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天图资本冯卫东火爆撕逼Roseonly:小心说谎者的玫瑰

    0

意见领袖

天图资本冯卫东火爆撕逼Roseonly:小心说谎者的玫瑰

圈子里都说投资就是投人,对于这样系统编故事的说谎者,有必要提醒投资界同行小心;也有必要提醒姑娘们,小心说谎者的玫瑰。

 

1419477199184

动笔不易,这次促使我下笔的,是朋友转发给我的Roseonly创始人Perry Pu的微信朋友圈截图,截图中Pu先生一段不长的话竟然编织了4个谎言,污蔑本人倒也罢了,但辱及天图,就不得不以直相报了。看官该提神了:撕逼的节奏啊~这可是东哥初次撕逼,如何撕出逼格?颇费思量,就从做足前戏开始吧。

撕逼要给力,看客少不得。那怎样才能一帖风行?马尔科姆《引爆点》一书给出了“关键人物”“信息黏性”“环境因素”三大法则。但本人没有资源去调动大咖转发,也没耐心等待环境适宜。事可为者,唯信息黏性而已,且本人认为信息本身才是关键中的关键。此话怎讲?

一等笑话,谁讲都好笑;二等笑话,某人讲好笑,换人讲不笑;三等笑话,讲的人变笑话。因此,笑话本身,或者说信息黏性,才是关键。这就是奇普.希思《粘住》一书以信息为核心的思想。有的笑话,听时开怀,但自己要讲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多半是因为缺乏诱因,乔纳.伯杰《疯传》一书对诱因有深入论述。当然,东哥是定位派,若要找点定位理论根据,那就是这笑话没有调动足够的关联认知。

搬书替我说话,不是装逼格吗?好像有点哦。但读过这些书的看官,或许拈花一笑,等着看东哥读了书能否写出值得转的撕逼帖。其实我更关心的是没读过这些书的看官,如果因本帖推荐而读了其中任一本,那您花在本帖上的时间,至少有10倍回报。浪费他人时间如同谋财害命,惧乎此,东哥才先献上几本好书,减轻此帖的潜在罪过。

本人2014年4月写了《凋零的玫瑰》一文,学究气的商业评论,乏人问津才符合我的预期;但无心插柳,几天转发阅读量过万,可见信息黏性起作用了。热心读者的反馈均表示赞同该文的分析与建议并深受启发,但无人提及 Roseonly 高管集体离职这点小八卦,感兴趣的都是文中的商业分析逻辑。前不久,ChinaVenture 微信公众号以标题党方式换了标题转发该文,引起投资界多位大咖转发,结果有朋友来讯说其朋友圈被该文刷屏了,验证了《引爆点》中的关键人物法则和 ChinaVenture 的影响力,但我也因此摊上事儿了。

2015年10月18日合肥机场(时地这么准,不是我记忆力强,而是记忆诱因起作用了。因为那天我正好参加合肥黑马分会成立大会,查下日程表就还原日期了),Roseonly 法务部一位牟姓律师来电,说我在文章中提到的 Roseonly 多名高管集体离职是假消息,最初报道该事件的中国经营报已撤销了该报道,因此请求我从 ChinaVenture 和天图的官网、官微撤下我的文章。本人不以写稿为生,对创业企业也一向保持善意,于是并未去求证 Roseonly 的说法,便直接让后台将该文从天图官媒删除并联系 ChinaVenture 撤稿。人情送到底,我连微信朋友圈也删除了该文章。

接下来的事态发展是牟律师来电说多家财经媒体已经转载并且不肯配合他们删帖,说除非取得作者的撤稿声明,因此要求我提供撤稿声明。虽然就撤稿声明的措词沟通了几轮,但我仍尽力满足了他们的要求,比如接受对方将中国经营报“失实”的具体内容指称变成了笼统的“失实”而非“高管集体离职一事失实”。现在回顾,抹去“失实”的具体含义,暗藏着移花接木的玄机啊。

虽然本人提供了声明,文章的转发也完全失控。两天后牟律师再次来电,说文章流传太广已无法有效删除,告知我 Roseonly 董事会要求我发表道歉声明以挽回不利影响,否则将起诉云云。我当时就怒了,终于义正词言了一回:本人只是正常的商业评论,没有任何需要道歉的地方。既然你也是受人之托来提无理要求,那就请转告贵董事会,本人不会再提供任何协助与配合,要么让法庭传讯我,要么就不要再来骚扰我。

其实,在提供撤稿声明时我就预见 Roseonly 的删帖是注定要失败的,是绝对的公关败笔,我配合撤稿只是顺水人情。除了充分尊重作者意愿的主流媒体外,众多自媒体哪管得过来(借此机会感谢 ChinaVenture 对作者要求毫不迟疑的满足)。绝非事后诸葛,摘录一段本人(以下简称D)和某知名企业创始人(简称Q)的微信对话:

先是一幅引出对话的截图,为保密当事人身份,就不转了。

Q:姑娘在骂roseonly不是实名

D:说明他们一生只送一人的可信度没建立起来

Q:短期应该还能卖的

一是知道内情的姑娘不多,毕竟不是她们自己买

二是就算知道了,她们也会选择相信字面意思的

D: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企业不应该心存侥幸

Q:嗯,时间稍长就不行了

我最近几次见到他们创始人,好像还没这个意识

D:在他们“只送一人”的战略性品项上,必须做足戏份才行

Q:你写了文章以后他们没来找你请教么?

D:没有。只是大难临头才来找我写了个“撤稿声明”,PR水平低下

Q:还是没底气吧

D:我配合他们删帖的需要发了撤稿声明,也没用,转载已经失控,根本就不应该往删帖的方向去想,而是要构思另一个公关事件

Q:覆盖掉是吧?

D:也不是覆盖掉,而是要借力。既然帖子传开了,那么讲企业如何反应的帖子就可以借力传播了(因为关注的读者多半想知道企业反应),如果企业的反应有利于品牌,就实现了借力。如果读者知道企业的反应是全力删帖会是什么印象?

Q:懂了

受教

D:呵呵…我是纸上谈兵派,有点启发性我就满足了

对话中提到的“借力”是有效公关的核心,和定位理论完全一致,因为最大力源就是既有心智资源。定位的基本方法就是顺应既有认知,调动关联认知,创建认知优势。危机公关可借的最大力源就是危机本身,比如利益相关方迫切希望知道事情真相、企业态度和计划,企业必须正确利用、满足这种认知定式和认知需求,做出及时、正确的反应,为创建品牌(或企业)认知优势服务。隐瞒、挤牙膏、删帖、水军、买报纸,都是下乘之作,不能顺势借力,反可能引发二次危机。

Q提到的“覆盖”也是一种可能有效的方法,但只能在企业道穷之时,利用心智易失焦点的特性,王顾左右而言他。但这只是让围观群众散去而不会让真正的顾客满意,况且覆盖一个广泛扩散的信息需要的投入太大,多数情况要靠运气好,恰有其它热点产生分走注意力。而在移动社交媒体时代,任何不能直面问题并顺势借力的公关手段,只会越来越低效甚至徒劳。比如这次 Roseonly 的删帖行动,又比如Pu先生在小圈子里用谎言瞒天过海,以为只要我不知道就没机会拆穿他了。殊不知我与Pu先生虽然素未谋面,但社交距离却不过一人之隔。

在电话里发火之后,得到了半月清静,后来就收到Q发来的Pu先生微信朋友圈截图,全文如下:

由于天图基金非常希望见到和投资我们,在通过华兴和长江多次约见不成功后【谎一】,在我们同腾讯和IDG融资成功前两次期间(也许是巧合)分别发稿黑我们【谎二】,企图破坏我们融资(最后肯定没有成功),由于完全虚假和多次恶意,我们法务近期电话并告知起诉,对方电话中多次道歉(我们已经录音)【谎三】,并由对方律师修改和天图基金代表签字,承认内容虚假【谎四】!我发这篇微信目的是告诉关心我们的私人朋友,我们还不错。内部不真实!谢谢!

圈子里都说投资就是投人,对于这样系统编故事的说谎者,有必要提醒投资界同行小心;也有必要提醒姑娘们,小心说谎者的玫瑰。

自抬身价的低水平【谎一】,聊资行家一哂。作为天图资本CIO,本人有资格指证其说谎。天图资本专注于消费品企业成长期投资,初创期企业很难进入天图的投资范围。我写《凋零的玫瑰》时刚从雕爷的文章得知 Roseonly 这个初创品牌。但为审慎起见,写本文前我特地询问流程部负责人 Roseonly 是否曾在我缺席的情况下上过立项会,答案是绝对没有。

【谎二】就更容易验证了,百度一下本人发表的关于 Roseonly 的文章,仅《凋零的玫瑰》一篇,何来“分别发稿”之说。不过为了帮助Pu先生圆谎,本文就算第二篇以符合“分别发稿”吧。就不知是否对得上两次融资的时间,如果对上了,Pu先生未卜先知的能力就令人膜拜了。那会不会有天图其他员工发稿呢?也不可能,因为本人亦兼媒体负责之职,未经我审阅天图员工是不能发稿的。至于是否“黑”稿,绝大多数反馈的读者都认为文中建议对 Roseonly 极富建设性。

【谎三】则是个不经大脑自证其丑的谎言。不管是法律还是伦理,都禁止未征得同意便进行电话录音。如果我认为自己有错而肯多次道歉,那我在撤稿声明中就会形诸文字了,这点人品还是有的。事实是,Roseonly 律师反复要求、诱导我道歉,我不仅不同意,甚至撤稿声明中“深表遗憾”的字眼最终也删除了。我只是愿意给予对方删帖的授权而已,远不到以自黑方式帮忙的情份。

【谎四】又是白纸黑字可验证的。把引用 Roseonly 单方观点的话语解读成是我声明自己文章“内容虚假”的评价,只能说明Pu先生语文水平太高,多半是数学名师教的。且看撤稿声明全文:

本人于2014年4月在天图资本和投中集团官方网站、官方微信,发表《凋零的玫瑰》一文,对中国经营报发表的《Roseonly 遭遇成长之痛》一文进行了评论,纯属个人学术观点。

现收到北京智德创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智德创辉”)告知,《Roseonly 遭遇成长之痛》一文报道内容失实且中国经营报已经撤销了该文章,因此本人已联系首发媒体 ChinaVenture 和天图资本撤销了《凋零的玫瑰》一文。

现特发声明,要求未经本人授权转载该文章的所有媒体立即撤销转载。并在此授权智德创辉发布本声明。请各媒体给予配合。

本人在此郑重宣布,此前的撤稿声明作废。东哥原创文章向来奉行 Copy Left,想转就转一如既往吧。动笔之前,我也在想自己是不是睚眦必报了,古人云君子应以德报怨,可是倡导君子风范的孔夫子本人却突然跳出来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接着西贤阿克塞罗德也跳出来说:Tit-for-Tat 才是推动合作进化的最佳策略!算了吧,不找圣人作借口了,不过是东哥自己想出一口被以怨报德的恶气而已。

客官,您竟然看到这里了?那您究竟是八卦派还是闲极派啊?既然如此,看热闹不嫌事大,就转走吧。

最后上截图,仅图个热闹的看官请无视。

wxid_qc8tkpdvm5z312_1447647997130_97

欢迎扫码关注GPLP公众号

欢迎扫码关注GPLP公众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意见领袖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