了,全找GP诉苦,你说这个GP烦不烦?

等等,这还不是终点。

即便这些企业长大了,后续融到了资金,那么,GP也是账目繁荣与富贵。

为啥呢?

见不到现金啊,就跟上市了一样,上市后半年之内不得减持,光有一堆股票有啥用呢?对吧

折腾折腾,一晃三五年过去了,GP不光没有赚到多少钱,还搭进去不少钱,于是,很多人扛不住了,纷纷转行,这TM是人干的活吗?

GPLP君亲眼看到几个GP转行做创业者的,做GP之前都是亿万富翁,日子过的要多潇洒有多潇洒,然而,没有三年,这些GP见到GPLP君就诉苦,一毛钱都没赚到,投啥啊投,估值是翻了好几倍,可是估值又不是现金,有啥用,自己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当然,更严重的,甚至还借钱度日,更何况下面的投资经理、投资总监啥的,外表光鲜无比,真实的日子谁苦谁知道。

于是,几个流程下来,GP比创业还要难,根本不是谁吆喝的多就投谁那么简单。

对照着GP那点事儿,A基金与B基金为啥会差别那么大呢?

自然A基金的老板比较安逸了,空有好的起点,然后在后续的十年当中,投资决策慢的又慢,投后管理基本为零,十年下来几乎没投啥好项目,人员离职的离职,散的散,走的走,你说募资能不难吗?即便是圈里的知名基金,每次各大场合宣传都有他们,为了宣传砸的银子没有几百万也有几十万,然而真正知道他们实际情况的圈里人都躲着他们走,换作是你,你敢投吗?全是坑。

要知道,风险投资就是一个圈子的游戏,圈子外的人几乎都是割韭菜。

B基金呢则完全相反。

人家吆喝的不多,投资决策非常迅速,做事情非常专业,当初的那些人还是那些人,有时候GPLP君都会震惊,居然还在这个公司里做投资呢,业绩自然也是没得说.

你说LP傻吗?

自然不傻了,谁愿意自己的乌纱帽或者职位不保呢?

募到资的GP就能活下来吗?

即便很多人通过各种关系募到了资金,七大姑八大姨,或者几个同学,家族一起上阵,几个亿顺利完成募资,或者人家的来头大得很,然而,GP就能够存活下来吗?

NO,NO,NO。

GP不是人干的活儿哪有那么简单。

按照美国对于风险投资的定义:

VC起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美国,是一种用独特方式来促进新公司进行私募融资的合伙模式:有限合伙人(LP)在投资由VC公司普通合伙人(GP)创建的VC基金时必须耐心等待最高10-12年的时间才能收回他们的资金,并希望获得丰厚的利润。

VC的运营模式为:

在该VC刚成立一到两年的时间里,GP提取LP保证的款项并投资到有前景的新公司里,然后尝试指导这些公司走向成功。基金的规模从数千万美元到几亿美元甚至更多,这取决于基金是专注于投资种子期和早期公司还是需要大量资本的后期公司和并购投资,当然,正常来说,LP一般不会将他们的钱交给一家没有业绩可以证实GP是成功的创业者或成功VC投资人的VC公司。因此,对于没有业绩的创业者或者VC投资人来说,想要建立一家VC公司非常难非常难。

通常,一家VC公司有5到8名GP。GP除了能获得投资成功净利润的分成(称作Carry,一般是20%)之外,每年一般还会收取VC基金的2%作为管理费。例如对于一个1亿美元的基金来说,GP每年将收取200万美元作为管理费。如果GP投资的一些公司最终通过IPO或是企业并购的方式退出,比如说这时候该基金的价值增长到5亿美元,那么基金收益就是4亿美元(5亿美元减去1亿美元的投资成本)。GP将会得到这笔收益的20%作为Carry(4亿美元*0.2=8000万美元),剩余的3.2亿美元将作为LP的利润,这其中已经除去并返还他们之前投资给基金的1亿美元。

显然,募资只是起点。

募资之后,为了这点管理费,GP需要提供的服务有:

1. 吸引并寻找有前景的公司和创业者;

2. 以合理的价格对他们进行投资;

3. 为这些投资组合公司招募合适的人才;

4. 通过参与到被投资企业的董事会的方式对被投企业管理层进行监督和辅导,帮助他们成长;

5. 通过IPO或者企业并购方式退出实现收益。

当然,在风险投资行业发展了这么多年之后,早就形成了第一梯队及第二梯队或者第三梯队的阵营。

据美国统计数据显示,大约三分之二VC公司的第一支基金也是最后一支基金,美国SPS数据库里的2917家VC公司中仅有10%的公司发行过四支以上的基金。

一次,即便募资到钱了,GP还是需要继续持续不断的努力,否则很多GP顶多骗点管理费,安稳过几年好日子,一旦基金业绩很差的话基本玩完。

因此,简单来说,GP算是苦力活,费力不讨好,起的比创业者还早,睡得比LP还晚,辛苦不说,还操心,拿着卖白菜得钱,操着卖白粉得心。

投好了开心,投不好跟着创业者一起揪心,大晚上得跟创业者一起商量如何活下来,或者下一轮融资谁来接盘?

风光属于创业者,即便上市了,创业者功成身就,投资人顶多赚到投资溢价,到了时间该退出退出,公司跟你毛线关系都没有。

失败了看LP如何骂GP,你们咋投得,业绩这么烂?

一句话,风险投资就是这样一个赌运气得事情,有的人可能30年获利了1000倍,最后我们其实让他成功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是一只运气极好的鸭子,而更多的投资大师最后却有可能破产或者至少临近破产边缘,是的,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概率无所不在,1亿分之一的机会归0,有时就真的会归0,所以无论你觉得自己多牛X,你都不过是一个人,如果你坐飞机,谁知道哪一架飞机失事,而你在不在这个飞机上。

GP是一条不归路,能不加入就不加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