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增收不增利 致远互联的麻烦还在后面

快报道

增收不增利 致远互联的麻烦还在后面

致远互联基本盘受到运营商背景公司冲击,生死竞争才刚刚开始

作者:李东耳

各行各业加速数字化转型,协同办公企业获得了增长新动力。互联网企业诸如钉钉、飞书顺势崛起,运营商背景的天翼云、移动云、联通云入局。

国产协同软件致远互联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业绩也突然变脸,第三季度由盈转亏。

业绩负增长

2022年第三季度,致远互联实现营收2.21亿元,同比增18.45%;实现净亏损573.88万元,2021年同期净利润为2211.03万元。

2022年前三季度,致远互联实现营收6.44亿元,同比增16.71%;实现净利润2776.24万元,同比降58.34%。

对此,致远互联表示,转亏的主要是主营业务成本、费用等支出增长超过收入增长,闲置资金同比减少导致理财收益及利息收入减少,收到的政府补助减少。

致远互联三季报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营业成本为1.85亿元,同比增23.07%;销售费用为2.71亿元,同比增23.31%;管理费用为5922.99万元,同比增19.24%;研发费用为1.49亿元,同比增31.88%。

2022年前三季度,致远互联非经常性损益中,除同公司正常经营业务相关的有效套期保值业务外的各类投资收益为7.09万元,2021年同期为309.84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33.90万元,2021年同期为146.24万元。

从具体数据上看,非经常性损益对于致远互联的影响并不大,致远互联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还是其不断增长的营业成本以及各项费用支出,这也显示出这个行业竞争开始不断升级。

根据致远互联的2022年半年报,2022年上半年致远互联营业成本增长的原因是大项目增多,该公司加大服务体系建设投入,导致交付成本增长。

上市前后的变化

2019年10月31日,致远互联成功上市,彼时的致远互联虽然净利润高速增长,但营收增长略显疲弱,且被质疑“重营销轻销售”。

上市后,致远互联的净利润增速也开始下滑。2018-2020年,致远互联实现营收分别为5.78亿元、7.00亿元、7.63亿元,同比分别增23.81%、21.06%、9.07%;实现净利润分别为7297.77万元、9746.67亿元、1.08亿元,同比分别增63.41%、33.56%、10.40%。

致远互联IPO时,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3倍,研发费用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监管层也曾就此问询。

致远互联当时之所以呈现出重营销轻研发的情况,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要摆脱用友网络(600588.SH)的影响。致远互联2002年成立之初的三大股东之一就是用友网络,出资额为150.00万元,持股比例30.00%,2010年改名之前,致远互联的全称就是北京用友致远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致远互联毕竟不是用友网络的子公司,无论是为了自己的长期发展,还是要冲击A股市场,致远互联都需要加大销售力度,这甚至导致致远互联销售人员的平均薪资一度要高于研发人员。

上市后的致远互联销售费用增长速度放缓,研发费用占比开始提升,2021年起,致远互联的营收增长也开始加速。2021年,致远互联的营收为10.31亿元,同比增35.10%;销售费用为4.02亿元,同比增22.11%;研发费用为1.81亿元,同比增51.38%。

2021年致远互联营收增长,一是政企客户数字化转型加速以及信创市场的增长;二是加强与头部企业合作的战略见成效。

想做第二个钉钉?

从产品上看,致远互联似乎在做另一个钉钉,其高昂的产品价格与比较优惠的钉钉相比,有点尴尬,无论是从价格还是从产品技术来讲,致远互联也难以同钉钉包括飞书相提并论。

从做平台的角度来看,致远互联做Paas的改变稍显晚了,留给致远互联的时间和机会并不多。

根据IDC的数据, 2022年上半年,中国IaaS市场规模同比增27.3%,PaaS市场规模同比增45.4%。

而在PaaS层,有两家服务商格外引人注意,那就是拥有钉钉的阿里云,二是快速增长的联通云。

拥有钉钉的阿里云一直是PaaS领域的领头羊,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9月钉钉以2.2亿的MAU稳居第一,是排名第二的企业微信1.1亿MAU的2倍。钉钉的战略同样是“PaaS+大客户”,在9月的钉峰会上,钉钉宣布近两年来,钉钉上100万人以上、10万人以上、1万人以上的企业组织数均增长一倍左右,钉钉上百万人以上的企业组织超过30家,10万人以上的企业组织超过600家,2000人以上企业组织贡献了钉钉近三分之一的活跃度。

运营商背景的竞争者来了

随着运营商背景的天翼云、移动云入局,大量的政企大单落入到拥有国资背景的运营商云手中,由运营商云担任总包的角色。运营商本身就拥有丰厚的硬件资源,掌握着全国54%的数据中心机房,在“云网融合”战略下,这部分资源将更明确地转化为运营商云的自身优势。

事实上,运营商背景的天翼云、移动云2022年上半年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天翼云在IaaS领域首次杀入前三。联通云的崛起对致远互联的威胁可能更大一些,联通云IaaS、PaaS、IaaS+PaaS市场份额增速位列所有厂商之首,PaaS排名前进2位,连续三个季度保持增速第一。

运营商背景的云服务商2022年上半年崛起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互联网大厂背景的云服务商们战略上发生了转变,从争夺市场份额向改善盈利转变,如阿里云商业化加速,腾讯云提出“健康可持续”等,互联网背景的云服务商没有之前那么积极地抢大订单,三大运营商旗下的云服务商们自然成为政企客户大单的有力争夺者。

政企客户是致远互联的基本盘之一,在没有硬件做支撑的情况下,如何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是致远互联不得不考虑的一个问题。

看来,业绩变脸只是开始,致远互联的麻烦还不少。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