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宏观经济:任泽平观点GPLP独家解读 | GPLP
Connect with us

2018年宏观经济:任泽平观点GPLP独家解读

    0

GPLP原创

2018年宏观经济:任泽平观点GPLP独家解读

2018年宏观经济:任泽平观点GPLP独家解读

 文/仙逸

前言:

陈景润说:数论原理简单,小学生都懂得,但是研究复杂,很容易让人陷入歧途。宏观分析也是这样。只要读过一些“电视台经济学家”文章,每个人都有可以说个所以然来,但是都是瞎忙。这就是精确的错误!

任泽平:中国著名经济学家。2014年~2015年牛市的精准预测,让其名声大噪。2016年多次发表惊人言论,如“百万雄师过大江”等。2017年,因其提出“新周期”等论点而饱受争议。2017年末因其跳槽恒大地产,年薪高达1500万而又获得世人关注。

正文:

最近网上流传着任泽平的宏观分析框架,对于投资圈的创业者来讲颇为及时,今天GPLP君就我们一一解读,以飨读者。

关于2018年的经济,任泽平的观点很鲜明:

1. 中国进入中高速发展阶段不可避免,经济改革顺势而为。

2. 产能出清、全球资本性支出增大,将带来新周期。中银国际首席曹远征显示则不认同,认为未来还是偏悲观的。而海通姜超则认为地产拉动动能减弱,经济将重新掉入通缩。

3. 房地产周期:长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

4. 研究政策在我国经济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

中高速经济与改革

任泽平先生从韩国、日本的成功经验和马来西亚的失败经验出发,从历史的角度阐述了中等速度增长的不可避免,并且应当利用该实际推进经济结构改革。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韩国的故事。

韩国的经济发展经历了十年的改革期,其中,改革是由两任总统完成的。改革漫长而且充满不确定和阻力。而经济改革是亚洲金融危机倒逼导。比如,韩国在增速换档期间,于1992年末进行普选,第一个文人总统金泳三上台(备注:韩国总统是五年任期制),1998年则是总统金大中,最终,韩国经济增速换挡成功。

是的!而在金融危机中,民粹主义往往很吃香,如果没有金泳三的改革做铺垫,韩国是否会像马来西亚一样,把国门锁住?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韩国的故事有趣还在于,又是一场危机改革。金大中上台后,声泪俱下承诺进行改革。诚如李迅雷先生所说:主动去杠杆是很痛苦的,事后看主动去杠杆都很不彻底。韩国的有识之士在那时候都已经意识到了韩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同时,日本的前车之鉴也摆在面前,为什么没有主动改革呢?等到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才痛定思痛。

回到我国,中央提出了“新常态”“L形”是对经济换挡的深刻认识。我想这是执政者的高瞻远瞩。为中华感到庆幸,有清晰的认识是成功的前提。

执行的路径。经济改革方面,也要为中华感到庆幸,有如此执行力的领导者。金融去杠杆效果有目共睹,胆识与魄力前所未有。

但是,我想谈谈困难。Leverage,杠杆,这里面对两个问题。首先,降杠杆有时候就是扫雷,有时候会爆炸的。主动降杠杆的后果,往往是无法承担的。2015年的降杠杆,引发了股票大跌。这也是李迅雷博士所说的,谁都不愿意被炸到的是自己。市场是以结果论英雄的,他们不会认为你的这颗炸弹是为了避免更多的地雷而做出的牺牲,反而指责你无事生非。终究需要有人要不公平地付出代价。其次,市场的力量会反扑。股票大跌来了,政府不是救市了?2018年春节流动性紧张,股票跌地厉害,央行不是紧急放水2万亿了么?市场与监管的博弈,考验的是管理层的耐心与技巧。

宏观最残酷的地方就是看对了方向却无力去做,或者是做了却做不彻底。毕竟并不是所有对的事情都会成功的。

新周期:争论极大

新周期的争议是很大的。中银国际首席曹远征先生很不留情面地说:没有新周期。终究,2017年中国经济走出了连续5年下滑的态势。任泽平先生说:这是我2017年3月提出新周期的功劳。曹远征则认为是出口异常好带动的,这是不可持续的。海通的姜超的则认为是地产拉动的。

对于2018年中国的经济,任泽平认为“产能出清进入尾声,行业集中度提升,开始进入剩者为王、赢者通吃、强者恒强的时代。”:

1、由于严格的政策管制和环保限制,产能过剩的行业进入了均衡状态,维持了大家心照不宣的互不扩大竞争的良性姿态。一个更小的大饼由少数几家企业分享。

“2011年、2013年市场多次有分析师预测新周期启动,结果均被证伪,有观点认为这一次新周期也会被证伪。2011年处在产能扩张的尾声、2013年刚刚开启去产能,被证伪符合周期自身的运行逻辑。但是经过长达54个月的通缩和市场自发出清,叠加供给侧改革,产能出清周期已经接近尾声。当新周期真的来临时,人们已经不敢去确认了。

2、伴随欧美设备、基础建设进入加速期,特别是特朗普的4万亿基建计划和减税措施带来了美国经济的复苏,2017年GDP增速2.3%,近年来罕见的较快增长。这将带动我国出口,带动经济发展。

3、因此,GPLP可以总结为:任泽平属于乐观派。

当然,市场对2018年的观点也不尽相同,其中,曹远征认为,中国未来没有新动能,劳动力供给衰减、出口增长可持续不强、人民币汇率不稳定等等,新周期是不存在的。更有可能的是温和的衰退,并且在衰退中带来新动能。

海通姜超则认为此轮经济复苏和之前2011年、2013年极为类似,房地产拉动—上游收益—地产衰减—上游受损。随着2017年房地产投资动能的减弱,经济将再次掉头向下。

谁对谁错?只有悲观派:姜超。乐天派:任泽平。中性派:曹远征

  

房地产周期

对于房地产,任泽平的看法为:长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人口流入、土地收缩、金融支持的地区,暴涨。人口流出、土地扩张、金融不支持的地区,暴跌。其余的则形成一个三角矩阵,可能持平或者略微上涨或者略微下跌。

任泽平先生对大城市和大城市群的看法依旧是:涨涨涨。并且对我国的人口政策直率地提出批评。认为北京、上海限制人口流入的政策是错误的。未来一定会放开,这里的房价未来还会涨。

不过,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如今任泽平的立场问题,毕竟在地产公司工作,有可能一定程度会有倾向性,但是其观点值得参考及借鉴。

2018年的房价至于涨不涨,或者2018年的中国经济是W还算V字形或是U字形,只有市场自己知道答案了。

 

本文来源:GPLP微信公众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