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私募基金总规模1月猛增6600亿 达到11.76万亿

    0

VC/PE

私募基金总规模1月猛增6600亿 达到11.76万亿

 

昨日晚间,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公布了今年1月份的私募基金备案登记数据。数据显示,1月份私募总规模达到11.76万亿元,比去年底猛增约6600亿元,是私募备案登记工作开展三年以来增长最多的一个月。私募基金管理人为2.29万家,已备案私募基金为6.91万只。证券私募结束颓势,1月规模大幅增长3200亿元,其他类私募增长3500亿元,股权创投私募规模则没有变化。另外,百亿私募增长也比较迅速,总数达到208家,1月就增长了21家,创历史新高。

 

私募规模猛增6600亿元

私募备案登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底,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为22883家,比去年底增加了437家;已备案私募基金69086只,比去年底增加了2668只;管理基金规模高达11.76万亿元,比去年底大幅增长约6600亿元,增幅为5.95%。值得注意的是,1月份私募总规模猛增约6600亿元,是私募基金备案登记工作开展3年以来单月增长最多的一个月。

另外,截至1月底,私募基金管理人员工总人数是24.09万人,其中,已在从业人员系统注册员工人数有20.07万人。

1月私募规模增长迅猛,背后是其他类私募和证券私募贡献了主要力量。数据显示,截至1月底,已登记的机构类型为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的有777家,管理基金6450只,基金规模为2.07万亿元,1月增长约3500亿元;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有8575家,管理基金35189只,基金规模为2.61万亿元,1月增长约3200亿元。

由此可见,在结束去年规模连续缩水的颓势后,随着二级市场的回暖,证券私募变得越来越火爆。这主要得益于A股市场结构性行情,蓝筹白马股涨幅较大,投资者资金在加速入场。例如,1月中旬上海有家大型私募机构旗下产品卖脱销了,进账约100亿元。

去年受到追捧的股权创投私募,在今年初表现一般。数据显示,截至1月底,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为13531家,管理基金27447只,基金规模7.09万亿元,与去年底相比几乎没有增长。在去年大幅进场后,股权市场资金也显示出增长乏力。

数据显示,自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上线以来,协会在新系统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有6767家,平均退回补正次数为2.23次;备案私募基金有24224只,平均退回补正次数为1.47次。2018年1月,办理通过机构为524家,备案通过私募基金有3181只。

截至2018年1月底,协会已注销私募基金管理人13876家,1月注销了87家。

 

百亿私募达208家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底,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从注册地分布来看(按36个辖区),集中在上海、深圳、北京、浙江(除宁波)、广东(除深圳),总计占比达72.25%,略低于2017年12月份的72.42%,前五大辖区私募基金管理人集中度呈逐月下降趋势。其中,上海4639家、深圳4446家、北京4158家、浙江(除宁波)1849家、广东(除深圳)1441家,占比分别为20.27%、19.43%、18.17%、8.08%、6.30%。

从私募机构管理基金规模情况看,截至2018年1月底,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管理规模的共19601家,占比85.66%,平均管理基金规模6亿元。

私募行业的“二八分化”趋势仍比较明显。数据显示,已登记私募机构的管理规模在100亿以上的有208家,比去年底大幅增加了21家,百亿私募数量又上一个新的台阶。今年初大私募规模增长较快,受到投资者追捧,呈现出强者恒强的趋势。

管理基金规模在50~100亿元的私募有244家,规模在20~50亿元的有647家,规模在10~20亿元的有769家,规模在5~10亿元的有1039家,规模在1~5亿元的有4055家,规模在0.5~1亿元的有2177家。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更多关于 VC/PE的文章

  • VC/PE

    私募投资基金非上市股权投资估值指引(试行)

    By

    私募投资基金非上市股权投资估值指引(试行) 一、总则 (一)为引导私募投资基金(以下简称“私募基金”)专业化估值,保护基金持有人的利益,根据《证券投资基金法》、《企业会计准则》、《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等法律、法规,及《私募投资基金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私募投资基金服务业务管理办法(试行)》等自律规则,制定本指引。 (二)本指引所称的私募基金,包括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管理的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管理的资产管理计划、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管理的资产管理计划以及经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的私募投资基金。 (三)本指引所称的非上市股权投资,是指私募基金对未上市企业进行的股权投资。对于已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但交易不活跃的企业,其股权估值参考本指引执行。 (四)私募基金管理人(以下简称“基金管理人”)和基金服务机构对私募基金持有的非上市股权进行估值时,参照本指引执行。其他类型的投资基金在对其持有的非上市股权进行估值时,参考本指引执行。 (五)如果基金管理人未按照第(三)、(四)条进行估值,应当在相关的合同或协议中进行约定并依据相关法律法规、会计准则及自律规则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 (六)基金管理人作为估值的第一责任人,应当对估值方法和估值参数等承担最终责任,并定期对估值结论进行检验,防范可能出现的重大偏差。 (七)本指引自2018年7月1日起施行。 二、估值原则 (一)基金管理人应当在估值日估计各单项投资的公允价值。具有相同资产特征的投资每个估值日采用的估值技术应当保持一致。只有在变更估值技术或其应用能使计量结果在当前情况下同样或者更能代表公允价值的情况下,基金管理人方可采用不同的估值技术,并依据相关法律法规、会计准则及自律规则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本指引中所指估值技术与《企业会计准则第39号——公允价值计量》中的估值技术含义相同,估值方法是指对估值技术的具体应用。 (二)如果非上市股权投资采用的货币与私募基金的记账货币不同,基金管理人应当使用估值日的即期汇率将投资货币转换为记账货币。 (三)在确定非上市股权的公允价值时,基金管理人应当遵循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对于可能影响公允价值的具体投资条款做出相应的判断。 (四)由于通常不存在为非上市股权提供活跃报价的交易市场,因此在估计非上市股权公允价值时,无论该股权是否准备于近期出售,基金管理人都应假定估值日发生了出售该股权的交易,并以此假定交易的价格为基础计量该股权的公允价值。 (五)私募基金投资于同一被投资企业发行的不同轮次的股权,若各轮次股权之间的权利与义务存在差异,基金管理人需考虑各轮次股权不同的权利和义务对公允价值的影响并对其分别进行估值。 (六)在估计某项非上市股权的公允价值时,基金管理人应从该股权的自身情况和市场环境出发,谨慎选择使用多种分属不同估值技术的方法,在可合理取得市场参与者假设的前提下采用合理的市场数据。基金管理人应当对各种估值方法形成的估值结果之间的差异进行分析,结合各种估值方法的适用条件、重要参数的选取依据、估值方法的运用过程等相关因素,综合判断后确定最合理的估值结果。 (七)基金管理人可以采用情景分析的方式综合运用多种估值方法。基金管理人可以从非上市股权投资的各种潜在退出方式出发,在不同退出方式下采用不同的估值方法,并结合各退出方式的可实现概率对非上市股权的公允价值进行综合分析。 (八)非上市股权成功上市后的公允价值或采用其他退出方式实现的退出价格与私募基金持有非上市股权期间的公允价值估计之间可能存在重大差异,基金管理人必须对此差异予以关注并进行分析,即通过分析下列问题提升基金管理人今后的估值水平:1、在估值日,确认哪些信息是已知的或可获取的;2、上述信息是如何反映在最近的公允价值估计中的;3、以上市后的公允价值或退出价格为参照,之前的公允价值估值过程是否恰当地反映了上述信息。 三、估值方法 基金管理人应当充分考虑市场参与者在选择估值方法时考虑的各种因素,并结合自己的判断,采用多种分属不同估值技术的方法对非上市股权进行估值。 (一)市场法 在估计非上市股权的公允价值时,通常使用的市场法包括参考最近融资价格法、市场乘数法、行业指标法。 1、参考最近融资价格法 (1)基金管理人可采用被投资企业最近一次融资的价格对私募基金持有的非上市股权进行估值。由于初创企业通常尚未产生稳定的收入或利润,但融资活动一般比较频繁,因此参考最近融资价格法在此类企业的估值中应用较多。 (2)在运用参考最近融资价格法时,基金管理人应当对最近融资价格的公允性做出判断。如果没有主要的新投资人参与最近融资,或最近融资金额对被投资企业而言并不重大,或最近交易被认为是非有序交易(如被迫出售股权或对被投资企业陷入危机后的拯救性投资),则该融资价格一般不作为被投资企业公允价值的最佳估计使用。此外,基金管理人还应当结合最近融资的具体情况,考虑是否需要对影响最近融资价格公允性的因素进行调整,相关因素包括但不限于: ①最近融资使用的权益工具与私募基金持有的非上市股权在权利和义务上是否相同; ②被投资企业的关联方或其他第三方是否为新投资人提供各种形式的投资回报担保; ③新投资人的投资是否造成对原股东的非等比例摊薄; ④最近融资价格中是否包括了新投资人可实现的特定协同效应,或新投资人是否可享有某些特定投资条款,或新投资人除现金出资外是否还投入了其他有形或无形的资源。 (3)特定情况下,伴随新发股权融资,被投资企业的现有股东会将其持有的一部分股权(以下简称“老股”)出售给新投资人,老股的出售价格往往与新发股权的价格不同。针对此价格差异,基金管理人需要分析差异形成的原因,如老股与新发股权是否对应了不同的权利和义务、是否面临着不同的限制,以及老股出售的动机等。基金管理人应当结合价格差异形成原因,综合考虑其他可用信息,合理确定公允价值的取值依据。 (4)估值日距离融资完成的时间越久,最近融资价格的参考意义越弱。基金管理人在后续估值日运用最近融资价格法时,应当根据市场情况及被投资企业自身情况的变化判断最近融资价格是否仍可作为公允价值的最佳估计。基金管理人在后续估值日通常需要对最近融资价格进行调整的情形包括但不限于: ①被投资企业的经营业绩与财务预算或预设业绩指标之间出现重大差异; ②被投资企业实现原定技术突破的预期发生了重大变化; ③被投资企业面对的宏观经济环境、市场竞争格局、产业政策等发生了重大变化; ④被投资企业的主营业务或经营战略发生了重大变化; ⑤被投资企业的可比公司业绩或者市场估值水平出现重大变化; ⑥被投资企业内部发生欺诈、争议或诉讼等事件,管理层或核心技术人员发生重大变动。 (5)若基金管理人因被投资企业在最近融资后发生了重大变化而判定最近融资价格无法直接作为公允价值的最佳估计,同时也无法找到合适的可比公司或可比交易案例以运用市场乘数法进行估值,基金管理人可以根据被投资企业主要业务指标自融资时点至估值日的变化,对最近融资价格进行调整。主要业务指标包括但不限于有代表性的财务指标、技术发展阶段、市场份额等,在选择主要业务指标时,应重点考虑被投资企业所处行业特点及其自身的特点,选择最能反映被投资企业价值变化的业务指标。 2、市场乘数法 (1)根据被投资企业所处的发展阶段和所属行业的不同,基金管理人可运用各种市场乘数(如市盈率、市净率、企业价值/销售收入、企业价值/息税折摊前利润等)对非上市股权进行估值。市场乘数法通常在被投资企业相对成熟,可产生持续的利润或收入的情况下使用。 (2)在运用市场乘数法时,基金管理人应当从市场参与者角度出发,参照下列步骤完成估值工作: ①选择被投资企业可持续的财务指标(如利润、收入)为基础的市场乘数类型,查找在企业规模、风险状况和盈利增长潜力等方面与被投资企业相似的可比上市公司或可比交易案例,通过分析计算获得可比市场乘数,并将其与被投资企业相应的财务指标结合得到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调整前)或企业价值。 ②若市场乘数法计算结果为企业价值,基金管理人应当扣除企业价值中需要支付利息的债务,得到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调整前)。基金管理人应当在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调整前)基础上,针对被投资企业的溢余资产或负债、或有事项、流动性、控制权、其他权益工具(如期权)可能产生的摊薄影响及其他相关因素等进行调整,得到被投资企业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调整后)。 ③如果被投资企业的股权结构复杂,各轮次股权的权利和义务存在明显区别,基金管理人应当采用合理方法将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调整后)分配至私募基金持有部分的股权。如果被投资企业的股权结构简单(即同股同权),则可按照私募基金的持股比例计算持有部分的股权价值。 (3)市场乘数的分子可以采用股东权益价值(股票市值或股权交易价格)或企业价值,基金管理人应当基于估值日的价格信息和相关财务信息得出,若估值日无相关信息,可采用距离估值日最近的信息并作一定的调整后进行计算。市场乘数的分母可采用特定时期的收入、利润等指标,也可以采用特定时点的净资产等指标,上述时期或时点指标可以是历史数据,也可采用预期数据。基金管理人应确保估值时采用的被投资企业的利润、收入或净资产等指标与市场乘数的分母在对应的时期或时点方面保持完全一致。 (4)在估值实践中各种市场乘数均有应用,如市盈率(P/E)、市净率(P/B)、企业价值/销售收入(EV/Sales)、企业价值/息税折摊前利润(EV/EBITDA)、企业价值/息税前利润(EV/EBIT)等。基金管理人应当从市场参与者角度出发,根据被投资企业的特点选择合适的市场乘数。 (5)在使用各种市场乘数时,应当保证分子与分母的口径一致,如市盈率中的盈利指标应为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而非全部净利润;市净率中的净资产应为归属于母公司的所有者权益,而非全部所有者权益。一般不采用市销率(P/Sales)、市值/息税折摊前利润(P/EBITDA)、市值/息税前利润(P/EBIT)等市场乘数,除非可比公司或交易与被投资企业在财务杠杆和资本结构上非常接近。 (6)考虑到被投资企业可能存在不同的财务杠杆和资本结构,在EV/EBITDA适用的情况下,通常可考虑优先使用EV/EBITDA。在EV/EBITDA不适用的情况下,可考虑采用市盈率进行估值,但需要注意被投资企业应具有与可比公司或可比交易案例相似的财务杠杆和资本结构,并对净利润中包括的特殊事项导致的利润或亏损通常应进行正常化调整,同时考虑不同的实际税率对市盈率的影响。如果被投资企业尚未达到可产生可持续利润的阶段,基金管理人可以考虑采用销售收入市场乘数(EV/Sales),在确定被投资企业的收入指标时,可以考虑市场参与者收购被投资企业时可能实现的收入。 (7)市场乘数通常可通过分析计算可比上市公司或可比交易案例相关财务和价格信息获得。基金管理人应当关注通过可比上市公司和可比交易案例两种方式得到的市场乘数之间的差异并对其进行必要的调整,对于通过可比交易案例得到的市场乘数,在应用时应注意按照估值日与可比交易发生日市场情况的变化对其进行校准。 (8)基金管理人应充分考虑上市公司股票与非上市股权之间的流动性差异。对于通过可比上市公司得到的市场乘数,通常需要考虑一定的流动性折扣后才能将其应用于非上市股权估值。流动性折扣可通过经验研究数据或者看跌期权等模型,并结合非上市股权投资实际情况综合确定。 (9)对市场乘数进行调整的其他因素包括企业规模和抗风险能力、利润增速、财务杠杆水平等。上述调整不应包括由于计量单位不一致导致的溢价和折扣,如大宗交易折扣。 3、行业指标法 (1)行业指标法是指某些行业中存在特定的与公允价值直接相关的行业指标,此指标可作为被投资企业公允价值估值的参考依据。行业指标法通常只在有限的情况下运用,此方法一般被用于检验其他估值法得出的估值结论是否相对合理,而不作为主要的估值方法单独运用。 (2)并非所有行业的被投资企业都适用行业指标法,通常在行业发展比较成熟及行业内各企业差别较小的情况下,行业指标才更具代表意义。 (二)收益法 在估计非上市股权的公允价值时,通常使用的收益法为现金流折现法。 1、基金管理人可采用合理的假设预测被投资企业未来现金流及预测期后的现金流终值,并采用合理的折现率将上述现金流及终值折现至估值日得到被投资企业相应的企业价值,折现率的确定应当能够反映现金流预测的内在风险。基金管理人还应参照市场乘数法中提及的调整或分配方法将企业价值调整至私募基金持有部分的股权价值。 2、现金流折现法具有较高灵活性,在其他估值方法受限制之时仍可使用。 3、基金管理人在确定此方法采用的财务预测、预测期后终值以及经过合理风险调整的折现率时,需要大量的主观判断,折现结果对上述输入值的变化较为敏感,因此,现金流折现法的结果易受各种因素干扰。特别是当被投资企业处于初创、持续亏损、战略转型、扭亏为盈、财务困境等阶段时,基金管理人通常难以对被投资企业的现金流进行可靠预测,应当谨慎评估运用现金流折现法的估值风险。 (三)成本法 在估计非上市股权的公允价值时,通常使用的成本法为净资产法。 1、基金管理人可使用适当的方法分别估计被投资企业的各项资产和负债的公允价值(在适用的情况下需要对溢余资产和负债、或有事项、流动性、控制权及其他相关因素进行调整),综合考虑后得到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进而得到私募基金持有部分的股权价值。如果被投资企业股权结构复杂,基金管理人还应参照市场乘数法中提及的分配方法得到持有部分的股权价值。 2、净资产法适用于企业的价值主要来源于其占有的资产的情况,如重资产型的企业或者投资控股企业。此外,此方法也可以用于经营情况不佳,可能面临清算的被投资企业。  本文来源:中国基金业协会

  • VC/PE

    要变天了!IPO要求3年净利润1亿,新三板还有36家拟IPO企业恐撤回

    By

    “3年1个亿,这要求,太特么高了”,年轻的保代忍不住爆粗口。 最近,IPO市场正在发生一件大事,三年赚不够1个亿的企业,IPO基本上已经被判了死缓,不少企业都接到了劝退电话。 若按3年1个亿的”小目标”算,目前在IPO排队110家新三板企业中,达标的企业只有74家。(读懂君注:文末附这110家企业近三年的净利润图表) 也就是说,在新三板企业IPO申请撤回成“疯”的背景下,还有36家拟IPO企业大概率要主动撤回IPO申请。 “撤回IPO绝不仅是净利润的问题,但现阶段,净利润绝对是主要的问题”,某券商保代告诉读懂君。 更有投行人士透露,最近三年净利合计不过亿的企业全都要撤,”预审员会通知我们,要么主动撤项目,要么接受现场检查。” 在新一轮的IPO抽查正式启动的背景下,已经有不少企业主动撤回了IPO申请。 /01/3年利润不够1个亿,新三板36家拟IPO企业恐撤回! 3年累计净利润要达到1个亿,不达标的拟IPO企业正在陆续被劝退。这是IPO市场正在发生的大事。 “上头就说感觉你这个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还比较小,希望你再斟酌斟酌。这么一说大家也都懂了,企业也不容易,这种情况大部分还是会考虑先撤退。”某投行人士告诉读懂君,不少规模不大、利润规模偏小的企业已接到来自监管层的劝退电话。 读懂君从集邮投资者处了解到,他押宝的新三板拟IPO公司中,已经有因监管层窗口指导而终止IPO,”公司今年利润差点意思,说先撤回IPO再报“。 若按3年1个亿的”小目标”算,目前在IPO排队的11家新三板企业中,达标的企业只有74家。(读懂君注:文末附这110家企业近三年的净利润图表) 也就是说,在新三板企业IPO撤回成“疯”的背景下, 这36家企业共携带2354名集邮党,其中润农节水股东户数最多达879名。因为润农节水尚未公布2017年年报,2014年-2016年,公司净利润合计8000万元,距离一个亿的小目标,有点差距。 而新三板11000多家公司中,也只有540家勉强达标,20:1的比例。 “3年1个亿,这是多家券商跟预审员沟通得知的窗口指导,是目前证监会审核的尺度。”某大型券商保代对读懂君表示,”不管在哪儿上市,3年1个亿净利润应该是通用的,去创业板也得达到这个要求。” “预审员会给我们选择,要么主动撤项目,要么接受现场检查。这个检查很要命的,所以如果接到电话,我们还是建议大部分企业先撤,稳妥点好。”上述保代说。 读懂君看到,2017年下半年,证监会共对22家企业进行现场检查,共有18家被查出问题。其中2家企业被出具警示函,13家企业的中介被采取监管措施,还有3家企业和中介机构被约谈。 /02/IPO大数据告诉你,3年利润不够1个亿的下场 “这要求,太特么高了”,一位刚刚加入保代行列两年的年轻保代忍不住感慨,”我们现在有点懵,还没搞清楚状况,最近很多项目都在和会里沟通,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在监管风向的指引下,已经有券商在调整步伐,提高立项标准。 “没有1个亿,我们内部立项就会毙掉。勉强凑上1亿净利润,增长有限的企业我们就不建议报了,等于送死”,北京某大型券商保代对读懂君表示。”3年累计净利润1个亿,最后一年净利润最好有5000万,这样相对稳妥“,他们更倾向于操作这样的项目。 实际上,去年年底开始,坊间就有传闻:现在企业IPO,三年累计净利润要达到1亿元。读懂君统计了今年以来IPO企业的数据,发现了残酷的真相——没有1个亿净利润千万别去IPO,有1个亿也要好好掂量掂量。毕竟数据不会说谎。 今年共29家企业成功过会,过会的企业中,仅泰林生物一家企业3年累计净利润不足1亿元,其余企业净利润均超1亿元,3年累计净利润中位数达2.42亿元。 今年以来被否掉的29家企业,3年累计净利润中位数也有1.34亿元,而撤退的48家企业3年累计净利润中位数仅有8800万元。 过会的企业再分板块感受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再来看一下撤退的48家企业情况: 48家撤回的企业中,27家三年净利润累计少于1亿元,占比达56.25%,而在排队中的企业,三年累计净利润在1亿元以下的占比仅有37%。 当然,撤回IPO绝不仅仅是净利润的问题,但是读懂君了解到,现阶段,净利润绝对是主要的问题。 /03/今年仅5家预披露招股书,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怎么办? 当然,也有市场人士质疑,”是不是真的需要一个亿有待斟酌。不过监管对净利润的要求是在提高,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深圳某大型保荐券商保代人士对读懂君表示。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企业申报IPO多热情已经陷入冰点。今年以来,证监会官网仅预先披露了5家企业的招股书,而去年同期申报数量超30家。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媒体表示,当前IPO申报企业数量骤减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从严审核的标准让市场趋于谨慎,不少企业甚至主动撤回了申报材料;二是给”独角兽”企业上市让路,有些”清场”的意味。 世界真奇妙,因为有了新三板,这些中小企业才知道,原来自己省一省、凑一凑,够3000万利润了还能去IPO碰碰运气。 被券商、会所、律所折腾掉了几层皮之后,才知道自己要靠边站。 “与其让独角兽回国上市,不如培育出更多的独角兽!”不少市场人士呼吁,到了给新三板政策,到了新三板发挥土壤功能的时候了。 不然,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该如何实现资本化呢? 新三板拟IPO企业最近三年净利润情况:

  • VC/PE

    一文看清 2017 年创投圈资本分布图谱 !

    By

    前言:  在投资领域,合作代表着投资机构之间对资金、信息与理念的相互认可。通过对合作投资行为的分析可以从侧面观察投资机构的宏观行为。 我们通过 IT 桔子 (ID:itjuzi521) 2017 年中外一级市场投资数据建立合作网络,来看投资界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选取合作行为大于等于 2 次的投资机构,用图中的节点表示; 节点之间的连线代表两个机构之间的合作关系,连线越宽,代表合作次数越多;通过这样的规则构建机构投资合作网络,并进行社群挖掘,用不同的颜色代表节点所属社群的区别。 美国与中国:  核心社群  首先可以直观的看到,整个网络划分为两部分,左侧以 Accel Partners、Sequoia Capital(红杉海外) 等美国主流机构为代表,右侧以真格基金、经纬中国与红杉资本中国等中国主流机构为代表; 可以看到,左侧合作网络形成两个核心社群: 1、Accel Partners、NEA 恩颐投资与 Index Ventures 为核心; 2、Sequoia Capital(红杉海外)、Y Combinator 与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美国光速为核心。 右侧合作网络形成三个核心社群: 1、红杉资本中国、腾讯、创新工场为核心; 2、经纬中国、真格基金、IDG 资本为核心; 3、高瓴资本、顺为资本为核心。 周边社群  合作网络除了一些比较大的核心社群,还有几个周边典型社群: 美国合作网络 1、Greycroft Partners、Lerer Hippeau Ventures、Maveron、瓦肯资本 Vulcan Capital、微软 这些主要机构形成了一个合作关系环(Salesforce 也可以算在其中),可预期的是这些机构未来会更有可能发生相互合作; 2、以 Foundry Group 与 Google 为核心形成了一个社群,这两个机构与周边机构都有合作,值得注意的是 SBI 投资 (思佰益)、KPCB 凯鹏华盈中国、澳大利亚国民银行、硅谷银行 Silicon Valley Bank 合作关系也很密切; 1、阿里巴巴、FC 国际金融公司、银杏谷资本为核心形成的社群中,阿里作为桥节点,连接了这个社群与核心社群的合作; 2、深创投、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清控银杏创投为核心形成的社群中,大部分是深圳的机构,地域性比较强; 3、围绕核心社群还有一连串边缘合作关系,形成了以赛富基金、德同资本、启赋资本、北极光创投几个小社群,其中华映资本、盈动资本、天使投资人王刚是重要的连接节点。 重要节点 在合作网络形成过程中,有些节点更加重要,我们可以通过 PageRank 算法得到节点重要性程度排序,取前二十如下: *其中蓝色标记来自右侧合作网络,白色来自左侧合作网络 其实把中美两国机构合作网络分开来看更有意义: 2017 年中国一级市场投资机构合作网络中下面一些机构比较重要 2017 年美国一级市场投资机构合作网络中下面一些机构比较重要 我们将节点按照重要性程度进行染色,可以总览宏观情况: 其中可以明显看到一些比较重要的投资机构,可以说这些机构在 2017 年推动了整个一级市场投资的发展,其中绝大多数还是老牌机构,而腾讯作为其中为数不多的非投资机构,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桥接节点 合作网络所形成的不同社群之间会有一些特别的桥节点,连接不同的社群,从而成为信息、资金乃至投资观点的交流中介,我们通过计算节点的「中介中心性」可以对其进行评估,得到下表: 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标黄)在节点重要性列表中已经出现,我们先将其剔除得到下表: 我们根据节点的中介中心性涂色,得到总览图,并且把以上公司标注出来,可以看到列表中大多数公司处于中美两大社团之间,其实这些公司是中美一级市场投资信息与资金的连接者; 并且回过头看,腾讯、纪源资本、红杉海外与高瓴资本其中介中心性排名比 PageRank 排名提高很多,也是因为这些机构是沟通中美一级市场投资合作的重要公司。 以上是对2017年一级市场投资领域合作网络的简单梳理,限于篇幅我们不能结合合作网络背后的创业公司进行更深度的分析,如果大家对以上的分析有更好的想法,欢迎沟通。 文章来源:IT桔子

  • VC/PE

    大量表单详述,VC 是如何一步步做投资决策的?

    By

    本文作者Antoine Buteau 是加拿大知名投资咨询机构PNR的并购顾问。他在文中介绍了 VC 如何一步步做出投资决策的全过程。 风险投资基金(VC)是初创企业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尽管大约只有0.25%的企业获得VC青睐,VC却对整个经济环境带来了巨大的影响。统计数据表明,美国50%的上市公司都曾获得过风险投资,而这些公司的总市值约占美国股市总市值的20%,研发支出占总支出的44%。尽管VC填补了企业初创期投融资资本市场空白,能帮助有想法的创业者解决早期的资金问题,但VC如何做出投资决策和构建投资组合,对创业者和市场来说像是个“黑箱”,所了解信息甚少。基于这个问题,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学者们调研了全球约九百家VC机构,就寻找项目、投资标的选择、估值方法、交易结构、投后管理、退出、公司内部组织结构以及投资者关系等诸多方面展开了广泛研究。本文所调研的VC机构从事早期到后期的各阶段投资,主要集中在科技和医疗领域。 寻找项目 寻找项目是VC寻找创业者并从中找到投资机会的过程。如表一所示,大多VC的信息来源于自有资源网络 表一: VC投资项目来源统计 在调查样本中,平均每家VC在一年中初选约200家企业,但最终仅对其中4家进行投资。一旦一家企业进入投资考虑范围,VC将进入如图一所示的筛选流程。调查数据显示,每个后期项目通常能比早期融资阶段收到多于50%的投资意向书,可见VC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以及独家投资项目越来越少。预计这个数据将随着更多微型VC基金的涌现和早期基金募集规模的不断提升而上升。 图一:VC项目筛选流程 投资标的筛选 在选择投资标的时,VC通常会考虑市场吸引力、战略、科技、产品/服务、客户、竞争、交易条款以及创始团队的经验和能力等因素。 表二:VC投资标的选择重要标准统计 从事后期投资的VC基金投资风格与PE基金更类似,他们更关注企业估值和商业模式。由于早期VC基金进入时还不能在短期内看到投资的现金回报,此时创始团队和产品/技术则显得尤为重要。VC普遍认为创始团队的各项品质按其重要性排序为:能力、从业经验、创业热情、创业经验和团队配合。 企业的高估值很可能影响投资的现金回报倍数,然而从统计中我们却看到,在竞争日趋激烈的VC行业中,企业估值在投资决策中并非那么重要。另外一个有趣的观察是,接受调研的大型基金和指明的VC相对其他VC更看重估值和产品,这与知名VC具备赢得优质项目的优势和议价的能力相关。 最后,将投资标的筛选标准和成功投资的影响因素相比较,我们也能得出一些有趣的结论。比如,在早期投资中,创始团队的实力对成功投资的影响最大,而产品和技术对成功投资的影响则没有投资人在决策投资该企业时显得那么重要。同时,时点、运气和行业也是决定成功投资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表三:VC成功投资的重要影响因素统计 估值方法 由于风险投资的不确定性,大多数VC在投资决策上并不采用贴现现金流法(DCFs)和净现值法(NPV)等传统估值方法,最常用的是现金回报率(cash-on-cash return)、资本回报倍数(multiple of invested capital)和净内部收益率(net IRR)。另一个有趣的观察是,只有不到30%的被投企业最终能符合财务预测。调研还发现,20%的VC机构、7%从事后期投资的VC、31%从事早期投资的VC在投资决策时并不预测现金流,其他VC则通常估计未来3到4年的现金流。早期投资VC大多以投资金额和目标股比决定企业估值,后期投资VC则会采用更复杂的估值方法决定企业价值。 交易结构 风险投资协议的目标是确保投资的兑现和被投企业经营状况良好,VC会安排一系列金融工具以期在企业经营不善时确保对投资的保护,通常运用现金流量权、控制权、清算权和管理雇佣条款等方式来实现对被投企业的约束。位于加利福尼亚的VC特点鲜明,属于创始人友好型。而总体来说VC在协议条款上并没有很大沟通空间,尤其在控制权和清算权方面(同比例跟投权、清算优先权、反稀释保护、估值、董事会控制权和股权兑现等)。另外,VC在期权池、参与权、投资额度、赎回权和累积股利分配等方面或多或少有一定灵活性。 表四:VC协议条款内容出现频率统计 VC出资的另一重要特征是辛迪加方式,即联合投资。约65%的风险投资都是联合投资的形式,以期共担风险、树立声誉、减轻资本约束和积累专业的投资能力。这也是VC在决定与其他投资人联合时的重要决策因素。 表五:联合投资的重要决策因素占比统计 投后管理 VC不仅出资,还会积极参与投后管理。VC对于初创企业的规范化尤其重要,会参与到战略规划、改善企业治理、组建董事会和外聘职业经理人等各个方面。 表六:VC投后管理参与行为占比统计 不出所料,从事早期投资的VC相比后期投资VC在为被投企业对接资本方面更为活跃。另一个有趣的观察是,加利福尼亚的VC更多地参与到为被投企业对接客户资源中,这无疑对B2B公司至关重要,当然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是,很可能因为硅谷是集群工作环境,从而VC更容易对接资源。 退出 调研结果表明,VC投资回报60%归因于投资项目寻找和筛选,40%归因于投后管理。表七显示了风险投资的上市、并购和投资失败三种退出方式所占比例。 表七:VC投资退出:上市、并购和失败频率统计 从VC退出回报来说,根据调查结果,早期投资VC和后期投资VC分别可获得平均4.2倍和3.5倍的投资回报。 表八:VC投资退出回报倍数占比统计 总结成功获得投资回报的影响因素,VC普遍认为投资标的筛选阶段的重要性远高于寻找项目和投后管理,尽管很多VC会强调他们具备丰富的独家项目资源和投后管理能力。 表九:成功获得投资回报的不同交易阶段影响统计 VC机构内部组织结构 此次所调研VC机构的规模普遍很小,平均每家有14个雇员和5个资深投资人。表十展示了VC日常的工作安排及所占用时间比例。 表十:VC机构日常工作安排及占比 60%受调研的VC机构中,合伙人都有明确的分工,如募集资金、寻找项目、交易执行和资源整合等。74%的VC机构会基于合伙人个人业绩给予充分激励,而大型知名VC机构则更重视团队合作而并不突出个人英雄主义。根据调研结果,VC投资决策规则如下表所示: 表十一:VC投资决策规则统计 投资者关系 来自知名投资咨询公司康桥汇世(Cambridge Associates)的数据显示(表十二),从较长时间尺度来看,各类私募基金的业绩表现优于公募基金。Cambridge Associates认为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流动性欠缺,私募基金与公募基金的业绩差距在未来将会有所减少。尽管如此,那些历史业绩优异的VC基金仍将维持出色的表现,93%的VC业绩预计会跑赢公募基金。Cambridge Associates同时建议VC投资人认清趋势,回归理性,降低投资回报预期 (早期投资: IRR 24% / 现金回报倍数3.8, 后期投资: IRR 21% /现金回报倍数2.8)。 表十二:美国私募基金和风投基金内部收益率统计(单位:%),截至2016年9月30日 总结 本文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VC的世界看上去神秘,分析下来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特殊。希望本文能帮助VC将自身经营情况与同行进行比较,更了解自身所处行业位置,并思考如何赢得更多的投资机会。 最后,再将本篇论文的关键点加以总结: VC倾注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力在投资项目寻找、标的筛选以及投后管理上。标的筛选被认为是获取投资回报的最重要环节。 在标的筛选过程中,VC最重视创始团队实力,其他商业相关因素如商业模式、市场、产品和技术等也很重要。 VC并不采用复杂的金融技术来预测投资回报,他们更重视如何在投资协议中利用清算权和控制权等条款和金融工具来实现对投资的保护。 对初创企业的早期投资失败率为38%,后期投资为21%。VC通过帮助被投企业融资、招聘以及资源对接来提升被投企业价值,降低投资失败率。 文章来源:君聊创业

  • VC/PE

    股权投资越来越难做?这一种股权私募基金新玩法已脱颖而出!

    By

    现在股权投资越来越难做了,这是很多业内人士的共鸣。 去年以来,由于面临IPO审核趋严、市场减持新政出台等因素,PE/VC行业出现了“普遍性困境”。 火山君(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了解到,在这种市场已是一片红海的背景下,部分中小股权私募开始寻求个性化突破,不再以二级市场为唯一退出途径。而“控股型收购”这一投资新玩法也就脱颖而出了。 “国内控股型收购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在医药医疗领域已经出现了很多控股型收购机会。控股型收购的关键是找到被市场低估的资产,收购并培育壮大。”深圳物明投资合伙人张宗友在接受火山君(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采访时表示。 股权机构现“普遍性”困境 说起今日国内的 PE/VC市场,在很多人看来,几个重要特征就是人多、钱多、资产泡沫大、好项目少。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统计,截至2018年1月,备案的PE/VC机构已有1.35万家,管理资金规模7.09万亿元,基金从业人员24.09万人。 火山君(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了解到,在此红海一片的背景下,当前国内PE/VC行业出现了一些“普遍性”困境。 达晨创投创始合伙人刘昼就表示,现在PE/VC遇到的普遍性困境有以下几方面:IPO审核趋严,审核节奏放缓将成为常态;资本市场减持新政出台,大幅拉低了基金的内部收益率;新增入市资金难以消化大量解禁股权;投资成本估值持续攀升,资产端价格上涨明显等。 具体来看,随着2017年10月新一届发审委履职以来,IPO审核从严把关,过会率不断新低,甚至一度出现零通过的状况。这在传统PE/VC以IPO退出为主要盈利模式的情况下,对行业或许会产生较大影响。 此外,除了PE/VC以前的主要退出方式受阻,大宗接盘也受到限制,因此基金的内部收益率也大幅下降。 正是在以上主要几点困境之下,市场资源进一步向大型PE集中。而从出资结构来看,PE的出资人目前以机构为主,大头是政府引导基金、母基金、银行资金等。在以机构为主的投资时代,缺少资源优势的中小PE会日子越来越难过。 “控股型收购”脱颖而出 火山君(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和多位业内人士交流后了解到,在PE“普遍性困境”下,有条件、有能力的大基金开始成立并购团队或并购基金,以消化存量项目,整合上下游产业链,向并购、重组等盈利模式延伸。而中小PE公司则开始分化,有些有想法的基金开始寻找个性化的突围策略。 火山君(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了解到,在这些中小创投公司谋求突围的方式中,“控股型收购”此种方式近期成了行业一个比较显著的趋势。 所谓控股型收购,主要的盈利模式不是通过所投企业上市后减持盈利,而是对企业实现控股型收购后植入团队、制度、资源和销售等,对企业运营升级,实现企业盈利能力的大幅提升,最后通过并购重组等多元化途径获利。 “在PE发展早期,大部分机构采取大而全的投资策略,主要投资领域全覆盖,这在当时背景下是正确的。但随着行业发展成熟、竞争加剧,这种模式的弊端也开始显现了”,深圳物明投资合伙人张宗友说道。 在张宗友看来,控股型收购更侧重于产业,而不是传统的资本运作。传统PE主要做的是Pre-ipo,但此市场格局已定,竞争非常激烈,一级市场的投资价格已经向二级市场靠拢,Pre-ipo的业务模式已经受到挑战,。 “市场正在逐渐成熟,通过一二级市场估值套利的模式压力变大,而企业价值挖掘成为了核心。相比持有少数股权的PE投资,获取控股权的并购方式更具吸引力。国内控股型收购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在医药医疗领域已经出现了很多控股型收购的机会。”张宗友表示。 找到低估值资产是关键 相对少数股权投资,既然是控股型并购,那么就要深度参与企业经营。 对此,张宗友解释称,控股型收购主要是“并购然后运营”模式。这种收购难度更大、门槛更高、周期更长。 “我们做了几年控股型收购后总结出一点,关键是你要有能力找到被低估的资产。市场中其实是有大量优质资产被严重低估,关键是投资人能否找到这些被低估的资产。”张宗友说。 拿具体案例来说。自2011年国家推出“限抗”政策以来,几乎所有投资机构都对抗生素领域敬而远之。而2013年,物明投资联合产业资本用2.3亿元通过招拍挂程序从国有企业购买了一家药厂,这家药厂主营业务为抗生素用药,每年亏损几百万。 收购完成后,物明投资帮助药厂重建团队和激励机制,公司在第二年就实现了盈利,第四年取得8000多万净利润,去年净利1.6个亿。2015年以15亿元价格卖给了一家上市公司。 “虽然控股型收购的企业有可能是亏损的,但企业的核心资产必须是有前途的,只不过由于市场上很少有人看到这些资产被低估。而我们恰好擅长寻找这些资产,之后聘请职业经理人对控股型收购资产进行运营,最后把这些资产出售,实现投资收益。”张宗友称。 “医药行业市场空间大、前景广阔、投资机会多、进入门槛高。还有,中国的控股型收购还处于起步阶段,竞争对手少,意味着可以有更多机会收购便宜资产。”张宗友最后补充道。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