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上司和下属,你们的沟通无效还是延时

    0

创业指南

上司和下属,你们的沟通无效还是延时

 

 

 

2017年的3月,也就是差不多一年前,当时我们这家只有10来个人的公司里,离职了一个客服出身转做运营的小伙伴。她在2015年的11月底,差不多就是我们刚成立的前半年,先是成了小黑裙的用户,辗转通过各种渠道找到我们,成了我们的一员。

她在职的前三个月里,我为她找过2个运营总监做她上司,结果那2个人都没熬过试用期就挂了,她就临危受命直接向我汇报。一开始只是负责用户运营和流程标准化相关的工作,她在最初的半年里,也的确勤劳肯干,就获得了更多工作,也逐渐有了第一个下属、第二个下属。

但她没有留住任何一个下属,业务自然都扛到她自己一个人身上。

我从业务框架上帮她梳理,从团队管理上给她总结,从她个人的优势和缺陷上给她方向,发现每次跟她聊完,她总是点头表示听懂了,然后这种改进的状态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很快,你发现无论怎么指导她形成自己的业务方法论和管理方法论,无论你怎么让她发挥优势正视劣势,依然无法稳定地输出团队结果。于是,你只能再次给她一个上司去带她和团队。

这样重复两次,中间她又因为怀孕生子休假了几个月。等她产假归来,发现她对我每次谈话的改进周期从产假前的2周缩短到了1周。

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我和她之间的延时-无效沟通的严重性。我也才开始反省一个巨大的命题:

你说的那么有道理的人生理解,你的下属真的听懂过吗?

或者说,你作为一个下属,真的听懂了上司的人生哲理吗?

或许大部分并没有。

我为此翻出了2012年的日记,那段时期,我第一次遭遇自己被想做的项目边缘化的打击,当时的老板跟我晦涩的讲起:人的优势或许重要,但弱点只要有一个,就是致命的。还有关于道家、儒家、佛家的区别,比如无为而治。

我并没有懂,甚至没有太过理解他。反而在我离开之后,我才开始感激他对我的边缘化处理,让我去面对自己的自以为是。但这是我离开这个老板一年以后才明白的道理。

如果今天我们大部分人和人之间的深刻到人性本质的谈话,并没有什么即时的结果,那么,是不是我们就不该再去浪费彼此的时间?

并不。

因为在离开了一年之后,有慧根,且对自己的成长有要求的人,自然会懂。

但这个残酷的上下级无效而延时的沟通结论,给了我们两种选择。

第一种,作为上司: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是所有人都在无效沟通前提下值得自己耗费时间,选择有慧根聪明的,自驱力努力成长和学习的,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善良的,热爱生活的那些人,让一年后的他们有一个让自己变得更好的机会。

第二种,作为下属:

上司的谈话可以听不懂,但是你要有判断这是不是一个好上司的基础能力。比如,他的业务能力是否娴熟、业务目标是否有格局、是否真心想要帮助下属、他曾经的下属是否有快速的成长、是否是一个善良的人。如果他满足这些条件,即使你听不懂他当时的很多话,都要让自己尽可能去消化那些话。

这种延时一年的无效沟通,通常大部分是无法发现的。但它值得我们去反省这一句话:

今天,我们听懂了对方吗?

祝人人的沟通都有效,不必延时。

 

文章来源:黑裙姐看世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创业指南的文章

  • 创业指南

    易凯资本CEO王冉:一级市场资金断崖式下跌,GP“资金源寒冬”时代来临!

    By

    “募资越来越难,GP们势必开始珍惜子弹。”日前,易凯资本CEO王冉在朋友圈提醒道。 今年资产管理新规出台以后,银行表外融资逐渐收紧,伴随而来的是一级市场的募资难。王冉判断,今年下半年流入一级市...

  • 创业指南

    创业十年这一天

    By

      十年前的今天,2008年2月26日,我在北京市朝阳区注册了一个公司,开始了创业之旅。无论十年里经历了什么,我都有一个充足的理由庆祝今天,那就是,这个公司竟然没死,活过了十年。对一...

  • GPLP原创

    德师傅张久鹏:国内汽车后市场的现状

    By

      原创   文/张久鹏  GPLP 文/德师傅创始人张久鹏 (注:此文是张久鹏在GPLP“寻找汽车行业的创业者”演讲稿) 在汽车后市场领域,目前整个行业有两亿多的汽车保有量,还没有...

  • 创业指南

    盘点五大创业“伪风口”:创业不简单,三思而后行

    By

      “我说创业成功百分之八十五都是运气,所以我只相信命。”雷军曾经在徐小平真格基金的小范围研讨会上,讲过这样一句话。 不管外界如何去解读,雷军后来对这句话是有一番解释的:因为有运气的...

  • GPLP原创

    互联网出海面对的是大海还是暗礁

    By

      互联网出海面对的是大海还是暗礁 原创 文/草因心 前言: 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不知不觉已近10年,从工具类到内容类,再到共享经济,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互联网创新公司长期占据众多海外应用...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