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专注海外的APUS想象空间有多大?

    0

GPLP原创

专注海外的APUS想象空间有多大?

2

在资本寒冬中,APUS凭借强大的自造血能力成为高速增长且能实现巨大商业回报的优质独角兽,给行业带来一丝光亮。近期APUS又荣获“2016安永复旦中国最具潜力企业”奖,这一奖项是对于APUS创新的商业模式和产品理念以及独特的公司经营管理方式的充分肯定。

  中国互联网企业正处在出海浪潮中。数据显示,有出海业务的国内互联网超过6000家,出海产品超过10000款。

  中国企业出海,一方面避开国内竞争红海,挖掘海外蓝海市场,一方面也顺应了中国资本和需求外溢的背景,寻求互联网全球化时代的创业机会。如果说2014年之前中国企业的出海是试探性的或被动选择,2014年6月成立的APUS则是中国第一家在公司成立之初明确在战略上定位于海外市场的互联网公司。APUS在海外的迅速崛起以及在资本市场的备受追捧,真正掀起了中国企业大规模出海浪潮,开启了中国互联网的大航海时代。

顺势而为:李涛敏锐捕捉到海外互联网的风口

  时间回到2014年,中国互联网在经过多年的发展之后,进入存量市场,新增用户规模锐减而有限,竞争趋于白热化。对此,李涛判断,未来互联网的发展路径如下:“要么O2O,要么国际化”。O2O 与国际化之间,李涛选择了国际化,这一选择源于他对海外市场的了解和实际运营经验。时任奇虎360公司副总裁,主管无线业务和国际业务的李涛,在遍访全球几十个国家之后,从巴西服务员手上功能机切换到智能手机的细节,敏锐地觉察到海外移动互联网即将爆发。经过深思熟虑,李涛放弃了即将到手的700万美金股票开始了“航海之旅”,而且是ALL-IN 海外。

  资本和市场很快验证了李涛的判断。

  2014年6月公司成立之初,APUS获北极光创投和红点投资1亿人民币A轮投资;

  APUS2014年7月2日第一款产品上线,产品上线第一周,用户量即突破100万。

  2015年1月,全球用户突破1亿,APUS又获得成为资本、SIG创投基金和启明创投共1亿美金投资,A轮投资人北极光创投和红点投资继续跟进投资。这也是迄今为止出海领域互联网公司获得的单笔最大投资。

  2015年8月APUS入选《华尔街日报》创业公司10亿美金俱乐部,成为全球最年轻的独角兽公司。

  2015年下半年,出海渐热,2016年,出海话题更是热闹非凡。而李涛带领的APUS于2014年6月先行布局加上资本助推, APUS产品形态的竞争力和先发优势逐渐显现。截至2016年3月, APUS系统及产品集群全球总用户数突破9.2亿,估值超过15亿美金。

  APUS下一步动作是什么?这家公司的想象空间到底有多大?让我们与GPLP君一起走进这家选择海外创业的公司——APUS。

 

APUS产品形态:不是桌面,也不仅仅是用户系统

  APUS到底是什么?据GPLP君了解,APUS用户系统是在硬件和操作系统之上,构建用户系统,成为用户接入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入口。APUS提供一个All-in-one的解决方案,实现了用户和手机交互、应用的管理和获取、信息资讯的管理和获取以及对社交网络的管理,能够全面帮助用户实现在使用手机和接入移动互联网时所产生的各种需求。

 

  APUS 用户系统包括APUS 桌面、APUS Know、APUS探索发现、APUS加速、APUS移动搜索、APUS头条新闻、APUS消息中心等产品和服务。使用安卓系统的智能手机的用户只需要下载名叫APUS系统的APP,就基本满足了上网的需求。

 

  GPLP君体验了一把APUS系统:

  想换壁纸,只需要轻轻点击桌面壁纸,就可以直接进入APUS的全球壁纸库,个性化定制手机桌面;

  屏幕左上角有搜索栏,APUS搜索整合了网页搜索和本地搜索,可以方便、快捷地搜索网页、应用、游戏、视频、音乐、联系人、短信和已安装的应用;

 

  主界面向右滑动即可看到头条新闻,而无需另外下载APP;桌面右上角有一个类似于风铃的圆形图标叫APUS Know,不但可以提醒日程,还可以展示实时新闻,趣事及流行应用和游戏;APUS探索发现,则可以探索周边最流行、有趣的应用与视频,发现身边的流行趋势。头条新闻、APUS Know、APUS探索发现基于APUS大数据平台– Nebula Platform对用户进行精准画像和场景分析,可以根据用户喜好进行个性化推荐。

  APUS智能文件夹可以将应用图标按照功能和应用实现智能自动分类,保持桌面整洁;

  特别要说明的是,APUS消息中心可谓是产品的一大亮点。消息中心通过打通各应用软件,实现在同一界面中管理邮件、短信、电话、微信等所有的信息,并可在消息中心内直接进行回复,而不用再逐一返回到各个不同的应用APP中,简化了用户操作流程,提升了用户体验。

  APUS系统还内置了APUS加速,可以释放手机冗余内存,提高手机运行速度;而手机屏幕切换效果绚丽、丰富,带来的是视觉和触觉的双重享受。

  整个体验下来,GPLP君发现APUS用户系统颜值和实力并存。

APUS的生意经:依托流量构建平台生态系统,创造共赢模式

  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1998年踏入互联网行业,迄今近18年。李涛深谙互联网发展规律、趋势以及商业模式。在他看来,互联网的核心商业模式主要有三种:第一,以谷歌和百度为代表的流量入口模式;第二,以Youtube 和Youku 、今日头条等为代表的内容运营模式;第三,以亚马逊、阿里巴巴、新美大、滴滴出行为代表的商业经营模式,其中,流量入口模式为第二个和第三个模式的基础,是金字塔的顶层,谁掌握着流量就掌握着话语权。

  在中国,这三种商业模式已经发展到了极致,然而在海外不过是刚刚开始,因此,APUS创建之初就锁定用户系统这一不可替代的流量入口模式。

  对此,李涛认为这三种模式在海外循着三个阶段逐步演进:第一个阶段2014-2017年,这个阶段,主要是流量入口模式。在这个阶段里面主要是各种工具类产品在海外高速增长。第二阶段是2017年下半年至2019年,将会迎来内容类产品的高峰;第三阶段是2019-2020年,包括电商、O2O、互联网金融等的商业服务性内容的高速发展。

 

  当APUS成为一个拥有10亿用户的流量入口时,APUS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呢?又如何引领海外内容运营时代和商业经营时代呢?

  2014年APUS凭借产品在海外打开市场,2015年的核心是市场拓展,这个时间段里APUS继续以用户需求为导向,专注于产品自身的优化和改进,不做任何商业化。直至2016年伊始,此时APUS全球产品集群用户达到9.2亿,商业化条件渐趋成熟。1月APUS开始商业化尝试,当月收入数千万,此后高速稳定增长,6月份单月收入过亿。APUS由桌面优势的用户系统转变为构建生态系统的平台。平台战略的核心是:升级产品形态、搭建大数据平台,开展商业化合作。

  

  升级产品形态,简言之:通过技术上开放接口,将APUS用户系统平台化、插件化、接口化。战略层面上,APUS将通过合作与投资的方式,携手产业上下游合作伙伴构筑生态系统。在APUS共生生态系统中,上游是手机厂商及运营商,下游将会是众多的本地化游戏、电商、视频、音乐、新闻、O2O等等内容和商业经营提供商。APUS希望跟上游的手机厂商和运营商一起在全球快速获得更多的用户,给产业链创造共赢的机会,引领移动大航海时代。针对APUS的下游,APUS会扶持和培养全球各地的音乐、游戏、新闻、视频、电商及O2O等商业合作伙伴。目前APUS与上游合作伙伴达成合作的包括华为、魅族、联想,此外APUS与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达成紧密合作,以期成为中国手机制造企业出海的平台。

 

  产业链下游,以印度市场为例,APUS与印度当地的互联网领军公司合作,2015年9月,APUS与印度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广告平台InMobi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协议, 2016年6月份APUS选择与印度第一家业务覆盖全球的生活服务类互联网公司—Zomato的合作。而2016年8月,APUS与印度最大视频网站Hotstar达成战略合作,将里约奥运赛事视频在APUS用户系统中独家分发。据了解,Hotstar于2015年2月发布,已经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新应用和印度最大的视频网站。迄今为止有累计超过7200万用户下载了Hotstar,拥有8种语言8.5万小时电视剧和影视资源,并且拥有每个全球赛事视频报道。Hotstar在印度拥有2016年里约奥运会独家视频转播权,而Hotstar在全印度只选择了两个合作伙伴分发内容,一家是全印度最大的国家电视——Doordarshan,另外一家就是在印度最具影响力的中国互联网公司——APUS。APUS全球近10亿的庞大用户量将对Hotstar提升内容分发能力和进一步获取新用户形成巨大助力;同时,APUS大数据平台——Nebula Platform可以为Hotstar精准推荐用户,提升Hotstar 用户转化和留存。与印度最大的视频网站Hotstar开展视频合作与APUS生态系统战略十分契合,Hotstar将成为APUS生态系统中视频版块重要组成部分,APUS将携手Hotstar给印度乃至全球用户提供更加丰富多彩的个性化内容。”

  除此之外,APUS还在全球开展一系列投资布局:

  在英国投资了视频广告平台——LoopMe;在印度投资了当地的科技媒体——iamWire;在越南投资了游戏平台——鹿米互动;在印尼投资了WIFI运营商——ZOOMY;以及全球游戏平台——创世乐游。

  李涛说,“APUS生态系统的架构是产品成立之初就确定的”,APUS定位于海外市场,战略性的避开国内BAT的竞争和垄断,并选择在人口红利爆发之际以先发优势进入市场。对于生态的布局和产品形态李涛清晰而坚定,认清自身的核心竞争优势,坚持“有所为和有所不为“。APUS像国内的BAT一样开始布局生态,从硬件VR到接入内容,商业经营内容,通过投资,合作的形式不断扩大和优化自身平台建设。而APUS的想象空间绝不仅仅是成为BAT。通过合作、投资的形式在海外当地寻找潜在的BAT,培育当地的BAT,伴随着当地市场的增长,APUS想象空间巨大。

APUS商业化:产品设计之初就充分思考了变现效率

  因为单个工具类产品的用户粘性差,使用时长较短等,造成单个工具类产品先天变现能力比较差。所以APUS在创建之初就对盈利和变现进行过深入思考,从用户密度、用户粘度以及可变现资源出发,APUS选择了系统,而不是单个工具。

  相比较单个工具产品,APUS用户系统是用户进入互联网的入口,不管是流量、用户留存还是使用频度,都具有先天优势,可以说是:全时长、全入口、高频次。

  在资本寒冬中,APUS凭借强大的自造血能力成为高速增长且能实现巨大商业回报的优质独角兽,无疑给行业带来一丝光亮,也让APUS商业模式成为成功范例。

  APUS目前变现的主要手段有:广告、应用分发、搜索、游戏、电商联运。至于可变现的空间,坐拥10亿用户,面向有50亿用户的海外安卓市场,APUS变现空间巨大。目前APUS商业化已变现用户仅占APUS全球总用户数的1/3,李涛认为APUS未来收入增长空间巨大,预计此后三年商业化变现收入将以每年100%的增幅强劲增长,到2018年商业化总收入预计达到20亿人民币。

  “中国经济的出海浪潮中,互联网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因此,APUS希望能够成为互联网行业的一个旗手,或者一个领头人的角色。”

  故事才刚刚开始,作为大航海时代的旗手、领航者,关于APUS及其未来,让我们一起静候时间和时空的答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