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西南证券首席研究员张仕元:2018年中国经济形势展望

GPLP原创

西南证券首席研究员张仕元:2018年中国经济形势展望

(本文来源于GPLP年会嘉宾主题演讲)

  这两天全球在为一件事闹得不可开交,原因就在于美国总统川普要对钢铁和铝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前几天有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川普这样做并没有达到反倾销的标准,因为中国对美国出口的钢铁并不在范围之内。

实际情况如何?

可能大家不知道,中国的粗钢和钢铁的需求占全球的23%,中国去年的钢材产量是10亿吨,我们的标杆销量为7亿吨,也就是说我们每年要出口2亿多吨钢材。这个钢材是不是只有很少一部分到美国?我相信不是,中国人可能换了其他的渠道。

当下,大家都很热衷于投资,投资的大环境就是我们的经济在变化,全球经济在稳步复苏。从去年全球的数据来看,除了英国稍微差一点,其他的大经济体都在往上走,这是一个大的趋势。但是这个大趋势能延续多久?我认为这是一个小周期,不是大周期。这个小周期可能是三年,也可能是四年,但绝对不会超过五年。从2016年开始的这轮经济复苏,在今年,最晚到明年就结束了。接下来还会有一轮大周期,这个大周期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发展机会,这个机会就是印度的经济崛起将带动全球经济,在未来3-5年之内进入经济的长周期。大家回过去看,上一轮全球经济周期就是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一直到2012年左右,这轮周期尽管有反复,但是对于全球经济来说是最长最大的一轮周期,这带动了世界上最大人口国家的城镇化和工业化。

接下来,能够和中国发展相媲美的就是印度了,因为它也有12亿人口,它现在所处的环境就相当我们90年代中期,很多指标和我们当时很像。再过几年,印度将进入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增长期,其对于资源和消费品的需求将是非常非常大的。现在,很多印度人在中东打工,就和我们八九十年代60后、70后,甚至是50后那辈一样,省吃俭用,挣的钱在外面一点不敢花,全部寄回去,印度也进入了这个时期。

大家对未来要有畅想,但是也要警惕,毕竟我们所面临的大环境不一样。中美之间的利益博弈已经不像以前了,以前我们可以当好的生意伙伴,现在我们已经成为了战略竞争对手。中美在在经贸、政治、军事、知识产权等很多领域的博弈,将会对中国越来越不利。

钢铁产能是一个国家强大的象征。1886年,美国以260万吨钢铁产量超过英国,成为最大的钢铁国,这一优势一直延续到被苏联超越。在40年的时间里面,美国人均钢铁超过600公斤,而我们2013年才达到这个水平,到现在为止才四年。想一想,钢铁对于中国未来,对于城镇化,对于整个国家的现代化是何等重要?所以,美国对钢铁征收高额关税的目的是要提醒大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大国。

美国现在要不要钢铁?一定要。很多人讲美国对钢贸反倾销征收高额税收,可能提高美国机械投资成本。这显而易见,因为美国自身的钢铁产能就1亿吨,产能利用率比我们低1个点,大概是76%,我们去年比较好,达到77%。总体来讲,美国如果要搞机械,对钢铁肯定是很迫切需要的。

但是钢铁只是工业的粮食,一个国家的强大光有粮食还不够,大家看美国的科幻片《钢铁侠》,这种未来材料是非常值得发展的方向。美国的钢铁侠既要保证美国有非常好的钢铁,也需要美国有非常好的人工智能。最近20多年,美国依靠技术创新,已经成功实现国家的技术转型,而我们才刚刚开始学,美国已经远远领先我们好几十年。未来,中国毫无疑问要继续发展传统产业,但新经济发展是万万不能放弃的,我们必须要牢牢跟上世界新经济的发展趋势。

中国现在面临的国际格局是,对外我们要和美国保持好战略竞争对手的平衡关系,对内我们要搞好自身的经济和社会建设。总体来讲,我们其实面临着传统经济还要继续延续的问题。很多经济学家说中国可以不要制造业,我们的投资比例太大了,我们应该依靠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其实,这个观点有失偏颇。美国的基础设施比我们要好,很多美国大城市机场都是好几个,相互之间转场都要换好几次车。总体来讲,我们的传统经济依靠供给侧改革,去年实现了好的盈利。如果这种改革能够坚持,中国将会进入一个比较好的时期——就是传统经济不赔钱,不拖经济的后腿,但是新经济将会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就像美国的钢铁侠一样,有一副非常好的钢铁身躯,更重要的是有一个非常智慧的大脑。

人工智能,将会在未来的10年、20年里改变我们的生活,改变我们的社会。

另外就是生物技术,生物技术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到现在也就三十多年历史,但是生物技术给大家带来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2017年,美国的生物技术公司曝光了精准医疗能够精准治疗癌症。生物技术会离我们越来越近,包括转基因产品将是一个大的趋势。未来,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可能给我们的生活,给我们的商业,尤其是我们的老龄化社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对于未来,如何使我们的经济不出现大的问题,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中国不要发生经济危机。近两年,中央在金融口讲的最多的就是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从效果来看基本已经接近尾声。证明这个尾声的特点就是银监会颁布的新政策——银行的拨备率可以往下降,这可以释放5500亿元的资金,这意味着银行不担心坏账对自己资本金造成冲击。

第二,中国的房地产问题。经过一年多的去库存,我们的房地产基本上接近软着陆。中国这两大风险消除以后,中国大的经济危机发生的可能性就大大下降了。

文章来源:GPLP微信公众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