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2016年下半年宏观经济: 最艰难的时刻或许还没有到来

    0

GPLP原创

2016年下半年宏观经济: 最艰难的时刻或许还没有到来

22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在众多争议的声音当中,中国经济已经驶过了2016年上半年,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我们都不能脱离大环境而孤立的存在,因此,为了更好的服务投资人及创业者,GPLP君团队对真实的宏观经济做了个小小调查,算是暑期为大家准备的宏观经济凉茶,供大家参考及品尝,当然也欢迎各位的真知灼见。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个人微信号”gplp88″

  关于2016年的经济走势,麦肯锡在《“2016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表示:

  展望2016年下半年,经济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其具体表现为预测2016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5.9%。同时,2016年中国CPI增长1.9%,PPI下降2.8%,消费增长10.1%,投资增长9.6%,进口下降5.7%,出口下降4.2%,M2增长13.3%,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贬至6.9 CNY/USD (一年期人民币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价格所隐含贬值幅度);由此,麦肯锡认为,2017 年中国进一步出现经济增速放缓是大概率事件,换句话说,中国经济最艰难的时刻尚未到来。

  至于GPLP君的看法,则是基本与麦肯锡保持一致,那就是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经济函待进一步升级,中国目前的经济机构依旧为传统经济及国有经济占据主要地位,互联网及新兴经济影响有限,当然,这也是创业者及投资人的机会,尤其在消费领域,虽然当前属于资本寒冬,然而,坚持下来将是黎明。

经济利润的80%被银行和金融机构拿走

  据麦肯锡对上市公司调查研究显示,中国整个经济体系的经济利润(与企业利润不同,但能更高地反映资本利用效率)的80%,被银行和金融机构拿走了。全国企业才拿到20%。

  与此同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对此也保持同样观点。

  据向松祚的研究数据及观点显示2016年上半年,国有企业拿走了银行贷款和社会融资的50%,而国有企业只贡献了GDP的40%、财政收入的30%、就业的20%,总之其拿到的资源与其做出的贡献极不相匹配。同时,社会融资总额的大约41%进入了房地产行业,房地产老板天天在鼓吹房地产是中国的支柱产业,中国经济离不开房地产,房地产行业拿走了那么多的资源,而其对GDP的广义贡献度只不过20%。

  从工业企业利润增长来看,1-6月份,中国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大幅下降,其利润增长只有6.2%,与工业增加值增幅大体相当,而且增长率主要来自一些短期因素,譬如石油行业和炼焦行业的利润出现大幅度增长,然而实际上绝大多数行业的利润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增长。其中,私营企业利润增长8.8%,国有企业利润连续19个月负增长,1-6月,国有控股企业利润下降8%。

  同时,结合GPLP君团队抽样调查一下创业者及投资人显示,对于工业企业项目,大多数选择了回避,其中转移到消费行业的创业者及机构开始增加,与麦肯锡及向松祚的观点接近。

  因此,结合这些现象,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当前真实的中国宏观经济为,经济发展机制尚未理顺、市场化的经济发展动力不足、内部经济结构扭曲(体现在经济下降,全国各地房价普遍上涨),在国际经济环境动荡下行的背景下,中国经济难以形成稳定的复苏基础,因此中国经济继续下行仍然是大概率事件,而中国政治局会议的结论也同样如此,认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将持续加大。

来自官方的中国政治局会议的结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将持续加大

  如果说无论麦肯锡、向松祚的观点都无法令人信服的话,那么来自官方的政治局会议的结论则是颇具权威性,对此,他们认为,2016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将持续加大。

  7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这被视为宏观政策的风向标。

  关于此次会议的内容,GPLP君将截取其中关于经济部分的重要内容进行解读:

  一、关于坚持适度扩大总需求,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注重相机、灵活调控,把握好重点、节奏、力度,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良好宏观环境。

  【GPLP解读】:以往的会议一直强调的是“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基础上加强供给侧”,这次却将扩大总需求和货币政策混在一起,可能是经过实践发现,不能离开大环境简单的讨论供给与需求,因此,中国信贷的大部分并没有投放到实体经济当中——根据统计,自2013年以来,差不多40%的新增信贷被完全用于偿还利息。

  二、关于落实各项减税降费措施,保证公共支出能力和力度,发挥财政资金效应,引导社会资金更多投向实体经济和基础设施建设薄弱领域。

  【GPLP解读】:

  中央政治局从2013年就开始,就反复强调,要提升有效投资、降低无效投资,消除浪费投资,这一结论的前提则是,从2013年起截止今天,投向实体经济的资本依旧有限——庞大的资金和信贷,不在实体经济投资,一会跑到股市,一会又跑到房地产,一会跑到文化古董市场,炒来炒去,这是今天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

  民间投资意向低下,银行投资不到位,其根本原因为,根据向松祚的观点为“人们对政策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甚至有所怀疑,彷徨和观望。第四个基本判断是最值得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今天中国经济的一系列问题能不能解决,直接取决于我们能不能真心推动改革。”

  三、关于全面落实“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任务,通过有效的市场竞争,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实现优胜劣汰和产业重组,提升产能过剩行业集中度,积极推进科技创新,增强核心竞争力,加快推进新旧动能转换。

  【GPLP解读】:

  以制造业举例来看,数据显示,我国制造业整体仍处于全球产业的低端,产业竞争力和盈利能力都很差。这有太多例子。苹果手机90%在中国加工,批发价500美元的苹果手机,苹果公司拿走161元,全球经销商拿走160元,零配件供应商拿走17.25元,中国加工企业仅拿走6.5元加工费。

  差距明显,显然,中国需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四、采取正确方略和有效办法推进五大重点任务,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关键是深化国有企业和金融部门的基础性改革,去库存和补短板的指向要同有序引导城镇化进程和农民工市民化有机结合起来,降成本的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

  【GPLP解读】:

  这段话里突出重点是“控制资产泡沫”,从去年开始,市场、金融、资产泡沫这些风险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中央文件中,表明中央正在加速适应新的金融和经济体系,结合这几天证监会副主席关于监管的讲话,可以断定未来金融监管将越来越强。这并不是政治局会议第一次讲“泡沫”,实际上,从2014年就有讲警惕高杆杠、泡沫化风险。资产泡沫主要指房地产泡沫和股市泡沫,和其他一些资本市场的泡沫。这些泡沫导致价格扭曲,导致大量的资金沉淀在金融领域中,使整个经济脱实向虚,这样对实体经济的危害极大,对整个金融系统会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当前的资产泡沫主要存在于楼市和股市。如果资金集中在金融领域,就会导致实体经济的整个利率过高,企业不愿意投资实体,转而去买金融产品,或者炒房。另外,今年以来,居民购房的杠杆率大幅上升。如果房价一旦下跌,会给银行造成坏账,给居民的财产性收入造成巨大的影响。除此之外,债券市场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信用债的价格虚高,刚性兑付难以打破,这些问题都会对实体经济造成伤害。如果金融领域的泡沫比较严重的话,就会引发金融风险。

文:黄爱贞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