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江湖岁月催 阿里巴巴股价已实际破发 | GPLP
Connect with us

一入江湖岁月催 阿里巴巴股价已实际破发

    0

VC/PE

一入江湖岁月催 阿里巴巴股价已实际破发

u=1278746816,2242664300&fm=21&gp=0

在白天A股如此不济之后,昨晚美股暴跌是可以预见的。但还是很难想象会暴跌到如此地步,主要指数们都下跌超过3%。全天交易盘面均非常疲弱,没有任何反弹,下午两点之后开始快速杀跌,纽交所现场直播中经纪人们都神情呆滞,可能想赶紧下班去喝一杯。收盘前10分钟,更是出现绝大部分股票歇斯底里地卖出。这种走势可以解释为:有大量仍抱有残留希望的观望盘或套牢盘,在苦守一天之后,终于决定不再赌博中国国务院本周六、周日可能突然发出的利好政策,坚决清仓走人。

中国概念股票们的党委书记,阿里巴巴,收盘于68.18美元。按照很多中文财经网站熬夜编辑们的说法,这叫做“迫近发行价”,或者“即将跌破发行价”。其实,昨天,阿里已正式跌破了发行价。因为,所有发行价都是以美元计价的一笔钱,而钱是有利息的。做任何经济计算必须要考虑利息或通货膨胀的影响力,否则没有同比意义。是的,美元几乎谈不上收益率,不过,考虑到美国的最近四个季度的零售物价,给一般投资人账户的美元按照年化1%利率计算以抵消通胀,也依然是保守的。所以,从去年9月19日到现在,阿里巴巴的“理论发行价”已稳步上行到68.6美元左右。

这一价格,在昨天美国东部时间下午三点左右,被一举击破。这也意味着,对所有持有阿里巴巴IPO股票至今的投资人,已呈现实际亏损。

去年9月19上市首日,阿里股价大涨38%,市值突破2410亿美元,远超Facebook上市当日的1943亿美元。如果和2014年11月10日阿里创下的119.15美元历史高价相比,昨天的收盘价已下跌超过40%。这个跌幅,远远超越了同期道琼斯指数或标普指数的跌幅,给大量美国重仓持有阿里的对冲基金、共同基金造成惨重账面损失。

从这个角度看,由于同股不同权的理念冲突,阿里没有在香港上市还算是一件好事情,如果是这种跌幅,加上阿里市值对恒生指数的影响,恒指往下击破15000点,而不是目前仍然苦苦支撑的22000点。李小加、梁特首以及700万香港股民真是一身冷汗。

当年阿里巴巴的IPO股票难拿到什么地步?所有股票被瑞信(Credit Suisse Group AG)、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 AG)、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等六家一流投行全盘把持,一票难求。而为了承销阿里,获得投行积分榜年度大赛的靠前地位,这六家不惜拒绝承销京东,不参加京东的承销竞标,因为存在同业竞争的商业机密问题。

结果,京东上市时候,被迫只能选择国际二流投行及行业投行,如美林美银、瑞银证券、Allen&Company LLC、巴克莱银行、华兴资本证券和Jefferies,以及四家美国本土联席销售商Oppenheimer&co.、派杰(PiperJaffray)、Suntrust RobinsonHumphrey和Cowen and Company。这种“仇恨”一定酝酿在刘强东及他的管理团队心里,如果哪天京东能够超越阿里巴巴,国际六大行一定没什么生意可做,除非资本家们如此善于“忘却历史”。

而国内无数金融机构为了获得一点点阿里股票分配,真是动用了管理层所有人脉和关系。可惜六大行就是不给面子,他们首先把股票卖给美国基金,其次是欧洲基金,然后是中东及香港富豪,最后也没想到中国大陆。20多家欧美大基金垄断了50%的股票发售。这种思路倒也说得过去,因为中国投资人换手率太高,禁售期结束一定会抛售,造成短线抛压;并且,中国金融机构虽然体量庞大,但在海外几乎没有什么股票交易或并购生意,谈不上给六大投行什么佣金,所以根本排不上队。

如此竞争之下,大陆有一家人寿公司因为与某承销商或阿里某位领导有特殊关系,终于拿到点份额,做成IPO挂钩理财产品向外发售,名噪一时。也许一般金融机构会对此羡慕不已,认为这家保险公司领导真是有本事;我当时则和交易同事交流,认为这公司产品团队大脑进水,好好大热股票,上市必涨无疑,为什么不自己持有获利。事后证明,由于到期果断抛售,这个阿里挂钩产品最后果然为财富客户带来高额年化收益。

经过一年作秀,阿里终于跌破“理论发行价”,但还是有人赚了大钱。这几家投行一共从阿里手上拿走了2.612亿美元承销费,加上大概4000万美金的绿鞋费用。根据2014年9月22日监管文件披露,这笔钱中,瑞信、德银、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各拿走15.7%,花旗小兄弟分到7.9%,而另外28家承销商分得比例均不超过1%。

最后28家投行纯粹是为了一个好听的“阿里承销商”而挂名而已,譬如大陆的中银国际、中金公司、招商证券等,他们的收入从几十万美金到几百万美金不等,连支付一个像样的董事总经理年薪都不够,没办法,食物链的低端就是这个样子。这里,还得提下京东,由于名气和规模显著为小,他们被迫向承销商支付4%+的承销费用,和阿里的1%+相比,完全无法相比。

不过,这种股票价格回归也可以理解。科技公司上市,基本都有个光环,然后随着增速逐步正常化,光环破灭。1999年时候,科网大盛宴,微软市值高达6060亿美元,尽管年销售额只有190亿美元。而最近一个财报,微软销售收入达到870亿美元,而市值只是3740亿美元左右。这15年,市销率从30倍下降到4倍多。

从这个角度看,美人终会衰老,这几周阿里的股价回归,也许只是开始。另外,阿里也许还面临着拆分的理论可能,具体请看本公众号前几天的一篇文章《东方政府喜欢科技公司吗?》。

很多杭州企业家朋友正在想法设法向美国、加拿大移民,而移民后投资的第一选择就是买房和买股票。那么美股还会不会继续跌下去?给大家介绍个高低逻辑指数(High-Low Logic Index)的概念。这个指标是福斯贝克(Norman Fosback)于1979年开发出来的,那时候他担任美国经济研究所的总裁。

这一指数,基于纽约证券交易所达到近五十二周新高和新低的股票相对于全部股票的百分比,以两者之间较小的一个为读数。因此,这一指标其实就是在度量市场内部的分歧情况。正常情况下,市场涨跌趋势是一致的,要么是大量股票创下年度新高,要么是大量股票创下新低,但两者同时出现就不正常了。故此,当这一指数达到一个常值,就是强烈熊市信号,应该卖出。

福斯贝克设定的卖出线为5%,他认为读数只要超过这一水平,就意味着“市场发生了极端的分歧,应该坚决卖出。”

而当前这一指标的十周移动平均线,已经上涨到了5.7%。

你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写到这里,拉开窗帘看看长安街。天空没有一点点云彩,北京已经戒严,田径赛开始了,阅兵也快了,真是完美的一天。

再顺手讲个一手故事:有一年,天安门搞大活动,国务院各部门,如商务部、台办、侨办,请来一堆知名侨胞,坐在金水桥旁边的看台上观礼,结果那天暴雨如注,跑也跑不了,把一堆老家人给淋了,回北京饭店后纷纷感冒,大家很气愤,对北京不太满意。这情况通过内参向大领导反映了。次年,天安门又组织了一次大活动,国务院各部门又请了一堆知名侨胞来观礼,不过这次大领导说了一句,有关部门也长记性了,于是请北京军区预先向云彩使劲儿打炮弹,DUANGDUANG,把特种炮弹的存库都打没了,云彩全给打跑了。谁也想不到,观礼开始后,大太阳直射暴晒,晒得一堆老人家晕晕乎乎,回北京饭店全部中暑,对北京更加不满意。

这故事是个什么意思,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做人、做事,选择,很难的。(来源:波音大飞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VC/PE的文章

To Top