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堪比娱乐圈 曹云金郭德纲大战的投资圈版本

    0

GPLP原创

堪比娱乐圈 曹云金郭德纲大战的投资圈版本

11

近期曹郭大战引发多方热议,不管孰是孰非,师徒发展到如此地步却也让人惊叹。看客看的是热闹,其中的恩怨情仇我们却无法感受。其实,曹郭大战无非是投资人与创始人撕逼的典型,而这种撕逼大戏,投资圈不仅并不鲜见,而且其斗争手法显然要比娱乐圈更胜一筹。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个人微信号”gplp88″

  投资人如同郭德纲师傅,当然一直也以师傅而自居,自觉财大气粗,没有自己,哪能有企业的今天?如此,企业一定要对师傅感恩戴德。

  而企业呢,当然感恩投资人是有必要的,但是我们也要客观看待,任何一家企业由小到大,必然是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其中滋味,作为副驾的投资人无法体会,某种意义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当然这只是双方和谐美好的理想状态,还不包括各种伪投资人作为师傅故意侵犯徒弟的感情和利益的情况,就此,双方的撕逼在意料之内,然又情理当中。

  下面GPLP君就给大家梳理几个其中的撕逼典型,希望能给更多的创业者及投资人借鉴,大家今后能用高度的情商及智商来化解。

案例一:大娘水饺:创始人被CVC踢出局 甚至年会不让参加

  大娘水饺与投资机构CVC的撕逼案例可谓经典。

  大娘创始人吴国强融资的时候将大娘水饺90%的股份给了CVC,股份交割之后吴国强受资方聘请担任董事长和企业顾问,可是尽管这样,由于经营管理理念的不同,吴国强和资方CVC产生了严重分歧。

  在分歧面前,最终,大娘水饺创始人吴国强被踢出局,甚至连参加大娘水饺年会都被阻拦,怎么样,够狗血及精彩吧。

  而且,连带的后果更是严重——大娘水饺业绩连年下滑,2014年是2013年的90%左右,2015年的销售则是2014年的90%左右。

  业绩下滑自然这是资方大股东CVC不愿看到的,最终,2016年2月底,资方CVC最终选择了退让——CEO任命为创始人吴国强的人选包德礼。

  当然,经此一役之后,大娘水饺能否走出困境还要拭目以待。

案例二:A站:股权纠纷下股东不停变更 高管入狱 发小最终成仇人

  要说撕逼狗血,A站可谓典型,可谓国内创业公司历史上最失败的案例。

  A站全名为AcFun弹幕视频网,简称“A站”,成立于2007年6月,曾经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开创者、引领者,然而,这家二次元的鼻祖却因为股权纠纷导致现在远远落后于后来出现的B站。

  A站的狗血剧情是怎样的呢?让我们随GPLP的梳理进一步观察。

  原来,一切从A站融资后开始。

  大家知道万科股权纠纷引发的后果,A站其实一样,融资后,资方并没有给A站带来太多的资源,反而是无休止的管理层人事变动。

  资料显示,2010年前后,A站创始人Xilin以400万元将ACFUN卖给了现任斗鱼CEO陈少杰,在对A站进行大肆整改成游戏视频网站、引入各种直播时,与资本方产生矛盾。随后,A站又被卖给后来的掌门人杨鑫淼,原手游公司晶合思动创始人,公开报道称之为来自山东的巨贾家庭,也就是富二代一枚。

  在不靠谱的股东面前,A站又开始了不停的转让。

  2014年,奥飞动漫入股A站。但走的不是奥飞动漫公司投资,而是奥飞动漫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蔡东青的个人投资。另外,蔡东青也是陈少杰的斗鱼的天使投资人。

  当然,狗血剧情从来除了转让之外还有官司缠身。

  由于涉及到版权侵权问题,2015年1月优酷曾连发了6封律师函给A站高层,而且优酷还进行了实名举报。最后,导致警察在2015年2月3日以非法入侵罪抓了3个A站的高管,将其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

  据媒体公开资料显示,在爆料者提供的谅解书中,优酷提出的最终赔偿方案是ACFUN的18%股份+1500万现金,且被抓的三人每人100万。

  最终,优酷土豆于2015年8月如愿入股A站。当然,随着股东的变动,A站也迎来了新的高管团队。时任CEO孙旻,总编刘炎焱,产品副总裁张侠。

  如果这就是最终结局的话,那么显然结论为时尚早。

  2016年1月14日,A站正式宣布获得软银中国6000万美元A+轮投资,同时宣布莫然将出任公司CEO,原CEO孙旻将出任公司总裁。

  据2016年3月A站进行的工商变更显示,除了奥飞娱乐副总裁陈德荣继续留在A站董事会之外,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也进入董事会,另外,代表软银中国的刘天民和时任CEO莫然也进入董事会,莫然同时担任董事长。

  这也就意味着,A站董事会6名成员中,代表投资方的董事达到4名,分别是代表奥飞娱乐的蔡东青、陈德荣,代表软银中国的刘天民,代表合一集团的邵峻,而代表管理层及创业者的只有莫然和刘炎焱。结果很明显,莫然和他的幕后老板杨鑫淼已经无法掌握董事会。

  这时候高潮终于来了。

  在A站董事会蛰伏两年后,奥飞坐不住了,最后决定向大股东杨鑫淼再次发难。几个月前,上一任CEO孙旻刚刚引咎离去。莫然跟进的离去,这标志着杨鑫淼彻底失去了A站管理权。

  更令人回味的是,孙旻和莫然,居然都是杨鑫淼的发小。

案例三:豆果美食:投资人介入创始人内斗 合伙人高龄孕期被逼离职

  打造“工具+社区+电商+智能厨电”厨房经济新闭环的豆果美食创始人朱虹和王宇翔的合伙人撕逼也是一起典型案例,然而,更让人想不到的则是,投资人居然就是始作俑者。

  公开资料显示,豆果美食创立于2008年,由联合创始人朱虹和王宇翔创立,是一家致力于发现、分享、交流美食的互动平台,提供国内免费手机美食菜谱和生活资讯。2011年6月,豆果美食完成1200万人民币A轮融资,投资方为盛大资本;2013年3月,完成800万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为纪源资本;2014年11月完成2500万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为高瓴资本、清流资本。

  然而,就在融资后的一年半,2016年3月,豆果美食联合创始人之一朱虹在朋友圈爆料,因在管理理念上出现分歧,怀孕1个多月的朱虹收到了优先退股协议和来自王宇翔的警告:如果继续留下,会把其工资降到很低,打劳动法官司公司方面也能赢。紧接着王宇翔着手修改公司考勤制度不许HR给朱虹录指纹,尽管一再要求沟通和谈,但是王宇翔方面却一直拒绝公开回应。

  这件事在众目睽睽之下发展到两个创始人反目成仇这么狗血的地步显然让人失望。二人之间甚至于资方之间发生了什么恩怨情仇外人无法清楚,然而,王宇翔连续发出不合理的通知甚至做出不给录指纹这样明显过分的事情或许背后真的存在故事——很明显,只有投资方同意,关于朱虹的优先退股协议才会被起草。

几个撕逼面前,我们明显可以看出,人性在利益面前到底有多么的不堪一击。当然,企业的发展离不开资本,资本也需要企业创造价值,因此,GPLP君奉劝大家,和气生财,有缘走到一起,好聚好散方为上策。毕竟,匆匆之间,你我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 GPLP原创

    AI+诊断赛道拥挤 AI+治疗赛道成为下个市场热点

    By

      原创  文/草因心 GPLP   前言: 在DeepMind CEO哈萨比斯看来,AI系统会首先在两个领域部署,一个是医疗,一个是交通,比如医学诊疗和自动驾驶。 人工智能正向医疗...

  • GPLP原创

    汽车后市场的创业投资机会到底在哪里?

    By

      原创  文/GPLP   伴随着小鹏汽车、威马汽车、蔚来汽车等电动汽车火热亮相,在未来5到10年内,新能源汽车将成为生活的主流,那么谁先能跑出来呢?   新龙脉控股董事长曲敬东:...

  • GPLP原创

    火热的影像AI:到底是泡沫还是“赌局”?

    By

    原创   文/明定坎村  GPLP   2017年,影像AI的机会让许多创业者趋之若鹜;然而,风口之下有人却选择了离开。 “团队经过仔细考虑,最后决定放弃影像AI,绕向了为医疗单位提...

  • GPLP原创

    谁的共享单车

    By

    原创 文/木暮 GPLP   投资人代替创始人本身成为一家创业公司对外的主角,印象中是从朱啸虎开始的,当年这个创投圈的新人为了尽快打出个人品牌,超过投资了远超同龄人的星球同时微博又玩...

  • GPLP原创

    人人车刘自成的挑战:守正出奇 “线上+线下”运营双超车

    By

      原创  文/一条辉 GPLP   都说新年新气象,二手车电商行业还在持续混战中。1月5日,人人车宣布首席运营官刘自成走马上任。 柳传志著名的管理三要素——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企业界几乎...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