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2017创投圈扫描:哪些失败的创业者留给了我们什么(下)

    0

GPLP原创

2017创投圈扫描:哪些失败的创业者留给了我们什么(下)

原创 文/凌幻  GPLP

2017创投圈扫描:哪些失败的创业者留给了我们什么(上)

六、巨头的败笔,百度医疗和百度外卖

创业失败的专利不仅属于屌丝创业者,同样适用于巨头。

2017年,卖身饿了么的百度外卖和倒下的百度医疗就证明了这个道理。

2015年1月,百度医生APP上线。与此同时,百度正式成立移动医疗事业部,团队大概两三百人。

不过,在百度,真正懂医疗的少之又少。

这或许注定了百度医疗的失败。

 

 

上线之初,百度则把挂号O2O作为自己首要尝试的方向,主要提供在线挂号、在线问诊的服务。

但当时的在互联网医疗行业,与其模式类似的还有春雨医生、挂号网、平安好医生等多个公司,每家都有资源及背景,与这些企业相比,百度医疗优势并不大,短时间内想在这片领域分一杯羹并不容易。

但是,巨头百度并不甘心认输,于是,他们就开始了疯狂的“买流量”。

要知道,流量可是百度的优势,然而,此时,却成为百度医疗倒下的推手。

由于疯狂采购流量,这加速了百度医疗的资金消耗,但百度医疗却没有获得应有的效果。

最终,虽然百度试图实现“打造国内专业的医患双选平台,让医疗效率提高,节约看病成本”的梦想,最终,百度的理想的想法败给了现实。

据悉,后来百度医生遇阻之后,百度又匆忙转向健康数据平台、送药O2O、医学学术方向,都没有太大起色。在医疗这样的专业垂直领域,没有前期全面的布局,想通过短期突击做出成绩,基本没有可行性。

2017年2月8日,百度将移动医疗事业部整体裁撤。

2017年4月1日,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产品正式关停服务并清空数据。这一旨在解决“就医难”的移动医疗平台最终退出江湖了。

GPLP反思:百度医疗失败原因:专业能力薄弱,战略迷茫;

专业能力薄弱,这是百度医疗倒闭的核心原因。

因为不够专业,也不了解行业,公立医院没有合作动力,百度医疗更无法说服对方不愿拿出处方来合作,更何况其对接药品资源实现配送了。

一句胡,这跟百度卖流量生意不同,在医疗行业,从业者话语权强势,百度医疗给对方带来不了任何价值,只能宣告败退。

 

七、教育行业很好,但“小马过河”为何快速堕落?

2017年曾经在教育行业,叱咤风云的小马过河被推到了风口浪尖,频繁被宣布倒闭,不禁让人唏嘘不已。

小马过河创始人马骏、许建军,原新东方名师,两人于2008年创立小马过河国际教育公司,提供留学咨询和首创全日制教学体系。曾一度占据北京北美市场第二的份额。

从2008年至2013年,小马过河在创业路上不断推陈出新,上线学习软件、研发标准化学习流程、推出免费直播、实现家校互动。

一度,小马过河业绩喜人,他们2014年度收入高达1.6亿,其鼎盛时期员工数量有900人。

 

 

然而好景不长,“小马过河”由盛转衰的拐点了。

2014年,“小马过河”开始全面转型做线上培训,缩减线下业务。同时还在百度花费大量成本投放广告,获客成本急剧上升。

数据显示,在2013年投入了400万费用产生3000万收益过后,马骏和许建军看到了SEM的成效,于是,在2014年大刀阔斧投了4000万。

然而,这一次,他们大失所望。最终4000万投入的仅带来4000万营收,可谓惨淡至极。

如果这还不至于致命的话,那么随之而来的全面转型则让其最终丧失了现金流,最后不得不宣布关门大吉。

2014年,在全面拥抱互联网的过程当中,小马过河开始关掉线下门店、裁掉销售团队、停掉SEM、开发在线产品、开始做微信营销、推出低价产品、做各种辅助学习APP。

这增加了企业运营成本的同时,还降低了企业收入。

原来,为了全面触网,马骏还将当时盈利的“考神陪读”线下项目暂时停卖,并让销售团队开发低廉的“考神陪练”线上产品,从起先一份破万元的价格逐渐低至99元、9块9、9毛钱的价格。

收入锐减,但是900人的团队工资开支、线上运营成本不断增加,最终,“小马过河”亏损的篓子开始越捅越大,因现金流断裂而倒闭。

而投资人看到这个样子,没有一家原因砸钱投入,最终只能选择破产倒闭。

GPLP反思:转型需要循序渐进

本来想借转型互联网企业获得进一步发展,然而,“偷鸡不成蚀把米”,由于转型过度偏激,小马过河瞬间将线下盈利良好的业务全部砍掉,转而全部投入线上低价销售,只顾扩大影响力,占有先机,反而忽视了企业的经营风险。

最终,过快转型葬送了小马过河的未来。

小马过河融资情况

2013年“小马过河”获得学而思联合创始人、珍品网创始人曹允东的1000万天使投资,

2014年获原老虎基金中国区总裁陈小红的A轮500万美金融资

2015年后获小米-顺为基金的B轮1000万美金融资。

 

八、传统招聘遇瓶颈,周伯通的路在何方?

2017年是招聘行业发生变革的一年,与传统网站,诸如51job、智联招聘、中华英才网等相比,拥有移动互联网巨大流量的新型招聘网站诸如BOSS直聘、拉勾等网站因轻松高效获胜。

但是,在这场战役当中,却有一家网站没有坚持到最后,这就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周伯通招聘。

 

周伯通CEO冯涛进入在线招聘,是源于几年前在豆瓣上做招聘小组,经过两年积累后,在上面发布招聘的企业竟然超过了10万家。

冯涛意识到,虽然传统三大招聘网站占据了近60%的招聘市场,但还是有部分市场需求没有被满足。于是,在2011年下半年,冯涛就同几个合作伙伴一起另起门户,创立了在线招聘网站周伯通。

但由于用户增长非常缓慢、产品功能细节不好,周伯通逐渐被用户所抛弃。

另外,在融资上,周伯通也错误不断,虽然有几家对冯涛抛出了橄榄枝,但因觉得金额太小,他们还可以找到下一家的投资机构给出更高估值。最后,周伯通及冯涛错过了最佳融资时机,导致公司陷入尴尬。

痛定思痛,冯涛在2013年年底重组团队,准备重新出发。

“产品改版后的收效显著,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里,在周伯通上注册企业数超过了6千家,这些企业已经发布了超过三万个职位机会。用户投递简历超过70万人次,实际注册用户则有40多万。”冯涛表示说。

2017年2月11日,据多方消息人称,移动互联网招聘社区周伯通招聘已倒闭,且停运时间在半年以上。

据知情人爆料,周伯通招聘原本一千万元的融资计划最终以七八百万成交,但是最终也没有到账,投资人不仅迟迟不到账,更是“翻脸不认帐”。

没有资本,失败成为了必然。

GPLP反思:周伯通的倒闭:成也资本 败也资本

错过了最佳融资机会,企业缺乏盈利,最终在新融资难以到账的情况下,周伯通招聘不得不宣传倒闭。

周伯通融资状况:

2014年9月,曾获得网易资本2800万元投资

 

九、淘品牌之殇:“网络童装第一品牌”绿盒子黯然离场

作为网络童装第一品牌,绿盒子曾经风格无限。

2011年绿盒子与迪士尼签订了合作协议。绿盒子同时拥有迪士尼线上品牌的设计、生产、销售三项授权。

2014年绿盒子销售达2.5亿元左右,其中,2014年绿盒子“双11”整体销售额超过6 000万元,与韩都衣舍、茵曼等“淘品牌”齐名。

2015年,绿盒子先后斥巨资赞助《虎妈猫爸》《小爸爸》等电视剧,为剧中主角提供整套服装配饰及搭配指导。

准备更上一层楼。

然而,这家成立于2010年8月,立足于互联网电商渠道的童装品牌最终陷入了僵局。

 

原来,这起源于绿盒子的“脱淘”。

尽管组建自己的B2C官网,投入等同于淘宝8-10倍的成本吸纳新客户,但绿盒子80%的销售额依然来自淘宝。

尽管2014年知名投资人再次注资绿盒子,准备在全国范围内设立实体体验店,以先直营后加盟的形式大干一场,然后登陆新三板。

但是,一切还是充满了想象。

2015年8月,愿意参与C轮融资的知名投资人外逃,杳无音信……

绿盒子开始陷入危机当中。

2016年7月6日,绿盒子徐汇分公司被列入工商部门经营异常名录。

2016年12月22日,部分供应商向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局等部门,提交请愿书,说明绿盒子拖欠94家企业单位共计9 400万元债款无法清偿。要求对吴芳芳采取强制措施。

GPLP反思:投资人也是双刃剑

获得融资是好事情,企业可以进一步做大,然而,同时,资本也是双刃剑。

在没有明确资本入驻之后盲目扩张,绿盒子最终麻烦不断。

最终,失去了资金的绿盒子,在2016年末步入寒冬,只能说,知名投资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绿盒子融资状况

2010年9月,来自挚信资本2000万风投的A轮融资

2010年12月,绿盒子又获得了第二轮来自DCM的1.2亿元B轮融资

C轮投资人跑路了…..

 

十、酒店预定市场300亿规模 订房宝为啥会倒闭?

2017年,几家欢喜几家愁。

有的创业企业通过模式创新成功了,然而有的却陷入了失败当中不能自拔。

订房宝就是其中之一。

2013年12月,从阿里离职的孙建荣,创立了全日酒店房的预订平台——订房宝APP。

 

订房宝与全国连锁酒店达成库存管理系统的直联合作,获取钟点房的动态房源,酒店通过产品直接接受订单。将每晚六点后未订出的空余客房放在订房宝平台上。

这样创新的模式,令订房宝成功吸引三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东方富海、浙商创投、丰厚资本等。最新一轮融资发生在2016年9月,融资金额1000万元。

凭借创业的模式,仅用两个月的时间,订房部就在北京、杭州等地共签约了1000多家酒店进行合作。

只是,由于感觉市场太小,在注意到钟点房市场300亿规模的前景下,订房宝全面放弃全日房,战略大转移专注钟点房。

结局可想而知,最终,面对OTA领域的巨头,无论是携程还是去哪儿,订房宝都败下阵来,以失败而结束。

GPLP反思:高频与低频的距离

使用频率太低是订房宝的硬伤——从上线到2017年1月,订房宝APP拥有接近15万用户的下载量,但同时,这个市场太过低频,导致用户成本始终无法下降,对于后期公司运营造成巨大困难。

面对创业失败,孙建荣表示:融资虽然可以拿到,但作为投资机构也要去考虑,OTA巨头摆在那个地方,要去支持一个改变原有模式的产品是需要有庞大资金投入的,但同时这个最终结果又是不可得知的,对于投资人来说要去思考投资回报,也要顾虑OTA巨头带来的压力。

一句话,高频产品带动低频容易的多,但是低频带动高频就难得多。

融资状况

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至今已完成三轮融资。订房宝的投资方包括东方富海、浙商创投、丰厚资本等。最新一轮融资(A+轮)信息公布于2016年9月,融资金额1000万元。

 

文章来源:GPLP微信公众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