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资本市场建设要把握新技术融资模式的变化 并不必然需要建设一个中国的纳斯达克

政策解读

资本市场建设要把握新技术融资模式的变化 并不必然需要建设一个中国的纳斯达克

 

 

日前召开的证监会系统2018年工作会议提出,今年的工作重点,除了防范资本市场的风险之外,还要进一步提出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继续深化新三板改革,促进区域性股权市场规范发展,大力发展创业投资、天使投资。总体要以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为导向,吸收国际资本市场成熟有效有益的制度与方法,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努力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适应性。有人认为,需要致力于打造一批A股自己的独角兽。

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增强对新兴行业的吸引力,使A股形成自己的BATJ,这已经是最近十年来中国证券市场老生常谈的话题了。考虑到同日由于上市公司集中发布年报,大量亏损信息披露,导致大盘连续回调,上证指数击穿了3500点,证监会年会再度强调发展改革,能给市场一些想象空间。暂停了上海证券交易所战略新兴板设想之后,又逢港股推出二十年间最大的市场准入改革,证监会再提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扶植,市场是否又要点燃创建中国纳斯达克的热情呢?

可以说,谁是中国的纳斯达克市场,已经是一个广受关注的命题了。成熟企业才能有在A股上市的机会,而成长型企业很难在A股上市,这已经是A股多年来事实状态。但是本质而言,投资于股市,大家炒的是未来收益,而不是过去的成绩。成熟企业上市后,从成熟走向熟透,本身没有什么新故事可讲,不利于投资者。往往上市不久就需要转型并购,造成了大量壳公司。但是成长型企业如何在A股上市,则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由于风险投资、产业引导战略等模式的成熟,当代科技企业已经呈现了不同于过去的商业逻辑。通过大量的股权融资,科技企业可以很快进入快车道,成长速度和市场规模都可以大幅度加快,但是盈利速度却要远远慢于传统企业。甚至于一个企业占据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市场份额,仍然大规模亏损,滴滴、摩拜这类所谓的新技术企业就颇为典型。这类企业的财务指标很难达到当前A股上市的门槛,等企业达到门槛的时候,已经渡尽沧桑,可能在资本市场已经过气了。这种情况下,培养独角兽不如迎回独角兽更划算,最近360回归A股就是典型。其实,在移动互联时代,360究竟还有多大的市场空间,并不让人乐观。

再者,独角兽企业本身的成长和证券市场关系已经弱化很多。特别是在新的科技巨头企业成长之后,他们自己的投资能力和对市场布局能力强过普通投资者。孙正义这样的案例不讲,类似雅虎等投资Google,腾讯投资京东,都表明了巨头企业培育新科技企业的能力。这样一个趋势之下,IPO更多是股权变现、股权造富的通道,并不能在支持科技企业发展方面起到什么比较直接的作用。

所以,加强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并不必然需要建设一个中国的纳斯达克,也不应成为中国证券市场改革的目标。过去几年以来,以证券市场为代表的中国资本市场进行了多次改革尝试,其中有很多波折。自2017年召开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以来,制度建设重于规模建设,行为监管重于机构监管,已经是当前资本市场改革的重点。从根本而言,明确金融业作为服务业的本源属性、交易风险的基本功能,就不能让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变成赚取无风险利差的通道。更为公平有效的市场,必须是竞争更为充分的市场。推动发行制度改革,就要有严格的退市制度、更为市场化的估值以及做空制度。如此,才能真正发挥证券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类似乐视这种通过上市公司优势,以新业态为名,大肆举债的企业显然不应再于A股市场出现。这些才是A股市场发展改革的关键,而建设中国的纳斯达克并不是。

建设资本市场强国,这是中国证监会的目标。但是资本市场板块的多样化并非是资本市场强国的标志,纳斯达克的成功是多种因素共同成熟的结果。纳斯达克的模式不是当初刻意设计的结果,而是伴随着1980年代的IT产业革命、1990年代互联网产业革命的结果。即或如此,纳斯达克指数也是整个世界资本市场波动最大的市场,甚至于有的年份退市企业比上市企业还要多,纳斯达克并非是规模一直高速成长的市场。而对于中国的资本市场和监管当局而言,建立公平高效的资本市场才是更为重要的。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政策解读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