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不能没有联发科

    0

商业观察

不能没有联发科

外界对联发科的感情颇为复杂,一方面抱怨联发科产品不行,另一方面又希望联发科转好来制衡高通。

2017年底的一场媒体答谢会上,联发科新任联席CEO、以铁血作风闻名的蔡力行,给团队打了“90分”。 这或许是为了鼓舞士气

 

过去3年,这家公司因向高端转型的战略失误,导致客户和业务流失,在股市中上演了一年内从巅峰到低谷的大俯冲,股价从2015年最高峰时的每股500多元新台币,到一年后低于腰斩,并一直在谷底徘徊。

这家低调的台企,直接竞争对手是美国高通。受益于山寨机和OPPO、vivo、金立等中国手机企业的几波大浪,迅速崛起为亚洲最大芯片设计公司。

正如很多台企那样,在站稳中低端市场后,它转而进攻高端市场,却频频失手,最终甚至拖累了原本优势的中低端产品市场,元气大伤。

分析联发科高端转型之路受挫,纵然有技术能力、品牌形象、综合资源等种种原因,但尤为重要的是,联发科丧失了台企“快”的特质,最终把OPPO、vivo和金立“送”给了高通。

如今,联发科不得不断臂求生,宣布重新聚焦于中低端市场,暂时放弃久攻不下的高端市场,并发力已初现的物联网市场。联发科在新周期中能走出泥潭,重拾信心吗?

“放弃”联发科

昨日一早,有媒体爆出,魅族高级副总裁杨柘在2018年品牌沟通会上宣布:由于今年魅族手机将专注于中高端,“在芯片选择上,要放弃联发科,转向高通和三星”。

几小时后,杨柘在微博上辟谣称,“这是一个‘奶昔鸭’和随时可以戳破的谣言,奉劝谣言者收手”。

但不可否认的是,联发科的铁杆粉魅族已经开始转向高通和三星。

就在去年,魅族和高通这对老冤家终于握手言和了,双方就之前的专利费纠纷达成和解。此前,魅族是高通在中国唯一一家没有被攻克的主要品牌手机厂商。高通曾要求魅族补齐之前生产的手机专利授权费,遭到了魅族拒绝。

由于掌握上万个通信基础专利,高通在业界有一套专利收费模式,以手机整机售价的65%为基数,收取3%到5%的专利费。高额专利费引起业内很多企业的不满,魅族的不满尤为突出。

一位魅族前员工吴冰对AI财经社透露,为了争取到魅族这家客户,高通中国区愿意寻找各种方式去和解,但美国总部不愿意放弃对魅族之前使用高通专利费用的追讨。高通中国团队甚至想过,用其他家的板子帮魅族绕开专利侵权风险。

经历一番周折后,高通和魅族最终还是和解了,但这对联发科而言,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魅族是联发科在大陆市场最忠实的盟友,如今也终于被竞争对手切开了一道口子。

魅族1月17日发布的魅蓝S6,选择三星芯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魅族态度缓和,一定程度上是迫于用户的反应。这两年,联发科在品牌和用户实际体验上跟不上客户们的步伐,文艺的魅族粉丝们将一切不满,归因于魅族使用的联发科处理器上。

在魅族论坛上,这家手机企业甚至背上了“千年联发科”的骂名。只要是使用了联发科的手机,都会被网友冷嘲热讽一番。

尽管其中不乏友商水军的攻击,但这种言论已经影响到了魅族的心态。魅族员工林崇对AI财经社抱怨:“你也看到用户的反应了,毕竟我们是非常看中互联网舆论的公司。”

魅族的早期用户大多是黄章在论坛上积累的铁杆粉丝。黄章虽然低调,但常年泡在魅族论坛里,以J. Wong的身份存在。

和解后的魅族与高通,剑拔弩张的气氛早已消失。“现在大家已经是非常愉快的商业伙伴了。”林崇对AI财经社表示。

魅族拆分出的品牌魅蓝开始使用高通的芯片,“以前是一点高通都不会用的。如果高通那边价格OK,给的政策也还可以的话,能用高通肯定用高通啊。”

芯片行业的高度同质化和可替代性,导致厂商在选择过程中,倒向了技术优势更明显的高通。

这种心态也几乎存在于其他国产手机厂商之中。OPPO和vivo之前用联发科的比例很高,现在也在联发科优势的中低端产品上,采用了高通产品。

知情人士齐峰告诉AI财经社,vivo在最高峰时,从联发科一年采购的芯片多达几千万片,而目前只剩20%的产品使用联发科。

在特朗普访华时,高通还与OPPO、vivo分别签订了价值40亿美元的采购意向备忘录。

东莞的另外一家手机厂商也在部分转向高通。据金立内部人士透露,金立手机目前使用的联发科和高通的比例大约为7:3。而厦门的美图手机内部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他们很快将使用上高通芯片。

目前金立的主力机型仍然以联发科为主,但也有部分转向高通。@视觉中国

 

“不是大家转向高通,而是高通的产品符合大家的需求。”一位国产手机人士说。

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研究报告揭示了一个残酷现实,2017年Q2,高通在全球以42%的市场份额排在第一,联发科以18%的市场份额排在其后。

而在安兔兔公布的2017年10月手机用户使用偏好报告中,高通与联发科之间的差距更大。高通以69.11%的份额占据榜首,而联发科只有11.94%,比华为海思所占的市场份额还低。

“在某个周期,也许我们有些错失,但在后续的一些案子上,我们也在持续的讨论,不代表说从此分道扬镳。” 联发科技无线通讯事业部产品规划及行销总监李彦辑对AI财经社回应说,他表达得尤为谨慎。他透露,2018年,联发科将会比较专注于中端P系列产品的开发。

“我们跟高通是长久的拉锯战。有时候我们顺一点,有时候高通顺一点。”他又补充道。

经历了两年的低迷期之后,一则来自大洋彼岸苹果公司的消息,让联发科上下感到振奋。受够了高通高昂专利费的苹果,打算减少甚至放弃使用高通基带芯片,转而采用英特尔和联发科的产品。

这种传闻已在台湾媒体上屡见不鲜,有消息称,苹果正在将iPhone 一半的基带订单转给英特尔,而另外一半有望被联发科一举拿下。

一位台湾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说,对于苹果与联发科的传闻,联发科的蔡力行一直以“我不太清楚”这样的模糊字眼回应。不过,这也是苹果对所有供应商立下的一个规矩——不能拿苹果对外宣传,否则订单会被无情取消。

而联发科总经理陈冠州透露,2017年的第三季度,联发科两款产品Helio P23和Helio P3提升了性能,重获成本与功耗优势,也已获得OPPO、vivo等大厂的订单。

在战火不停的手机市场,联发科和高通的拉锯战还在继续。但是什么让联发科跌入低谷的呢?

拿不下的高端市场

4年前,联发科还处于上下都很振奋的上升期,全然没有今天的颓势。在中低端市场上一路凯歌的它,曾一度将战场打到了高通的腹地上。

2014年开春,联发科拟定了一套全球品牌推广方案,并宣布在高通的老巢——美国圣地亚哥,开设分公司及销售部。这让外媒一度用“高通后院起火”来报道。

过去10多年,联发科一直靠垄断低端手机芯片市场,在中国市场开疆拓土。现在,它要走出中国,进入美国和其他发达市场。

在2015年初,联发科高调地在巴塞罗那电信展上首次向全球曝光其高端产品Helio,它对该产品寄予的厚望,从名字上就能一目了然—— Helios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

营销经费一向谨慎的联发科,还破天荒地拿出100万元,为这个高端产品征集中文名。之后,这个平台被定名为曦力,又细分成主打中端的P系列和高端的X系列。

联发科走向高端既是形势所迫,也是公司发展的必然。早年联发科是山寨机的最大受益者。如今,伴随消费升级,“低端”和“山寨”的标签成了品牌最大的痛。

而另一方面,是来自高通的步步紧逼。原本,走高端路线的高通与走中低端路线的联发科井水不犯河水,但随着高通对崛起的中国手机市场的重视,它加强了对中低端市场的攻势。

联发科的高端梦不是没有机会。高通曾在2015年出现了一次重大失误,其旗下的最新款高端芯片骁龙810,因为发热严重和续航不足,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导致那一批使用高通芯片的旗舰手机全线崩盘。

小米、HTC和索尼纷纷中招,遭到用户铺天盖地的吐槽。索尼干脆建议用户多关机几次,缓解发热严重的问题。

使用骁龙810的索尼,当年建议客户多关机来解决发热问题。@视觉中国

 

尽管高通一直不承认这款芯片的失败,但确实给联发科看到了逆袭的机会。当时使用联发科芯片的魅族,因为稳定出色的表现,帮助联发科收获了不错的口碑。

但高通并没有给联发科更多机会。在那次失手后,高通很快用新一代旗舰产品夺回了市场。然后,高通把高端芯片降频、降低规格,推向中端市场;再把中端芯片降低规格,立马推向低端市场。

中国老祖宗的田忌赛马,被高通在这场战役中演绎得淋漓尽致。

而此时正走向高端的联发科却步履维艰。某主流国产手机品牌高管王左辉向AI财经社回忆,这一年,联发科曾用它的曦力中高端产品对高通进行了一轮疯狂追赶。但联发科的研发资源和资金投入,没有办法支撑这么多平台的同时开发。

“做出来的产品要么性能不好,要么功耗太大。”王左辉曾与联发科有着密切联系。在他看来,联发科的资源跟不上它的战略,让联发科的曦力产品始终与高通高端产品存在差距。

曦力X30被认为是联发科在高端芯片市场的最后一搏。2017年7月,采用联发科该款芯片、被黄章寄予厚望的梦想机魅族Pro7发布。时任联发科COO、也是手机业务的负责人朱尚祖专门给发布会站台。

朱尚祖把它形容为“真正关键的产品”,“可以和高通 800 系列进行最顶级的竞争”。然而不到半年,朱尚祖离职去了小米。在高端芯片上的连续失利,让联发科元气大伤。

联发科高端转型之路受挫的因素,也是诸多企业遇到的典型问题。

“联发科在最兴盛的时候不去把短板补齐,而是选择一直吃老本。”魅族林崇的语气中带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认为联发科是典型的台企风格——有些保守、不见兔子不撒鹰。

联发科创始人蔡明介在民间有“山寨机之父”的称号,但也说明一个尴尬的事实:联发科在技术能力和专利布局上没有跟上市场的节奏。

“大概在2013年,当高通在推广5模产品的时候,联发科只有3模产品。”国产手机资深人士齐峰说。但联发科凭借低价和便捷的一体化解决方案,还是将OV这类大客户收入囊中。

形象万千的山寨机背后都有联发科的身影。@视觉中国

 

但在4G到来后,联发科在技术上的短板变得更加突出。2016年10月,中国移动突然宣布,要求“入库”的2000元以上手机,均需支持LTE Cat.7或以上技术,入库意味着能获得中国移动的补贴。

这个技术要求,对高通来说没有什么问题,但却把联发科所有市面上的产品都挡在了门外。一时间,OPPO、vivo、金立等大客户流向高通。直到10个月后,2017年8月,联发科才推出两款支持Cat.7的中端芯片。

还有知情人士透露,联发科直到第三个高端芯片X30,才舍得花钱去购买英国公司power VR的GPU(图像处理)架构,它之前一直用的是ARM的公版GPU。这么做的目的是节省授权费。而苹果所有A系列处理器均购买power VR的架构,以实现更好的性能。

除了技术步伐跟不上的短板外,联发科的“中低端品牌形象”,在市场上的烙印太深,也让它吃了大亏。中低端品牌是上世纪个人电脑业务兴起后,台企就一直烦恼的问题。

雪上加霜的是,联发科在推出高端产品后,也没有管理好产品区隔,没有为新品牌塑造,制定和坚守一个长久的战略。

联发科第一款高端芯片X10刚一面世,便被小米、魅族、乐视等队友拖下了水。本来OPPO和vivo采用这款芯片的手机,定位在2500元左右,但小米上来直接就卖到799元,这引起了其他老客户们的抱怨,“搞得大家没办法用”。

小米这份合约由时任联发科总经理的谢清江点头同意。混乱的品牌管理,让联发科内部员工也无法接受和谅解。

谢清江当时只好硬着头皮在诸多一级主管面前开会解释。“我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含泪数钞票,一个是含泪不数钞票。”谢清江说,“最后选择含泪数钞票。” 在2017年11月,谢清江辞去了联发科总经理的职务。

一记闷棍把联发科的高端梦打碎一地。

在高端市场受阻的同时,联发科在中低端市场的价格和便捷优势也逐渐消失。

高通同样提供了让手机企业可以“拎包入住”的交钥匙方案。而在价格上,经过发改委对高通的反垄断处罚之后,高通芯片的价格已经和联发科相差不多。

“联发科在过去两年,整个产品路线图出了很多问题,全线失守。”国产手机资深人士王左辉说。高端产品耗费了大量的研发资源和经费,间接造成了它在低端芯片上的乏力。低端芯片一直是联发科的传统优势。

更为要命的是,上述诸多因素叠加,让联发科丧失了它的“快”。

“现在这个时间点,联发科没有非常好的产品。”一位手机企业的产品设计人士对AI财经社说,“联发科总是会慢半拍,技术跟不上。”他预计,联发科的下一代主力产品P70也很有可能会难产。

不过,这家亚洲芯片设计老大,并不会轻易认输。“经过这两年的犯错,联发科在2018年产品会有很大的回归。”王左辉说。

“过去执行上有些小缺失,我们把它补起来,”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在一场公开活动中表示。

为了这个“小缺失”,联发科请来了蔡力行担任联席CEO。蔡力行之前的身份,是全球最大芯片代工企业台积电的CEO,曾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接班人,后来因为在台积电裁员风波一事上处理不当被撤。

蔡力行曾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接班人,因裁员风波,10分钟被换掉。左为张忠谋,右为蔡力行。图片来源于网络

 

“相对来讲,2017年联发科承受利空的压力会比较大一些。”联发科李彦辑对AI财经社表示,联发科今年在产品上会陆续做一些调整,加强对中低端产品的布局,包括不久前发布的P30和6739。

“我想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情况会逐步慢慢改善。” 李彦辑说。

但他并不认为联发科将彻底放弃高端芯片市场。

“随着我们的技术到一定水准的时候,制程到达新的阶段,联发科会在一个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市场和适当的客户,推出我们专属的X系列产品。”

现在,另一波新企业正在靠近联发科。

不能没有联发科

李科伟惊讶地发现,联发科的2G芯片从2017年年初开始,长达半年供货极度紧张。他是哈罗单车智能锁团队负责人,以前这些2G芯片的产能一直供应充足。

共享单车的芯片市场几乎是联发科的天下。据AI财经社获悉,哈罗单车、摩拜单车以及陷入破产困境的小蓝单车都使用了联发科的2G芯片,市场份额占到了70%。而它在手机芯片市场的对手——高通没有在2G芯片市场布局。

哈罗单车最早的智能锁芯片方案比较复杂,需要几部分组成——通信模组来自联发科,定位模组来自欧洲的U‑blox,控制芯片来自意法半导体。

联发科在2015年底曾推出了一款用于智能手表的芯片,将上述三个功能集合在一起,精简而且成本控制得很好。哈罗单车决定用这颗芯片去开发智能锁方案。

随着2017年中共享单车步入寒冬,单车需求量也在减少,芯片产能问题也随之消失。2017年7月,联发科推出旗下首款单芯片MT2625。这款芯片适用于智能家居、物流跟踪、智能抄表等物联网领域。

    联发科芯片已抢占共享单车市场的70%,图为哈罗单车。@视觉中国

 

东方不亮西方亮,物联网和智能家居成了联发科最近两年的亮点。

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的芯片超过一半由联发科提供,而天猫精灵的芯片也由联发科提供,这款音箱在“双十一”期间以99元的大促价格售出了100万台,突发的市场状况甚至出现芯片缺货传闻。

上周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CES上,联发科、阿里巴巴和人工智能实验室和蓝牙联盟,共同发布了智联网开放连线协议 IoT Connect以及物联网订制芯片。

事实上,联发科已经在手机之外的芯片市场布局多年。早在2012年,联发科收购了竞争对手晨星半导体,后者在液晶电视芯片领域占据了全球56%的市场份额。在之前一年,联发科用换股方式收购了雷凌科技,后者的优势在无线通讯和数字家庭产品上。

外界对联发科的感情一直颇为复杂,一方面抱怨联发科的芯片不行,另一方面又希望联发科能做好来制衡高通。

在高通的商业模式里,除了卖芯片,还有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是卖专利。简单说就是,无论手机厂商用了谁家的芯片,只要用到了高通的专利,就需要给高通缴纳整机3%到5%的费用。

当然,你也可以不用高通专利,但这家美国公司已经申请了1万多个3G和4G通信的基础性专利,尤其在调制解调器领域,高通的技术是很难绕开的。

业界闻名的高通公司专利墙。@视觉中国

 

“也就是说,如果你的手机里镶了一颗钻石,因为是以整机来缴纳专利费,这颗钻石也需要给高通支付3%的费用。”王左辉说,高通的这种商业模式早已经被诟病多年。

一度很多手机厂家碍于手机利润薄,不愿意缴纳高通专利费,高通就在与联发科签订的专利授权合同,要求联发科的芯片卖给谁,都要向高通报备。后来联发科因为这个事告了高通垄断,高通才做出了改变。

高通高昂的专利授权费引起诸多不满。2015年2月,高通因为涉嫌垄断,在中国被发改委处罚了60亿元人民币。

高通不得不下调了收费比例,按手机整机价格的65%收取。在高通去年11月发布的2017年Q4财报中,专利部分的营收占总营收的比例已经下滑到约五分之一。

不过,苹果已经不打算买高通的账了。尽管苹果有自己的处理器芯片,但手机的基带芯片依然需要向高通购买。高通在技术上的垄断,已经让全球最挣钱的苹果公司都有些吃不消了。

“你看高通去年Q4季度的毛利率,很低的,一个芯片企业的毛利率怎么可能这么低。”王左辉说。在高通Q4的财报中,净利润仅为11%左右。

秘密就在于联发科。联发科的存在对高通形成了制约,不然高通芯片不会是现在的价格。

譬如,在联发科表现不强的高端市场,高通800系列芯片可以卖到60美元一颗。而在联发科擅长的中端市场,高通的600系列产品售价在24美元左右。“600系列和800系列是两个比较接近的产品,成本没有增加太多,但售价却增加了很多。”王左辉说。

不久前,博通拟收购高通,OPPO、vivo和小米站出来表示反对,理由显而易见:博通也是一个重要的手机零部件供货商。如果博通的收购获得成功,将会导致更大范围的垄断,进而可能会提高手机芯片的价格。

所以,没有联发科,手机厂商会开心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文章来源:AI财经社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商业观察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