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康达尔董事长被拘面临退市危局 5年内斗京基集团掌舵

    0

GPLP原创

康达尔董事长被拘面临退市危局 5年内斗京基集团掌舵

8月13日深圳市康达尔董事长罗爱华上午被拘留,下午就集体换帅,康达尔五年“宫斗”终落幕?

文/琼凉    GPLP

8月13日晚间,*ST康达连续发布4项公告,公告披露,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康”)董事长罗爱华被刑事拘留,并撤去董事长职位,选举熊伟为新任董事长。

公告披露,公司董事长罗爱华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刑事拘留。康达尔公司鉴于董事长罗爱华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董事会全体投票免去了罗爱华在公司中担任的所有职务。当日下午,公司便马上举行2018年第三第四次会议,并进行了人员变动,会议上选举熊伟为公司董事长。

所有的人员变动仅仅花了一天时间,是人走茶凉还是早有预谋?

内斗不断

罗爱华被刑事拘留后,公司马上就召开会议,并且罢免了罗爱华的懂事长职位,决策如此之快,难道是早有所预谋?

据了解,京基集团和深圳超华围绕*ST康达控制权的争夺已经持续多年。

而在今年5月,因为京基集团作为康达的股东,向董事会提案:《关于提请免去罗爱华公司董事职务的议案》。当然,最终的结果是提案被全票否决,董事会不同意这项提案。

随着13日董事会收到罗爱华被刑拘的消息,康达尔的权力控制重心似乎又回到了京基集团。根据《第九届董事会2018年第四次临时会议决议公告》显示,熊伟为新任董事长,并且其他高层还增加了王红兵,蔡新平,黄益武及巴根等人全部出自京基集团,职位从副总裁到财务总监,也就是说在得知罗爱华出事后,京基集团通过替换公司各个要职的方式直接控制了康达整个公司。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京基集团持有康达31.65%,深圳华超持有29.85%。成为公司的两个主要股东。而深圳华超的控制人为罗爱华,京基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陈华。

一个上市公司竟然因为公司高层出事后就直接被股东全盘代替,看来着似乎有点上演现实版宫斗剧的感觉。

根据康达尔在8月10日发布的《诉讼公告》,康达尔大股东之一深圳华超向京基集团起诉,起诉内容是京基集团联合14个自然人账户进行第三方股权转移,以此来获得康达尔公司的控制权。而这个事件最早发上在2013年。

据了解,在2013年,“外来者”林志等人就用多个账户快速买入*ST康达股票,三次突破5%的举牌红线,合计持股比例一度接近20%。而后在2016年,林志等人将所有买入的康达怕股票转让给京基集团,再加上京基直接买入的股份计算,最后京基集团持股比例已达到31.65%,超越深圳华超的29.85%。

而后,8月4日*ST康达发布公告称,京基集团拟以部分要约方式,收购其他股东所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3907.69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0%,要约价格为24元/股。预计收购完成其他股东所持股份后,京基集团的持股比例将升至41.65%。

康达尔实际控制人被拘,京基集团选在这个时间把公司的所有高层全部换掉,从而取得公司的控制权。

当然,不管是谁控制康达尔,*ST的帽子还是要及时摘掉,因为留给康达尔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摘星已经迫在眉睫

据了解,康达尔逾期无法披露年报是“披星戴帽”的重要原因。今年6月底,公司发布公告称因在5月2日起的两个月内无法披露定期报告,公司股票自7月2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简称由“康达尔”变更为“*ST康达”。

根据上市公司规则,如果被带上*ST后两个月内依然未能及时披露年报,最终的结果将可能暂停上市;而暂停上市后的两个月内依然未能披露年报的,则可能终止上市。暂停上市的截止时间定在2018年9月2日,对于康达来说,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或者对于京基集团来说,也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

而这一切源于京基集团与*ST康达实控方华超集团的控制权之争。在审计机构聘请问题上,*ST康达董事会曾提议聘请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公司2017年年报审计机构。但在2月份和4月份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议案均遭到京基集团及中小股东的弃权或反对。

与此同时,京基集团也多次提出聘请其他会计师事务所的提案,但被*ST康达董事会以“京基集团提交的临时提案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或《公司章程》等相关规定”为由否决。

直到8月10日,康达尔聘用信永中和会计事务所的议案通过股东大会表决,高悬在*ST康达头上的退市危局才出现了转机。

曾经因高层分歧导致康达无法确定审计机构,而逾期。好在8月10日的股东大会通过了聘请审计机构的议案,如今又由京基集团接手,在这最后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ST康达能否及时赶出年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