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晚报:蔚来汽车IPO收入杯水车薪 特斯拉将私有化

    0

GPLP原创

GPLP晚报:蔚来汽车IPO收入杯水车薪 特斯拉将私有化

美国时间周一,蔚来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IPO招股书,申请首次公开发行美国存托股票(ADS)。蔚来汽车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交易,其交易代码为“NIO”。

蔚来汽车IPO:三年亏损约109.19亿,收入仅0.44亿

美国时间周一,蔚来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IPO招股书,申请首次公开发行美国存托股票(ADS)。蔚来汽车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交易,其交易代码为“NIO”。

蔚来汽车将此次IPO的筹资目标定为18亿美元,不过一家公司在提交IPO招股书时所列出的计划筹资额是用来计算预期费用,将在随后提交的申请文件中更新更可靠的数字。今年早些时候的报道称,蔚来汽车已秘密在美国提交了IPO申请书,并希望筹资至多20亿美元。

但是蔚来上市的B面,谋求上市与其巨大的资金压力不无关系。招股书显示蔚来汽车在2016年亏损约25.73亿元人民币,2017年亏损约7.59亿美元,约50.21亿元人民币,仅2018年上半年亏损约5.03亿美元,约33.26亿人民币,2016至2018年上半年亏损合计约109.19亿元人民币。而仅在2018年有收入记录,671百万美元,约4440千万人民币,这相对亏损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

长生生物股权变化多,投资方涉嫌PE腐败

在长生生物问题疫苗背后,还曝出了PE腐败事件。2014年4月至2014年12月,简兴投资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礼兴投资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上海沃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芜湖卓瑞创新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和周楠昕以及北京华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方面陆续受让了长春长生的内部职工股,其中主要涉及原南方证券何平、孙田志和孙明明等多名高管、原北京市嘉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施贲宁以及原北京证监局格春来等人。

上述相关各方涉嫌PE腐败。为了做高业绩水平而变更生产工艺、提高疫苗产量,从而实现在借壳上市前给出离谱的业绩承诺和交易对价,最终为了借壳上市后完成业绩承诺和拉高套现的目的,整个造假利益链涉嫌PE腐败超过30亿元。

如果不是7月初的内部举报疫苗违规事件,2014年底突击入股长春长生的神秘股东也许就在拉高套现过程中销声匿迹了。在出事前的几个月芜湖卓瑞已经拉高套现了1723.44万股,累计套现金额3.43亿元,而北京华筹也从2017年9月以来持续套现超过2亿元。但随着问题疫苗事件的爆发,这批账面市值超过23亿元的筹码正在化为泡影,几年前多方构建的长春长生上市利益链终于得以浮出水面。

*ST康达或将退市前夕 董事长被拘 京基集团掌舵

8月13日晚间,*ST康达连续发布4项公告,公告披露,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康”)董事长罗爱华被刑事拘留,并撤去董事长职位,选举熊伟为新任董事长。

公告披露,公司董事长罗爱华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刑事拘留。康达公司鉴于董事长罗爱华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董事会全体投票免去了罗爱华在公司中担任的所有职务。当日下午,公司便马上举行2018年第三第四次会议,并进行了人员变动,会议上选举熊伟为公司董事长。

据了解,京基集团和深圳超华围绕*ST康达控制权的争夺已经持续多年。

而在今年5月,因为京基集团作为康达的股东,向董事会提案:《关于提请免去罗爱华公司董事职务的议案》。当然,最终的结果是提案被全票否决,董事会不同意这项提案。

随着13日懂事会收到罗爱华被刑拘的消息,康达的权力控制重心似乎又回到了京基集团。根据《第九届董事会2018年第四次临时会议决议公告》显示,熊伟为新任董事长,并且其他高层还增加了王红兵,蔡新平,黄益武及巴根等人全部出自京基集团,职位从副总裁到财务总监,也就是说在得知罗爱华出事后,京基集团通过替换公司各个要职的方式直接控制了康达整个公司。

马斯克称与高盛和银湖合作 将特斯拉私有化

埃隆•马斯克周一在Twitter上表示,正与高盛和银湖商谈特斯拉私有化的事宜。

高盛和银湖两家公司将担任财务顾问,Wachtell、Lipton、Rosen & Katz和Munger、Tolles & Olson担任法律顾问。

马斯克在周一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两年前,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就因特斯拉私有化一事多次找过我。”并且近期沙特阿拉伯财富主权基金通过二级市场购买了特斯拉5%的股份,之后他们还主动要求召开一次股东大会。“当所有股东决定将特斯拉私有化之后,特斯拉私有化的全部细节才会公之于众,包括资金来源。然而,现在就公开这些信息还为时过早。我将会继续与沙特阿拉伯基金公司对私有化进行商谈,当然,在此期间我也会尝试去寻找其他投资者。”

特斯拉的董事会成员在上周表示,董事会已经“多次”开会讨论私有化的可行性,但马斯克认为,私有化一事有必要通知所有特斯拉股东。

马斯克写道:“如果不能和所有投资者在第一时间分享私有化的信息,而只是告知特斯拉的几个大股东,我认为是不对的。因此,我认为正确的做法是公开宣布特斯拉将会私有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