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克拉维斯的KKR:听一位美国PE大佬讲诉他的发家史

    0

GPLP原创

克拉维斯的KKR:听一位美国PE大佬讲诉他的发家史

捕获

以下是亨利·克拉维斯先生的精彩观点。

非常高兴介绍我的合作伙伴,我们一起在1976年创立了这家KKR公司,同时我们还要感谢全球新兴市场股权投资协会邀请我来到这里,我非常高兴在这里分享一下我们认为非常重要的东西,尤其是如何为公司增加价值,我认为这点对中国市场非常适用的,尤其是在欧洲市场、美国市场,在全球其他市场也很适用的。

我非常高兴跟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经验,我们两人一起在过去40年内做的事情,首先我们一起建立了这么一个PE的概念,大家都要去记住,在1969年到1980年的时候,很多的这些投资者,他们都做一些蓝筹股的收购,他们可以说用一些收购,还有很多的金融工程方面的措施,在这个时期内有很多金融控制方面的措施,然后到了1980年、1990年的时候,我们有很多的大量的债务,那么这些债务的话,在90年代中期的时候,有所降低。那么这个时候,可能是有30倍的这些股权,那么在90年代短期时候,这个股权减低到5到1的债务股权比。

我在当时我们主要是关注于我们一些大的公司,那么当时我们KKR在过去30年内主要关注这些公司的成长。今天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跟大家分享一下有两种不同的思想,我认为这是比较重要的思想,一种就是如何来领导这些PE的公司,来创造,来维持一种可持续性的发展的结果。在不同市场条件下,得到一种长期的发展。

第二点,我们这些GP的关系,还有LP的关系,在美国是如何得以发展的。而且产生了行业,就是我们今天所称为的这些PE行业。首先看第一点,主要是可持续性的回报,刚才我提到KKR30年的历史,我们在30年中我们能向我们的LP,能够达到一个符合增长率的27%的增长率,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延伸,就是我们这些内部收益率能够使你的投资的回报,能够增长很多倍,以便供应我们的合作伙伴。

刚才提到27%的回报率,可以说是一种很好的投资回报率,我们同时还可以去选出,有一些时候我们的投资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方面,因为一些金融机构的话,我们认为他们需要美元,或者欧元,或者日元,或者其他的货币和我们一起进行投资,他们希望能够获得他们的这些回报,以便付给这些投资者。

  那么有一些时候,并没有太多资金回来,我们认为我们有时候可以很容易地去获得这些回报,可以做一些很快的投资,大家请记住这些PE,根据我们的观点,如果做的很好,它是一个长期的这种投资工具。那么我们KKR平均持有期是7年,那么我非常高兴。可能大家对这个对冲基金和PE公司,他们有所混淆,我们是一个PE公司,我们对公司进行投资,我们工作进行投资第一天刚刚开始,这就意味着我们非常注重公司的运营。

我们对公司说,不要庆祝,也就是说当我们盈利的时候,卖掉这个公司的时候才值得庆贺,我们为公司创造了价值,这对于这个公司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对于社区,对于公司的就业,对于所有的责任相关者,那么他们的客户,他们的这些供应商,他们的环境,他们的社区,我们都能带来价值,这是KKR公司一直所关注的。从我们购买公司第一天起,我们就关注这些东西。在开始的时候,我们采取一种长期的观点,在我们做出投资之前,我们做了一个详细的分析。就是关于这个行业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这个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同样我们能够做什么,来改变一下这个公司的运营。以便使这个公司变得更好。这些金融工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你可以用1美元,然后用金融杠杆去弄32美元的债务,然后你可以会有所获利,但是今天的投资者不一样了。

  这些公司都关注它的运营,都关注运营的改善,这个将会成为任何一个PE投资公司的这种成功的关注点,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呢?

我们KKR所做的就是首先最重要的是我们是有一些具有业界专门支持的人所建立的,我们在欧洲,我们有9个专业团队,在亚洲目前没有,我们刚刚开始在亚洲进行运作。我们现在的话,在25个为职业人士负责亚洲工作,我们对每个行业都有很深的理解,在KKR的时候,我们都是作为一个公司来运营的。每一个人的话,都参与到我们的工作中来,无论你是在亚洲,还是在欧洲,或者在美国进行运营业务,大家都参与进来,都参与到我们这个PE公司运营中来,这样的话,我们能够获得这些最佳实践的专业知识的指导,这些知识来自世界各地,特别针对一个任何特定项目上,以便达到最大的回报。

大家请记住我们开始这一切,我们过去也犯了一些错误,我们在投资公司里面,我们犯了一些错误,我们要关注公司的运营,而且要关注特定行业,所以我们能够更好的理解每一个行业,能够完全地彻底理解每个行业。所以我们KKR同事做的事情,并不仅仅是和公司CEO见面,而是对整个行业进行理解,从最低层开始,我们跟采购经理见面,向他们了解,然后跟销售人员,一直到CEO层面,我们参加这些行业的会议,那么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来去看一下哪些公司在展会上人更多?为什么?或者他们有新产品的投放,这个新产品有很好的销售,这些产品的话,有时候可能有一些公司产品会过时,所以我们要成为这些公司整个运作的一部分。这也可以说对于我们KKR所做的事情是至关重要的。这是我们从一开始就做的事情。

在做出投资计划之前,我们不仅要去理解这个行业,而且我们要有一个很深入的,很详细的对这个公司的分析,以及这个公司如何去更好适应在整个行业中的地位,他们的利润率、他们的生产等等,我们要做一个标准设定,和其他的行业公司做一个基准的比较,我们并不是某一天醒来说有一个机会,我们就去投资吧,这样你会犯错误,我们要花很多时间,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做我们的净值调查,然后要确保我们理解这个公司做什么。这个公司在业界的地位,希望我们能够理解对这个公司能够达到一个全面的理解。第二件事,我们要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公司,因为现在世界越来越全球化,我们在美国、欧洲、亚洲,在东欧,土耳其等等,还有南美等等,我们做的事情就是我们要去重新创造我们自己内部的咨询公司,我们有自己很小的一个内部咨询公司。这个是在1980年开始的。

我们在这方面的咨询员只是在我们公司内部工作,帮助我们的这些投资项目进行管理,在1993年开始,这个团队进入我们的公司,我们却没有重新建立当时的咨询公司,我们那时候并不知道我们缺失了什么,但是在2002年重新建了这个团队,今天已经有35个这样的咨询公司,他们好像是所有的像麦肯锡这样的公司,但是他们不会向其他人写报告,因为他们在帮助企业内部进行各个层面管理和改进,他们在那里会肩并肩,与我们行业内部管理团队共同工作,希望能够共同推进可能获得的回报,在我们购买这个公司之后,立即开始执行我们之前做的净值调查,所以他们知道什么是重要的。

从那一天开始,他们就将100天计划这个项目付诸实践。开始利用新的与KKR关系,并且开始新的重组机构方向,同时也使KKR,以及管理团队之间的利益相一致。所以他们在每一个方向,是管理层应该采取的,以及取向的没有任何分歧。我们在之前所做的,我们知道管理层必须要走出正确的方式,而在过去的时候我们有一些错误的经验教训,他们在刚开始的时候,走向右边,实际上应该走向左边,因为他们之前并不知道方向如何,现在并不会这样了,我们做了审视调查,一个产业,一个产业的,一个人一个人来进行关键层面调查,这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这在我们工作当中,看起来像一个发电厂一样,他们在购买一个公司时候,会考虑这个。我们下一步希望有一些高级顾问,他们都是著名的人物。或者说柳传志,他是联想的创始人,也是我们的高级顾问,而田先生今天也在我们的讨论当中,他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咨询专家,让我们可以更好的在你们的市场以及我们的市场更好运作,这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

之后,我们会专注于保证我们一定能够有更好的资本结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就是现在不是进行过渡杠杆的时候,但是必须要保证的是这个公司一定要有充足的资本,它可以进行开支,并且可以在业务当中进行投资,无论是在市场还是产品的投资,如果过渡杠杆,就没有太好的操纵这个公司的空间,这个公司很有可能没有很好的发展时候,就会收缩了。所以会有很多问题,因此我们希望在资本结构当中保证灵活性和空间。

他们有足够的资本空间,使他们更好的在业务当中进行投资,但是非常有趣的是,其中有一个事情,我感觉是非常有趣的,那就是这些首席执行官在美国的首席执行官告诉我们,上市公司是因为有非常多的监管等等的机构,像安然公司当时所发生的悲剧,以及所遇到的困难,对于能够希望在股权投资当中进行工作,因为它有一个长期的回报。

而且股权投资一定是我们继续向前,继续有能力,不仅仅是对下一个季度,或者只是下两个,下四个季度的营业,实际上我们是告诉自己,我们在这里,我们今天在这里工作,在3年、5年后这个公司怎么样,我们如何达到这样一个收益?这实际上是非常不同的。那就是股权投资与对冲基金,或者是其他的各种快速倒卖股权这种方式业务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我们可以有更好的长期的投资的能力,并且能够更好的通过适当资金来进行回报,以获得更好的回报。所以这些就是我们KKR所致力的,希望能够更好提高我们的运营。

另外就是利益的一致性,就是说领导层,以及股东的利益是一致的。我们希望所有的管理层,以及管理团队人,不仅仅有一些期权,而且我还希望他们能够更好的有一些有意义的资金,适于错误投资者做的利益一致的。所以我们会以同一个水平向前建立长期的价值和投资价值,我们会给他们一些期权,而且这些是他们投资之外期权,但是更重要的,作为管理层,我们有资本投资,这是十分有意义的,这不是任何的管理层的意愿,比我们整体的资本的方向都是同样重要。

  我们再看一下第二部分,有一些合伙人以及普通合伙人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们的听众在这里,你们有一些是有限合伙人,我们相信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应该有利益性的一致性,无论是普通合伙人,还是有限合伙人都是如此。

我们和有限合伙人沟通是十分重要的,我们相信有一些问题因为我们没有很好的沟通而产生的,不是我们所希望,或者应该进行沟通而产生的问题。所以突然来说,就有一些不确定性。但是从来不要忘记,我们共同进行了一个调查,这是对我们有限合伙人做的调查,有很多人跟我们在一起,他们有一些和我们还在一起,也有一些不在一起,我们做了一个一致性的结果,那就是我们的问题你知不知道KKR做什么?它的运营是什么?而他的结果就是知道我们给他钱,而他给我们更多的钱,这样的话有一个收益,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答案。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是这样的,因为我们以为我们与有限合伙人有非常好的沟通,而且也跟他们说我们如何进行运营,如何有更好的从KKR在股权投资方面获得了更多的附加值,但是最后没有跟他们沟通出来这样一个概念,所以每一个季度都会跟非常多的有限合伙人进行沟通,我们会给他们一些很好的观点,或者告诉他们某一个公司的情况,或者我们认为宏观经济趋势,以及行业的趋势,因为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更加紧密跟他们的利益和我们的利益联合在一起,而且他们也开始真正的理解到底KKR是如何运行的。而我们也开始能够知道到底他们认为重要的是什么,他们的问题是什么。所以这样的沟通,这样的共同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对我们来说,对KKR来说,我们如果能够更好的保证这些投资机构的联系,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们能够继续对我们进行投资,我们能够继续一起向前走,但是有一些时候,像现在这样有非常多的市场动荡不确定性的时候,有非常多的恐惧是存在的。有限合伙人也有这样的恐惧,现在资产组合公司发生了什么,他们遇到一些问题,而且各个公司头也看到他们的公司债务继续下滑,所以我们必须能够更好的跟他们进行沟通,并且能够将他们继续推进我们如何运行,未来如何发展,还有很多投资,本来可以非常好的继续运行和盈利的,但是不是。

这种组合在这方面已经致力于我们公司有40年了,我们看到很多动荡,我们有这样的经历,看到过这样的事情,而且我们真正需要想象的,并且知道的是我们有非常多的有经验的投资人,他们可以做好最好的选择,像这样的一个全球经济危机和全球经济不好状态下,做出最好决定和正确的决定。现在不同的是,我们有非常高的通胀,大概在美国是3%,而且银行之间已经达到了21%的基础利率,同时他们说到我们不应该没有目的的进行借贷了,如果你对股权投资进行借贷是不行的,除非你有一些运营资本,或者有一些资本开支是可以的,但是不可以有其他的借贷。

现在是艰难时期,因为已经没有额外的资本,我们在82年之后购买了很多公司,我们在90年代也是这样做的,美国的一些存款机构都申请了破产,像得克萨斯州已经破产了,而我们回到我们的家里面,回到我们的国家,进行我们投资的衡量,然后看出我们是不是能够更好的投资之后,再一次我们所做的投资获得非常好的回报,所有的关键是不要进行慌张,我们必须知道如何对投资进行结构化的管理,即使在一个非常糟糕的背景下,我们也可以做好。只要做好工作,他就会有另外一半工作来完成运行,我非常高兴来到这里跟大家做演讲和讨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 GPLP原创

    多个城市抢人大战的背后:人才的真正价值与经济利益

    By

    文/意卿    GPLP独家首发 本文来源于GPLP    微信公众号 gplpcn 2018年以来,多个城市参与到“抢人才大战”中,并且使出浑身解数,纷纷展现抢夺人才的决心,一场史无前例的“...

  • GPLP原创

    小米香港上市“亮剑” 雷军才是真正的“余则成”

    By

    文/暮音  首席创业官 2018年4月21日,有传言说小米最快将于5月初提交申请赴港上市。小米方面就中国版存托凭证(以下简称“CDR”)事宜与中信证券、华兴资本已经进行接触。 此消息一出,市场...

  • GPLP原创

    募资无望 投资无门 投资人该何去何从?

    By

    文/王骐骥     GPLP独家首发 本文源于GPLP   微信公众号 gplpcn 生,还是死? 死亡的威胁再一次摆在大部分投资人面前。 正文: 这不是投资机构的黄金时代。 募资无望 投资无...

  • GPLP原创

    中兴事件后 阿里宣布全资收购中天微重铸中国芯

    By

    文/暮音  GPLP 2018年4月20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全资收购中国大陆唯一的自主嵌入式CPU IP Core公司——中天微系统有限公司。收购金额暂且保密。 资料显示,中天微目前是中国大陆...

  • GPLP原创

    三维集团上演真实版不能说的秘密

    By

    文/暮音    GPLP 2018年4月17日,央视二套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以《污染大户身边的“黑保护”》为题,报道山西省洪洞县三维集团违法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生产废水直排汾河,然而,...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