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中国职业经理人的故事:我是如何对付黑白社会的

    0

GPLP原创

中国职业经理人的故事:我是如何对付黑白社会的

 55

一、单刀赴宴

  在我们接管某大型国企后一个月左右的某天上午,动力分厂厂长神色惊慌的跑到我的办公室,气急败坏的说:M总,不好了,去炉渣库的路被人挖断了,现在锅炉出不了渣,可能三天就得熄火。(大型锅炉熄火是严重的生产事故)

  我自然也很慌张:谁干的?

  答曰:Y老大的人。

  问:能不能把坑填起来。

  答:Y老大的人在那里看着,他的人很多都是刑满释放人员,亡命之徒,我们工人有家有口,不敢跟他叫板。……

  下午,我们正在开办公会讨论断路问题,工会副主席老李(这个企业有六位工会副主席),匆匆忙忙进来:M总,Y老大要请你吃饭。

  这一下,会议室就开了锅,有人大喊:太猖狂了,向公安局报案抓他;有人说:这是鸿门宴,千万不能去;有人说:要去也得多带几个人……

  我说:报案抓Y老大,没有证据,抓几个小喽啰没意义,过几天又来一回,企业折腾不起,最后损害企业利益。我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因为Y老大现在是拿断路当成人质,就是要跟我谈判,就像绑票的,目的是赎金,而不是撕票。他如果要干掉我,犯不上花这么大力气去把一条水泥路挖了。

  所以我对工会李副主席说:我六点半在火车站候车室门口等,一个人。(这个企业有个火车站)

  六点半,天完全黑了。Y老大自己一个人开着一辆红色的凌志车来接我(我以前还不知道凌志有红色的)。上车后,他说:M总,我带你去吃蛤蟆。我说:客随主便,随便什么都行。一路无非是几句闲谈。大约半小时后,到了一个山窝里,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下,一个4、50岁的男人迎上来:大哥,来了。

  Y老大很有气势的说:老夏,准备好了?

  老夏立即点头:准备好了,准备好了。立即从另外一个房间拎来一个红色塑料桶,借着灯光,里面有半桶活的林蛙(就是那种做蛤士蟆油的树蛙)。

  Y老大一边上炕,一边说:快去搁土豆炖了。

  分宾主坐定,我先喝一口茉莉花茶,打量一下这个农家。这时Y老大一直不吭声,看着我。

  我说:路是你挖的吧?他点点头。

  马上跟我填上吧,不然我要停产。他点点头,说:回去就办。

  我再说:你请我来的目的我很清楚。你手下有几百号兄弟要吃饭,有一些兄弟还是刑满释放,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生路。你的PPT厂养活这些人。只要你的PPT质量合格,价格不高于其他厂家,我优先采购你的。(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你也知道,每年采购PPT我们也就3000多万,你的产品吃不完,你可能还得再找点其他销路。

  他点点头。说:M总,煤的问题?

  这又是一个遗留问题。我说:只要价格不高于XXXX煤矿的挂牌价,热量够6000大卡,不短斤缺两,我还跟你签合同。下月我就上轨道衡,你不能让我难看。

  他点点头。说:好处费?

  我说:我一分不要,但是你得保我平安。最近有人去原料仓库偷东西,你得管管。(实际上我是客气,已经是持械抢劫)

  他说:这是咱自家的事情,有人再敢刺毛,我削他。(后来追回来价值600多万的原材料,而且以后不管原料和成品都再也没有大的丢失,这是后话)……

  土豆炖蛤蟆端上来了,看著这些眼睛鼓鼓的东西,我真是一口也咽不下去,只吃几块土豆了事。

  二、收烂帐

  经过一段清产核资,财产清册,对外函证,发现这个企业有超过三年的应收账款2.7亿左右。按照基本财务制度,我们向财政申报坏账核销(那时核销还有指标限制),但是又不甘心就这么算了。所以我向董事会提出对这批坏账采取死马当活马医的建议,不管谁能收回来,公司与他五五分成。董事会后来同意先拿一批比较难收回的坏账出来试点,奖励改为30%。最久的坏账有多久呢,58年大跃进时期的(绝非虚构,绝对真实),这批坏账大约有3000多万。

  然后张榜公布,公开征集收账英雄。但企业内部反响极小。这天下午,快下班时,Y老大来了,问:M总,我可以去帮忙收烂账吗?

  我一时有点发懵,看着他。他说:反正你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你们公司的人都老实巴交的,谁会去跟你收烂帐,就算去了,也收不回来。

  我想也是。问:你打算怎么收?

  答:这你不用管,我保证不绑票,不杀人,不放火。

  好吧,去试试。

  第二天,他的队伍就开赴全国各地。一周以后,就捷报频传。

  后来我才知道主要手段,极有创意:

  第一招是孕妇收账队,不给钱,就威胁在办公室生孩子(至于是否真的都是孕妇,无从考证)。

  第二招是上访改进型,每天在办公楼门口表演喊口号,举标语等活动,并见人就发传单。

  第三招是家庭生活参与型,债务人的家庭成员,例如老公、老婆、孩子等人全部24小时受到轮班的贴身关照,晚上值班人员就在大门口席地而卧,早上换人跟班出行,做到真正三同。

  第四招是哀伤同情型,随时随地债务人都可能被人抱住大腿,并嚎啕大哭,痛诉悲惨。

  等等等等。

  由于债务人国企居多,好面子的人多,想过好日子的人多,所以基本上都在在坚持不懈的骚扰下,抓进派出所,放出来再接再厉,持续奋斗的精神的感召下,都开始还钱。

  我接到的第一个胜利的电话是:M总啊,我是小Y,我在大连,他们没现金,有玻璃要不要?

  我接到的第N个胜利电话是:M总啊,我是小Y,我在潍坊,他们没现金,有几个鱼塘的活鱼,要不要?

  最后,不得不开了一家抵债物资公司,销售这些东西,印象比较深的有几万条领带,500个汽车方向盘,几千吨钢材,1万多吨水泥,若干玻璃……反正是五花八门。当然主要收回的还是现金,大约占了70%到80%。

  由于Y老大在收账过程中的突出表现,经我推荐,董事会批准,聘用Y老大为总经理助理,专门负责收烂帐。从此,Y老大开始穿西装,打领带。

  三、拦路抢人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外出开会或去看准备接管的企业,给我安排的秘书又是一个年纪较大的文学男青年,经常神情恍惚。

  税务局要求交税,结果当时抵扣税单未齐,计财部建议拖一拖,去跟税务局商量商量。本来我准备请税务一帮人去钓鱼,同时把这件事说一下。结果接到命令,立即回京述职,然后又去广州看另外一个项目,等我回到企业,已经过了15天。我刚进办公室,税务局的人就来了(他们消息真灵通),三个人,一个科长带头,进来脸色就很不好看,说:你不要以为你有背景就敢抗税!

  我当时就懵了。抗税可是大罪。问:这话从何说起?

  答:我们给你发传票了,你不理不睬。今天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我立即问那个文学男青年秘书:有传票你应该打电话告诉我。

  秘书曰:我不知道它这么重要。

  我的神呀。我立即向科长认错:我错了,6500万的税我马上让计财部交,今天就划转   。

  科长没说话,一年轻的税务英雄立即说:不行,今天你必须跟我们走。

  只好乖乖上车。

  车刚开出厂区,快到国道时,前面有几百人站在路中间,手持各种棍棒之类的家伙,也不说话。科长坐在副驾驶,我在后座,这时他回过头来,脸色就变了,说:Y老大带人在前面拦路。

  这时我旁边的那位年轻的税务英雄立即脸色刷白。谁也不下车,谁也不吭气。

  我说:科长,我们两个过去给他谈谈?

  科长和我下车,Y老大只有一句话:人留下,车过去。

  我对科长讲:钱一会我就让人办解付,明天我亲自上门赔罪,请几位局长一起坐坐,如何?

  科长看看那群人,点点头。

  我又回到了人民群众中间,有时人多就是好。

  四、两次奇异的经历

  有天中午,Y老大(不现在是Y助理了),突然跑来(他不拿企业工资,所以也不坐班,属于一个临时计件工),说:徐大眼睛要请你吃饭。

  谁是徐大眼睛?答:XX县委书记。

  为什么?答:他们县有个煤矿。

  我点点头:不去。

  他们人都来了,在XX宾馆等你,还是去吧。

  好吧。到了地点,发现真是奇妙的组合。徐大眼睛自然是主人,同来的还有王大麻子县长,本地另外两位老大,本地公安局长,本地财政局长等等。

  酒过三巡,徐大眼睛发话:M总呀,那个啥,我们县你还得大力支持呀。

  答:能力不够,能力不够。

  这时Y老大(还是叫Y老大习惯)就说,XX县有一个年产30万吨的煤矿,最近扩大到100万吨,要找大客户。

  这时财政局长就说:你们热电厂马上要点火,一年也要7、80万吨煤(真不愧是管钱的,数据就是准),现在还没签协议吧?

  我问:质量如何?

  王大麻子县长立即说:6000大卡烟煤,有检测报告。

  问:有铁路专线吗?

  这时一直只喝酒的一位老大开始说话:我有一个车队,40辆20吨重卡,可以超载运80吨,一次就是一个专列的量,一天可以运两次,运力足够。

  问:价格如何?

  徐大眼睛立即说:如果现款购买,比XXXX煤矿低10%。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公安局长说话了:老徐这个家当得不易,教师都三月没开支了。

  徐大眼睛厉害。我投降。

  我以为没事了,可以轻松一下。一转身,徐大眼睛又提出一个创意来:M总,我们县有个陶瓷厂,送给你们吧。然后转脸问王大麻子县长:老王,你看呢?老王一挥手:就这么的吧,我看行。

  我的神呀!这时Y老大又出来了:M总,他们那个陶瓷厂我去看过,是做高压线塔的瓷瓶的,厂区挺好。

  王大麻子县长补充:设备都是引进的,就是管理不好,产品质量不过关,销售不出去。M总会管理,肯定能够弄好。(见鬼,不和电网搞好关系,合格品也卖不出去)

  我只好客气:怎么个送法?

  徐大眼睛很爽快:一锅端,人员、银行贷款和厂子都给你。(真是会打算盘的徐大眼睛,应该叫徐大算盘)

  我下月一定去看看,然后再商量,好不好?

  徐大眼睛又忙起来:那个啥(这次是呼唤跟来的秘书),把东西整到M总的车上去。

  徐书记,你不能让我犯错误。

  不会犯错误,就是点土特产,不值几个钱。

  挥手告别后,我来到我的车边,一辆丰田4500吉普,问司机:送的啥东西。

  答曰:你自己看。

  打开后盖,真的是土特产,真的不值几个钱,只是太特了:一只完整的野猪微闭双眼,口吐鲜血;一只象梅花鹿样的动物,压在野猪身上,正用放大瞳孔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真绝。

  过了没多久,一天下午,Y老大又来了:M总,XX监狱的狱长来看你,请你吃晚饭。

  我又可耻的懵了:为什么?

  答:他们监狱有个厂,跟咱们公司产品一样,就是质量不好,配方不行,他们想参加咱们公司。

  不去。去吧,人家开车1000多公里来的,总得给点面子吧。

  是的,公检法的面子咱不敢不给。去吧。

  一进门,监狱长就:M总呀,我们可是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呀。我们听Y总(这小子也开始称总了,真是有进步)说了不知多少次呀,早说来看看你呀。

  肯定是Y老大去推销PPT时胡编乱造。

  监狱长继续:我们厂小呀,一年2亿产值,质量又不稳定,销售价格上不去,只能销农村。你们公司大呀,技术好呀,如果咱们加入,就有希望了。

  我问:你们有什么优势?

  答:我们不会停电,就是不交电费也没人敢停电(是呀,谁敢停监狱的电是找死呀);工人听话。这时一直没有发言的同来的老张立即补充:咱可是XX省的重刑犯监狱。(这员工纪律可以是举世无双了呀)

  老张继续补充:咱们成本低,员工不要工资。(这是真正的竞争优势呀)!

  我问:可是你们资产属于司法系统,要加入我们公司,得司法部或司法厅同意吧?

  监狱长显然没有这个概念,说:老张,咱们回去就去司法厅问问。

  老张说:M总,你来看看就知道了,咱的机器就像用舌头舔过一样,锃光瓦亮(这话绝对真实,绝无虚构)。

  好好,下月一定来登门拜访。

  老张:M总,你来,我给你开个小号打麻将,绝对没有人抓赌。(这段话绝对真实,绝无虚构)

  我当时不知是靠了九阳神功还是九阴神功才忍住爆笑(到今天我仍然很佩服我自己当时没笑):你们还有这特色,一定过来看看。

  我的神呀!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个人微信号“gplp88”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 GPLP原创

    频现管理漏洞 “地主”招商银行麻烦大了

    By

    文/暮音  首席创业官 2018年3月20日,银保监会网站披露: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虹口体育场支行在2015年,某笔贷前调查固定资产贷款业务中,未执行统一业务流程和管理流程。另外在某笔信贷...

  • GPLP原创

    错失阿里 港交所抱拥同股不同权

    By

    文/随辩  GPLP 2018年4月24日,港交所正式公布《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细则(简称“制度细则”,细则规定,允许双重股权结构公司上市,允许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并将于2018...

  • GPLP原创

    海南实行全域限购的背后?

    By

    文/随辩  GPLP 2018年4月22日,海南省人民政府召开《中共海南省委办公厅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稳定房地产市场的通知》新闻发布会,发布海南全省楼市限购。 据悉,限购将主要通过三...

  • GPLP原创

    “盈风而上”盈盈理财全国投资人见面会北京站圆满举行

    By

    文/璎珞  GPLP 2018年4月21日,“盈风而上”2018盈盈理财全国投资人见面会来到首都北京,盈纳集团联合创始人、盈盈理财CEO王佳亮与盈纳集团联合创始人张威威一同出席了本次活动。 盈...

  • GPLP原创

    招商银行信贷业务两次违规,管理漏洞频现

    By

    文/璎珞  GPLP 2018年3月20日,银保监会网站披露: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虹口体育场支行在2015年,某笔贷前调查固定资产贷款业务中,未执行统一业务流程和管理流程。另外在某笔信贷业...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